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百七十五章弩殺

第百七十五章弩殺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2 10:32  字數:3629

「嗖!」

六名殺手配合默契,幾乎同時扳動了「懸刀」,鉤心脫離,弩牙一縮,繃緊的弩弦驟然回彈,六枚弩箭同時離弦。

「走!」

嚴粟川一聲低喝,向右滾動,到了貨堆邊緣,猛地縱身一躍撲到地上,一個利落的前滾翻,整個人就已在三丈開外,他弓背彎腰,彷彿一支離弦的箭似的疾奔而去,衝到碼頭邊緣,沒有片刻猶豫便向前一撲。

「嗵!」

夭矯的身形沒入河水,涌動著碎冰塊的水面只微微濺起一點浪花,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水面,當真是靜若處子、動如脫兔。

其他五名殺手幾乎與他反應一致,一擊得手,立即遠遁。其實以前他們做案得手迅速逃離時都會攜走他們的吃飯傢伙弩,不會捨得把它們棄置不顧,這東西並不是隨時都能搞到的,尤其是作工精良、犀利無比的上等軍弩。

可這一次是在漕幫的地盤上殺人,實在太過危險,而且他們獲得的酬勞已足以讓他們在此次得手後一生富貴無憂,這弩還拿來幹什麼?當然是怎麼快怎麼逃。

未曾金盆洗手,先來渭河凈身。當最後一個殺手也縱身躍進河水的時候,動蕩的水面便迅速恢復了平靜,晶瑩的冰塊依舊「咔咔」地碰撞著、摩擦著,彷彿什麼都不曾發生過。

魏小筱本來也想逃的,她方才聽嚴粟川講過出手之後的逃走計劃,生活在灞上的她同樣一身好水性,此時的渭河水雖然冰涼澈骨,對身嬌肉貴的她來說是個可怕的體驗,可這是在逃命,她並不想計較太多。

但是,「活閻王」嚴粟川可以對自己的出手信心百倍,一擊立即遠遁,魏小筱卻不免稍有疑慮,她想親眼看著她的仇人斃命,這不僅僅是因為不放心,更因為那是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因此,在嚴粟川低喝「走」時,她的身形頓了一頓,快意的目光向她的目標看了一眼,只這一眼,她就走不了了。

「舒掌舵,我們可以減少要求,但是你們至少該做出一點讓步,讓我們對數萬兄弟有個交待,我們獨孤掌舵和古掌舵其實是很有誠意通過和談解決爭端的……」

李黑按照古竹婷的授意,準備做出一定的讓步了,被他提到的獨孤文濤和古竹婷微笑著向對面的西盟諸幫首領點點頭,恰在此時,六枝弩箭疾射而至,利矢破空聲尚未傳來,六枝利箭已近在咫尺。

楊帆所站的位置正對著陽光,六枝利矢橫空而至,他目中的光線微微起了一絲變化,陡然引起他的警覺,他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就作出了反應。

幸虧在利箭剛剛射出的剎那光線細微的變化引起了他的注意,幸虧他的警覺與他的反應同樣敏捷,否則等那能在百步之內貫穿重甲的利矢射至面前才發現的話,任他身手再好也沒有機會了。

習武的人雖然致力於體能的開發和提高,但體能提的再高,也無法超過機括的速度和力量,那是人類智慧的結晶。作為萬物之靈的人類能夠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不是因為他有象的巨力、獅的兇猛、豹的敏捷,而是因為他的智慧。

楊帆在利矢離弦的剎那就動了,弩箭快的在空中只留下一道肉眼難以捕捉的虛影,楊帆完全是靠著最初光線的波動做出的判斷,他甚至來不及大喊一聲示警。

楊帆縱身疾掠,如同一隻兀鷹般「呼」地一聲掠到了古竹婷的身前,古竹婷正向對面的舒子軒等人微笑頷首,頭頂光影一暗,她雙拳一握,馬上就要向空中反擊,但目光所及卻是楊帆,古竹婷不由一怔。

楊帆手腳齊出,靴底奮力一踢,堪堪踢中一枝利矢,同時以袖裹手疾抓另一道虛影。三枝箭出自三人之手,幾乎是同時射出,但是哪怕只是一毫秒的發射間距,利矢射到楊帆面前時彼此間也有了丈余的距離。

「嗡!」

楊帆只覺靴底一震,半條腿都麻了。細細一根弩箭通過軍弩產生的速度達到每秒百米以上,那時一種可怕的動能,但楊帆這一腳畢竟踢中了弩箭,弩箭方向一歪,斜指長空,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古竹婷的肩頭輕輕一震,自耳垂墜落一枚明珠。

明珠並不大,小巧的珠子以細鏈相連,這是古竹婷身上唯一的飾品,平時她素麵朝天,全無裝飾,今天這對珠子是因為楊帆喬裝而來她才特意戴上的,所懷的不過是女為悅己者容的一點小小心思。

而今,細鏈射斷,明珠墮肩,利矢掠過的疾風颳得古竹婷玉頰生疼。

楊帆以袖裹手,探手疾抓,虛影一閃,被他抓住了箭桿的後半截,利矢在手中飛速滑過,袍袖雖厚卻也寸寸碎裂,緊接著箭羽掠過他的掌心,在他的手掌划過一道深深的痕迹,血肉模糊。

但他這一抓畢竟起了作用,尤其是對弩箭羽翼的影響,改變了箭矢的方向,本來疾射向古竹婷咽喉的一箭斜擦著古竹婷的右臂飛了過去,古竹婷一聲痛呼,肩頭被颳去一片血肉,繼而身後一聲悶哼,矢箭洞穿了一個護衛的小腹。

這時,楊帆力盡,向古竹婷身前落下!

第三枝矢箭光一般射至,楊帆身形懸空下墜,此時就是一個技擊高手一劍刺出他也無從抵擋,何況是快得彷彿幽冥中射來的一箭。利箭「噗」地一聲刺穿了楊帆的胸膛,他被利箭帶得打橫撞進古竹婷的懷裡。

另一席上,獨孤文濤也中箭了。

利矢強大的動能帶得獨孤文濤的身體猛地仰面一摔,第一箭準確地洞穿了他的咽喉,第二箭在他仰面跌倒時射至,斜著貫入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