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七十四章瘋狂的女人

第九百七十四章瘋狂的女人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1 21:24  字數:3832

漕幫選擇灞上碼頭作為談判地點,事先做了萬全的準備,雙方所有參加談判的人員都沒有攜帶武器,而在碼頭和碼頭外圍則設下三道防線,由雙方佩刀武士共同警戒,阻止不相干的人靠近。

然而,再嚴密的防線都是用來被人突破的,那些穿著灰白色衣袍、頭上也戴了掩耳狗皮帽子把頭面都遮的嚴嚴實實的人已經突破第一道防線,正向碼頭一步步逼近過來。

六個持刀武士正巡戈在寬達百丈的一段範圍內,這段範圍並不是一片空曠的平地,碼頭上建立了大大小小的臨時堆棧,在漕運繁忙時期,大量來不及分類儲放或運走的物資都會臨時卸船堆放在此。

此時那些堆棧雖是空的,但那大半人高的木排式牆壁卻起到了良好的隱藏作用,正悄然靠近的一行人藏身在木排之下,並沒有人發現他們。正在碼頭上巡戈的六個人分屬於東西兩盟,每盟各有三人。

他們按著刀,慢悠悠地交而走過,瞧著對方的眼神都有些不善,甚至有些挑釁的意味。隱在堆棧後面的人不能再走了,再往前是長達幾十步的空曠區,不可能躲開正在巡戈的雙方武士。

他們隱在堆棧後面,從寬大的衣袍下取出一件烏沉沉的武器,輕輕架在木排上,又從靴筒里慢慢拔出一枝箭。他們所持的竟然是弩,百步之內可穿重甲的軍弩。

箭矢以樺木為桿,長兩尺四寸,桿首飾黑桃皮,以皂色雕羽為翎,鋒利的鐵鏃長近六分。弩弦無聲地拉開了,可怖的鋒利箭矢慢慢地搭了上去。

「殺!」

一聲令下。正在巡戈的六個人連箭影都沒看清,箭矢便準確地貫入了他們的要害,如雨打殘荷,六人應聲倒地,幾乎與此同時,隱在木排後面的人便沖了出去,拔出佩刀將其中兩個重傷未死的人一刀了結。

整個攻擊毫無間隙,射擊、棄弩、突進、拔刀、刺殺,過程銜接流暢無比。配合的完美無暇,兩個垂死的人雖然發出了一聲痛呼,但是重傷之下聲音不高,又被人迅速結果了性命,並沒有引起其他人注意。

幾具屍體或躺或卧地倒在雪地上。除了兩個被補過一刀的人,其餘四人身畔幾乎沒有鮮血,弩箭深深地貫入了他們的咽喉,又從後頸透出,只有利透穿頸而過的地方才濺出幾點鮮血。

木排後面走出一個年輕的女子,十七八歲,身材修長。玉羅衫子。她的細唇緊緊地抿著,一雙鳳尾杏眼凌厲地吊起來,透出一股凌厲的殺氣,正是天鷹幫幫主魏永唐之女魏小筱。

對地上的那幾具屍體魏小筱看也不看。只是沉聲道:「走!」

屍體被迅速拖到了一處障礙物後面,地上的血跡隨便撥些雪便能掩住,一行人取了勁弩,又悄然向前潛去。

天鷹幫幫主魏勇唐死了。雙方各派刺客刺殺對方首腦的時候。他受了重傷,傷勢未愈又被官差衙役拖走關進了大牢。魏勇唐又氣又怕。傷勢加重,也不知在牢里受審時是否又受了刑,結果竟一命嗚呼。

魏小攸雖然怨恨文斌拈花惹草,可是要在灞上這種地方找個門當戶對且看著順眼的男人並不容易,男人在外面拈花惹草實屬尋常,她的氣消了之後恨意也就淡了,她並不想就此舍了這個未婚夫。

可惜她再也不能救出文斌了,文斌被刑部陳東從重從快地判了死刑,如今未婚夫就要死了,她的父親也死了,魏小筱已幾近家破人亡,東西兩盟居然要和解了!她的父親已死,她的未婚夫也要死了,卻沒有一個人問問她同不同意和解。

她不同意!西盟諸幫那些滿口仁義的江湖大哥不為她主持公道,她就自己討公道!她知道自己勢單力薄,父親死後她連幫眾都指揮不動,憑她一人根本無法報仇,於是她傾盡家財,遠從隴雇來幾個殺手。

這幾個殺手擅使弩,弩是朝廷嚴格控制的武器,即便是官兵未逢戰事也不能從甲仗庫中領用,民間私藏甲胄、弓弩和長兵器,一經查獲,皆按謀反論,饒是如此,民間還是大有私藏違禁武器的人,當初盧賓之就曾以袖弩恐嚇過楊帆。這些年來西北地方不靖,戰事頻頻發生,軍弩流失也就更容易了,

女人一旦恨起來是沒有理智可言的,抄家滅族對魏小筱來說毫無意義,刺殺成功之後雙方再度陷入惡戰,灞上數萬漕夫如何生活,她都不想,她的未婚夫是被順字門漕口掌舵獨孤文濤害的,她的父親是被順字門漕拳掌舵姓古的那個丫頭害的,她只想要這兩個人死!

碼頭上,李黑對圈子門的漕拳舵把子舒子軒道:「舒掌舵,關於貴我兩幫各位首領,現在已是官家的事情,由不得你我作主了。眼下這般情形,我們必須先達成一致,讓大家先去揚州開始今年的漕運。」

舒子軒道:「不錯!可是你們寸步不讓,我們還怎麼談下去?難道我們那麼大的損失提都不用提了?我們有數百人受傷,這筆帳該找誰算?」

李黑道:「你們有人受傷,難道我們沒有?更何況,現在可是我們佔了上風!你們不會是想擱置一切爭議,一切規矩都照往年一樣吧,就算我肯答應,在座的其他幫派首領答應么?就算我們都肯答應,我們數萬弟兄肯答應么?舒掌舵,李某不希望漕運路上再出現你死我活的爭鬥一幕,那時可就是舟傾船覆的結果了,那樣的損失誰能承擔得起?」

舒子軒冷笑道:「你這是威脅我了?」

李黑冷然道:「如果你以為李某是在威脅你,我想我們就沒有必要再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