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七十二章婉兒的埋伏

第九百七十二章婉兒的埋伏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20 12:54  字數:4478

.

符清清欠身道:「長寧公主新修了一座園子,名曰沁園,據說金碧輝煌,華美似天上宮闕,如今園子剛剛落成,今日廣邀賓朋飲宴賞園,上官待詔也在應邀之列。」

進入冬季以後,朝廷事務不多,正月里尤其清閑,因此婉兒也自由了許多,武則天曾告訴她,若是因事離宮,只要不是在外過夜,不必事事時時提前請示,對宮裡人而言,隨意出入宮闈,也是一種莫大的恩寵。因此婉兒此次離宮並未告知武則天。

長寧公主是李顯和韋後的親生長女,下嫁與楊慎交,兩夫妻成親後,在洛陽城郊起了一座府邸,府邸極盡奢華,園內奇花異草、怪石林立,府中僅一座池塘就佔地兩百餘畝,住宅西邊還專門建了一座馬球場。

今日府邸落成,長寧公主廣邀賓朋慶賀,內中不無炫耀之意,這可是把楊家財富揮霍一空才建成的一處別莊。

武則天乜了符清清一眼,道:「不過是赴長寧之約,何必吞吞吐吐,內中還有隱情?」

符清清怵然一驚,垂首道:「聖人聖明,慧眼如炬,臣只是心思一轉,便為聖人所知……

武則天不耐煩地道:「說,還有什麼事?」

符清清吞吞吐吐地道:「只因……只因近來待制出宮較為頻繁,時常與人詩酒唱和,飲宴不休,結交者多為勛戚王侯、詞臣名士,因之坊間傳出了許多閑話。

傳言雖然不堪,其中崔湜、高戳等人皆為風流倜儻的一代俊彥才子,待制則青春貌美,往來頻繁惹人非議也不稀奇,稀奇的是待制只是往梁王府赴宴多了幾回。坊間卻也傳出許多梁王與上官待制間的不堪謠言來。方才聖人問起,臣忽然想起這些事來,因此略顯異樣。」

武則天半躺於卧榻上,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淡淡地一笑,道:「三思去年剛過了六十大壽,如今已是一個花甲老人,婉兒清麗殊絕,體態窈窕。兼之才高八斗,生性清高,若是有所思念,什麼樣的俊俏郎君不能唾手而得?她會喜歡了一個年過六旬原花甲老翁?」

符清清臉色一變,連忙欠了欠身。道:「聖人說的是,坊間百姓愚昧。」

武則天笑容漸冷,又道:「三思身為親王,只要他想,世間何等絕色不可得,他會甘冒觸怒於朕的危險,動朕的身邊人?坊間百姓愚昧?你可精明的很吶。你拿這等荒唐無稽的傳言說與朕聽,是欺朕老邁,以為朕已昏庸不堪了么?」

符清清大驚,慌忙跪倒。連連頓首,顫聲道:「清清不敢!清清只是……只是聖人問起,不敢隱瞞,說起坊間謠言……」

「住嘴!」

武則天慢慢坐起。森然道:「當初韋團兒受朕寵愛,得意忘形。以致自釀殺身之禍!殿前青磚縫裡,尚有她的血跡斑斑!清清,你在宮中,今時地位堪比昔日團兒,須當時時自省,莫要步她的後塵!」

符清清大驚失色,連連叩首道:「微臣不敢!微臣不敢!聖人恕罪,聖人……」

「出去!」

「是、是……」

符清清戰戰兢兢地膝行退下,一直出了殿門才敢起身。

※※※※※※※※※※※※※※※※※※※※※※※※※

洛陽城郊,一座極華麗的府邸,園中處處斗拱飛檐,但是站在牆外,卻難窺園中全貌,不過僅從園外丈二的雪白牆壁,整齊嚴密的黛色頂瓦,以青磚精心修飾的排水濠溝,光可鑒人的朱漆大門,一塵不染的漢白玉石階,就足顯此處莊園之華貴了。

院門一角,停著一長排車駕,有馬車、有牛車,還有拴在那兒的一匹匹駿馬。旁邊或坐或站許多奴僕下人,顯然是赴宴貴人的隨從與車夫們。

一個身穿葛黃袍子,懷裡抱著大鞭的車把式懶洋洋地倚在車上,望著眼前這座華麗之極的園林,對旁邊一人悠悠然嘆道:「這世間人,有些過於淺陋,驟然獲得富可敵國的財富,馬上就成了一身銅臭的暴發戶。還有些人驟然獲得了無人可及的尊貴身份,便得意猖狂飛揚跋扈。

我這些年在王府做事,經歷眼界固然不俗,心胸氣度也是好的,如果給我富可敵國的財富或是無人可及的尊貴身份,我都能處變不驚、泰然處之,絕不會被人譏笑為暴發戶或者得志小人,可是……我等了這麼久,還是個趕車的……」

旁邊幾人吃吃地笑起來,說話的這人名叫孟朔,是替梁王武三思趕車的車夫,惟其如此,他才敢如此出言調侃。

這座園子就是長寧公主的別莊新園,這位公主殿下也是韋後親生,是皇太子的嫡長女,比起她的胞妹安樂公主來,長寧還算是個循規蹈矩的女人,不過也僅僅是同她那個妹子比起來罷了。

自打嫁入楊家,驟然從山野苦囚恢復金枝玉葉身的長安公主便開始揮霍享受起來,這座園子是她軟硬兼施,迫使公婆同意修建的,就這一座園子,便耗光了夫家全部的積蓄。

結果園子還沒建成,朝廷便傳出風聲,說是皇帝要遷都回長安,耗資巨萬的別莊用不了幾回就得脫手,而皇帝一旦遷都,王侯公卿都要隨行,洛陽還有幾人買得下這麼華美金貴的一處莊園,賠錢是一定的了。

公婆聞聽後更是大怒,長寧公主倒無所謂,簡簡單單一句「到時把園子隨意處置了也就是了,本宮堂堂公主,起一處園子怎麼了?忒般小氣!」差點沒把她的公婆二老活活給氣死。

長寧公主依舊無所謂,如今公婆抱病在床,她卻在新建的園林里大擺酒筵,炫耀自己的新宅。如今早春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