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六十八章黃雀在後

第九百六十八章黃雀在後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18 16:50  字數:3718

長安縣尉吳駱然帶領三班捕快急急趕到萬年縣衙,就見萬年縣三班捕快早已集結完畢,不但萬年縣尉郎溫在場,而且長安府司錄參軍高經潛也在。

高經潛昨夜收了圈子門饋贈的厚禮後,決意給順字門一個教訓,一大早他便趕到府衙,向長安少尹齊安潤反映灞上治安問題,不想國子監祭酒李劍白也在。

齊少尹的兩個兒子都在國子監就學,所以齊安潤與李劍白關係一向密切,因此高經潛雖見李劍白在場,卻也並未多想。

他要插手灞上之事雖是出於私心,但名義卻是堂而皇之的,因此雖見李劍白在場,倒也沒有遮遮掩掩,仍是開誠布公說明來意,不料他剛一說完來意,就見李祭酒露出一抹怪異的神色。

高經潛何等精明,旁敲側擊地一問,原來李祭酒也是為此而來,高經潛馬上便知道,這李祭酒定然也是某一幫會的後台,好在兩人目標一致,要整治的都是順字門一方,這一來二人的關係立即親近了許多。

二人說說笑笑地正欲離開,長安司馬趙昊晨和開國縣侯王世修也聯袂趕到,這二人義憤填膺地向齊少尹反映的也是春節前後灞上各幫明爭暗鬥,造成大批漕丁傷殘的事情。

趙司馬更是說道:「如今皇帝西巡在即,朝廷已有欽差大臣來長安專門治理關內治安,灞上治安不靖,長安司法官員難辭其咎,應響應朝廷策令,對灞上豪強嚴厲打擊!」

這麼多官員過了上元節便不約而同地趕到府衙對灞上治安提出質疑,齊少便知其中必有緣故,不過眾人所提的理由名正言順,齊少尹也不多問,馬上答應下來,並順勢指令由高參軍負責此事。

高經潛聽了暗喜在心,因縣尉吳駱然還未趕到,他便先行去了萬年縣衙。吳駱然率長安縣抽調的捕快六十餘人趕到萬年縣衙後,高經潛已經對萬年縣三班捕快做了一番訓示,吳駱然一到,高經潛便催促兩縣捕快立即出發,向灞上開拔。

長安分為長安、萬年兩縣,兩縣縣衙與州府衙門同在一城,但兩縣聯合執法這還是首次。兩縣抽調的捕快共計百二十人,浩浩蕩蕩奔赴灞上。

御史台推事院推官文傲打著哈欠,懶洋洋地從萬年縣衙里出來,沖著遠去的眾捕快背影冷冷一笑,馬上吩咐人牽來自己的馬,離開萬年縣衙,翻身上馬,一陣風兒似的向御史台趕去。

這些日子文傲一直長駐萬年縣衙,就在縣衙側院里住著,萬年縣衙有點什麼風吹草動,哪裡能瞞得過他?

往年一過上元節,就是灞上最繁忙的時候,清閑了兩個半月的漕丁們要去見過本幫各房管事領取任務,一些先遣人員要馬上準備開赴揚州籌備今年的漕運事宜,停泊了一冬的船隻要做最後的檢修護理……

可今年灞上卻依舊保持著一種詭異的冷靜,碼頭上冷冷清清,一條條漕船依舊停泊在那兒,一條條光禿禿的桅杆就像冬天的樹木,依舊不見半點春色。甲板上連積雪都未除去,甚至連腳印都沒有半隻。

鎮上也是一片蕭條,街上難得看見幾個行人,平素那條最繁華的中心街道連一個行人都沒有,就連小孩子玩耍都自覺地避開了這條道路,這條路已經成了東盟和西盟兩派勢力區域的分界線。

這可苦了那些依賴灞上漕丁過活的酒館和**院,眼見兩派和解遙遙無期,許多人已從灞上轉去長安城西謀生了,那裡是從西域過來的駝隊最主要的入城路徑,大批的腳夫力工都集中在那兒,是長安另一處畸形繁華之地。

然而,伴隨著白天的冷清,夜晚的灞上又是最熱鬧的,時不時的就會在某一處地方響起一片喊打喊殺的聲音。兩大同盟間的爭鬥從未停止過,夜間的偷襲和攻擊也從未止歇,已經有許多漕夫因之受傷。

這天上午日上三竿時,灞上冷清與寧靜突然被打破了,一群青衣皂靴,手提鎖枷、身佩腰刀的捕快赫然出現在灞上,繼上次蛟龍會幫主文長興靈前一批捕快突然出現,鎖走蛟龍會少幫主文斌之後,多年以來這是灞上第二次出現公差。

整個灞上一片安靜,無數雙眼睛從牆頭、房上、門縫裡觀察著,很快他們就發現,這一次公差針對的目標是東盟諸幫,一隊隊捕快巡檢直接闖進了東盟諸幫主要人物家的大門。

近來因為東西兩大同盟間的爭鬥,這些幫派的主要人物家都有大量的打手護衛,像幫主一類的重要人物家裡甚至還重金聘請了技擊高手保家護院,但是他們這一回面對的是官府的公人,除非他們決意造反,否則又如何敢抵抗。

很快人們便驚訝地發現,就連順字門門主喬木、日月盟盟主敢千回、三河會會主黃雲山都被鎖拿出來,他們幫里的許多管事和**跟在後面,一臉驚怒,卻終是不敢出手,他們都是朝廷控制之下的百姓,賴以為生的漕運更是朝廷給的飯碗,哪有膽量對官府中人動手。

萬年、長安兩縣的捕快們到了一向陌生的灞上也是提著十二萬分的小心,一個個鋼刀出鞘,嚴密防備,一俟抓到東盟各大幫派首腦,馬上快速撤離,等他們離開灞上鎮後,西盟各幫**立即跑上街來,歡呼雀躍,好象剛過大年一般。

整個灞上鎮都沸騰一片,東盟諸幫的首腦被一網打盡,這一下他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而東盟各幫**則垂頭喪氣,面對西盟諸幫他媽的一些言語挑釁或肢體摩擦也全不反抗,一旦失了主心骨,他們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李黑、嚴世維、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