|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八十三章與子同仇

第九百八十三章與子同仇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6 01:15  字數:3655

張易之在奉宸監主持編撰《三教珠英》,這些日子往武則天那兒去的也少了,可是今日皇帝僅因幾句閑言碎語杖斃皇太孫和一位武氏郡王,事情太過聳人聽聞,消息還是飛快地傳到了奉宸監里。

滿堂墨香文稿叢中正忙碌不休的張易之聞訊大驚失色,慌忙趕到麗春台,當他衝進麗春台的宮殿院落時,幾個小內侍正好抬著李重潤和武延基的屍首向外走,張易之一看登時暗暗叫苦不迭。

他隨即進了宮殿,見到武則天,對答沒有幾句,皇太子李顯就跟瘋了一樣闖進來,張易之好言幫他勸說幾句,息了武則天的雷霆之怒,答應赦免李仙惠,李顯又狂奔而去。

武則天雖是替張昌宗撐腰出氣,可一下子打死人家一個孫子一個侄孫,還有一個身懷六甲的孫女兒如今生死未卜,殿上氣氛不免怪異,兩兄弟站在這兒很不是味道,張易之便尋個由頭帶著張昌宗告辭。

張易之沉著臉,領著張昌宗回到奉宸監,一路無話。

到了二人時常獨處的小書房坐下,張易之才冷峻地道:「六郎,武家、李家,這一下子可被我們得罪遍了!」

張昌宗悻悻然道:「五郎,如果有人辱及令堂,你會怎麼樣?」

張易之凜然道:「誰敢辱及我母,血濺五步而已!」

張昌宗道:「這就是了!他們搬弄唇舌,戲辱於我,這且不算,就連咱們張家,連咱們早已亡故的祖父都加以侮辱,我若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豈能不還以顏色?」

「你……」

張易之重重一嘆道:「小懲也罷,何必鬧出人命,這一下,你我兄弟就是眾矢之的了。」

張昌宗滿不在乎地道:「那又如何?有聖人寵著,誰能奈何得了咱們?」

張易之壓低聲音道:「怨仇太深,不可化解。聖人年事已高,一旦有個三長兩短,你我兄弟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張昌宗聽了不覺動容,仔細想想,卻又憤憤起來,道:「廬陵一家得以回返洛陽並成為太子,我們兄弟倆可是出了大力的,若是沒有我們在聖人面前為他們美言,他們哪那麼容易回來,他們居然還瞧不起咱們,這口氣,我實在咽不下。」

張易之森然道:「現在還說這些作甚?仇即已經結下,只能想辦法面對了。我們必須加快攫取權力的過程,結黨拉派、樹立奧援,聖人的寵愛不足為恃,咱們必須得有自己的力量才能自保。不過眼下,你得先避出去。」

張昌宗瞪起眼睛道:「為什麼?」

張易之道:「為了幾句風言風語,你便慫恿聖人殺了一個皇太孫和一位武氏郡王,這事情還小么?就算李顯李旦不敢言語,不代表太平公主也會視若無睹,朝中有些大臣難免也會彈劾你,武氏族人更會兔死狐悲,雖說有聖人庇護,你暫且避避風頭也是好的。」

張昌宗聽了,悻悻的道:「避開?我能避到哪兒去?「

他低頭想了一會兒,忽然道:「啊!我想起來了,方才我去見聖人,聖人御案上有份奏章,正是處置楊帆遇刺案的,不如……我向聖人請旨,前去長安督辦此案?」

張易之神情一動,連忙問起細節,待他得知武懿宗被免職調回京城的消息後不由眼睛一亮,脫口道:「好去處!我留在京里,繼續編撰《三教珠英》,你去長安接替武懿宗,趁機掌握兵權,到那時你我兄弟的地位便穩如泰山了。」

張昌宗大為歡喜,道:「那好,我這就去跟聖人說。」

「且慢!」

張易之一把拉住他,意味深長地笑笑,道:「不可讓聖人明白我們的心意,要以避禍的名義去。且再等等,等彈劾咱們兄弟的奏章到了御前,再向聖人提出不遲!」

※※※※※※※※※※※※※※※※※※※※※※※※※※※※

東宮,李顯夫婦一夜未眠。

御醫進進出出,東宮燈火通明,半夜的時候,年僅十七歲的李仙惠產下了一個還未完全成形的死胎,將近天明的時候,油燈盡枯,這位年輕美麗的公主耗盡了她最後一絲生命力,緊隨她剛剛死去不久的丈夫和孩子,一起離開了這個世界。

李顯形容枯槁地坐在殿上,彷彿一夜之間就老了十歲,頭髮都白了許多。韋妃的親生兒子和親生女兒在一日一夜間相繼喪命,哭得她雙眼紅腫如桃。天亮了,則天門上威嚴洪亮的鐘聲響起,一記記鐘聲,掩埋了東宮隱隱的哭聲……

魏王府,武承嗣的卧房,武延義、武延安、武延壽跪在榻前,武承嗣卧於榻上,面如金紙。武承嗣有六子,其中第五子早夭,長子武延基昨天被杖斃,幼子武延秀為了和親出使突厥,結果被扣在大草原上到現在還沒放回來,身邊只餘三子。

三個兒子含淚看著他們的父親,武承嗣當年被武則天流放振州時便因環境惡劣生活貧苦留下了病根,這幾年痼疾發作,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如今又被兒子被殺的事情一刺激,業已到了彌留之際。

早已骨瘦如柴的武承嗣像一具乾屍似的躺在榻上,渙散的眼神仰視著帳頂,喃喃自語:「我的父親……死在她的手上!我的兒子,死在她的手上!這個惡婦,這個比蛇還毒的惡婦,咳咳咳咳……」

武延義不安地道:「父親!」

他向外揮揮手,把侍候的下人都趕出去,含淚道:「父親,人死不能復生,大兄已去,父親還請保重身體。」

武承嗣已經處於彌留之際,他似乎根本沒有聽到兒子說的話,只是凝視著帳頂,臉皮子脹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