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八十一章且向長安度一春

第九百八十一章且向長安度一春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5 01:30  字數:3349

「我想出去走走。」

「醫士說,阿郎仍須靜養。」

「房間里好悶……」

古姑娘上輩子一定欠了楊帆好多好多錢,還也還不清,所以這輩子要還債,對楊帆的任何要求她都沒有抵抗力,楊帆的語氣只是稍露央求,一輛輪椅便以最快的速度推到了楊帆榻前。

輪椅從構造到形狀,和現代的輪椅大體相似,只是輪子不高,因為這時候的輪椅還不是用人自己推動的,而是需要有人推動。

輪椅上墊了厚厚的褥子,古竹婷拒絕了任威的好心幫忙,親手把楊帆小心翼翼地抱到椅上,推著他出了門。

軍營里鋪墊的已經非常平整,古竹婷又推的非常緩慢,車子並不顛簸,古竹婷這才鬆了口氣。

楊帆一出門,燦爛的陽光便撒在身上,他輕輕眯起眼睛,嗅著那清新的空氣,卻不敢深深地呼吸,只能貪婪地、小口地品嘗著新鮮空氣的味道。

藍天、白雲,遠處有兵士在操練,但是相距很遠,吶喊聲都細不可聞,顯是怕影響了將軍休息。

近處有幾棵樹,嫩黃的新綠如霧。

輪椅駛到一棵樹下,光從樹影間透下,斑斕一片。艾草蔓生的土丘上,斑鳩和灰雀安祥地漫步,與靜靜坐在樹下的楊帆相安無事地享受著新春的氣息。

遠處,一身戎裝的馬橋看見楊帆出來,馬上快步迎上來。

作為楊帆的好兄弟,他一直覺得自己是最該陪在楊帆身邊的人,可惜這份權利被古姑娘剝奪了,他不但不能守在楊帆身邊,就連探視楊帆的時候坐的時間稍久,俏立一旁的古姑娘都會露出很幽怨的眼神。

即便是一向粗枝大葉的馬橋,也無法忽視那美人秀顏上幽幽怨怨、欲語還休的神情,他只能閉上嘴巴。停止喋喋不休的嘮叼,笨拙地找一個理由,然後落荒而逃,把時間留給人家卿卿我我。

次數多了,馬橋都有些畏懼去探望楊帆了,每次進去,他都硬著頭皮。好象很心虛的樣子,此刻難得看見楊帆出來曬太陽,馬橋還能放過這好機會不成?

楊帆微笑著看了眼遠處正興高采烈地走來的馬橋,扭頭對任威道:「因為我的受傷,咱們的計劃得略做調整。你去告訴胡僉憲和陳郎中,不必急著向他們清算。朝廷那邊必有動作,現在反而不宜打草驚蛇了。叫陳郎中和胡僉憲虛張聲勢吸引目光,由獨孤家暗中搜集一切資料,如今……就等天子的尚方斬馬劍了!」

說到這裡,猶自滿臉病容的楊帆,眼中依舊露出了鋒利的光芒,像是一線刀鋒!

任威點點頭。快步離去。

經過楊帆重傷垂危一事之後,任威等幾名近衛已經獲得了楊帆全部的信任,正式被他引為心腹,可以參與諸多機密了。

楊帆又拍拍古竹婷扶在他肩頭如玉般膩滑的掌背,柔聲道:「獨孤文濤死了,你又久不露面,喬木撐不住的。說起來李黑這人倒是個人物,問題是他不像喬木一樣只能站在咱們這條船上。他對咱們的底細知道的太少,難免會生異心。你得馬上回灞上去安定人心穩定居面。

你可以讓胡僉憲和陳選郎對柳徇天施加壓力,配合你們儘快派出漕船,姓柳的這頭老狐狸現在不會再生刁難的,何況這對他也有莫大好處,如果長安漕運再受了影響,他這個府令就真的干到頭了。」

楊帆剛說到讓古竹婷回灞上時。她就滿臉的不情願,可她不敢讓楊帆看到,等楊帆說到這裡,她已乖乖地應了聲「是」。答的無比自然。

楊帆又對古竹婷道:「長安這邊怎麼斗,如今取決於洛陽,取決於皇帝,和灞上已經沒有任何關係,可漕運關係到長安百萬人口的肚子,還會直接影響皇帝遷不遷都,不可不慎,快去吧!」

這時馬橋已經走近了,向楊帆揚聲打著招呼:「二郎,可好些了?」眼神兒卻梢著楊帆的「管家婆」,帶著些討好的意味。

※※※※※※※※※※※※※※※※※※※※※※※※※※※※※※※

麗春台上,武則天看著手中的奏摺,心中怒火如熾。刺殺欽差,簡直是無法無天;動用了軍弩,想起來就令人暗暗心驚。動用軍器的人究竟是誰,竟敢動用軍器刺殺朝廷大臣,這意味著什麼?

這意味著,皇權國法對這些亡命之徒全然沒有了約束力,兇手對朝廷法度、對皇室權威已完全失去了敬畏之心,他們今天敢刺殺大臣,明天就敢刺殺皇帝!武則是被人刺殺過的,對這種事尤其忌憚。

看到陳東和胡元禮、時雨、孫文宇四人聯名所上的這份奏章,武則天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武懿宗,有這個作案動機而且有條件動用大量人手和軍弩的,非武懿宗莫屬,他的嫌疑最大。

可是武懿宗已經及時上了一封自辯的奏摺,奏章言辭切切,詳述他到了長安之後的種種作為,甚至不怕露醜,主動坦白了楊帆初到長安時,他為了掃楊帆的面子,刻意邀約長安官紳赴宴,反被楊帆折辱的事情。

以武則天對這個侄兒的了解,他連這種醜事都肯說出來,此事反而不太可能是他做的了。在此之後,他和楊帆再無交集,延至今日才動手,不太可能。何況,兇手本來的目標是陳東和胡元禮,和這兩個人過節最大的人並不是武懿宗。

如果這還不能脫去武懿宗的嫌疑的話,那麼武懿宗接下來的請求卻足以證明他的清白了,他主動提出解除欽差差使以避嫌疑。不管死的是楊帆還是陳東亦或是胡元禮,如果他是主謀,刺殺之後卻自請辭職,這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