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六十六章引君入彀

第九百六十六章引君入彀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17 11:58  字數:4843

柳徇天是陪都府令,比一般州府長官品級要高,他是正三品的朝廷大員,楊帆的忠武將軍銜比他都低了半品。雖說楊帆、陳東、胡元禮等人都是專務欽差,他就算想要巴結,也沒有以上官身份去為下官拜年的道理,何況能夠做這長安府令的人,又何嘗不是皇帝親信,也犯不著如此巴結他們。

因此,柳徇天是不可能主動去給他們拜年的,不過按照柳徇天的估計,他們要是今天下午或者明天才姍姍而來也不算希奇,畢竟他們初到長安時,自己未曾相迎,雖說那是河內王從中作梗,總是自己失禮在先。

如今一大早的陳東和胡元禮就聯袂而來,柳徇天還真有點受寵若驚,他趕緊親自迎出門去,把這兩位仁兄請進書房,互相道了慶賀新年的吉利話兒,陳東便臉色一正,取出一份行本來。

柳徇天接過行本打開一看,鼻子差點兒沒氣歪了,這還讓不讓人過年了?你們被皇帝派到這兒來,無親無故、無所事事、無處可去,我們可是有一大幫親朋故舊、同年同僚要走動啊。

柳徇天合上行本,面有難色地道:「胡僉憲,陳選郎,兩位克盡己任、勤勞公事,本官是萬分佩服的,只是元朔之日,舉國同慶,在此時刻大興牢獄是否有些不近人情呢?」

陳東肅然道:「府令此言差矣,我等奉聖諭,前來長安整頓治安、肅清吏治,誠惶誠恐,不敢有一日懈怠。這一個多月以來,我們已經抓了許多不法之徒。但是他們的首腦人物卻大多成了漏網之魚。

究其緣由,是因為這些人多年經營、狡兔三窟,兼之重利之下。一些差官衙役為其耳目,提前得到消息逃之夭夭了,這些人不抓獲,便不能起到震懾宵小的作用,便不能真正地讓長安長治久安!」

柳徇天道:「陳選郎所言固然是大有道理的,可也不必選在大年初一緝兇捕盜吧?」

胡元禮捻須微笑道:「柳府令,新春佳節,官府封印,百業停歇,這個時候也正是那些潛逃在外的人犯最為大意的時候。況且年節時候誰不想與家人團聚?那些人犯很可能趁著官府休沐潛回家中過年,此時正好下手。」

柳徇天猶自推脫:「道理固然如此,可是兩位說的太遲了,如今官衙已封,上下官員胥吏盡皆休沐。長安府除了年節期間輪值當差的一班人,再也無人可用。緝兇捕盜恐力有不逮。」

胡元禮道:「這一點柳府令不必擔心。今有千騎營將士駐紮長安,而千騎營忠武將軍楊帆乃是皇帝親封的糾風察非處置使,由其協助緝盜,正是楊將軍份內之事!」

柳徇天驚詫道:「楊將軍還有這個差使么,本官怎一無所知?」

陳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此事說來話長。容後再與府令分說,眼下還請府令盡量抽調官員協助我等,長安情形,我們終是不熟的。」

楊帆確實有個「糾風察非處置使」的差使。武則天欽命此職時,並未在官職前面加上「洛陽」兩字。其實不加這兩個字,他的職權也是限定在洛陽,因為他同時還是千騎將領,需要衛戍於天子身邊,還能讓他去地方上糾風察非不成?

但是也巧了,偏偏發生了遷都這樣的大事,楊帆這位禁衛軍統領被派到了長安,他的糾察使職差又一直沒有被免去,這就值得推敲了:他的糾風使一職要不要跟著轉移?既然當初沒有限定在洛陽,那麼他到了長安,就此負責長安一地的糾察也合情合理吧?

這或者是公職任命上的一個漏洞,但是楊帆偏就可以鑽了這個漏洞,理直氣壯地插手進來。而且,這很可能也正是皇帝本人的意思,沒有這項職權,他的千騎營和武懿宗的金吾衛井水不犯河水,他拿什麼去制約人家?

巡捕差役都不用你出,只叫人提供一些熟悉長安地理的官員配合他們的抓捕行動,柳徇天還如何搪塞。他只好硬著頭皮把能找到的官員都召到府衙,也不管他們牢騷滿腹,一股腦兒丟給陳東和胡元禮折騰去了。

胡元禮和陳東馬上安排這些人,引著千騎營的甲士走街竄巷、蹲坑守候,抓捕漏網之魚去了。

※※※※※※※※※※※※※※※※※※※

灞上一場械鬥,雙方各有死傷,很快就進入了相持階段。雙方首腦都清楚,他們雙方的力量勢均力敵,手下人即便都拼光了,怕也決不出個勝負來,況且那時決出勝負也沒有意義了。

只不過有一件事,是他們雙方都不清楚的,那就是:眼下這種勢均力敵的局面本就是有人故意促成。這時候他們開始覺得,先前有人使用的「擒王斬首」戰略,或許是解決爭端的最有效手段。

那些普通的幫眾其實最在意的是有沒有飯吃,至於船是誰的、打的誰的旗號,他們並不在乎。若不然李黑也不可能在果斷斬殺幾個持反對意見的管事之後,就能把蛟龍會兩千人馬順順噹噹地併入順字門。

他們現在要想取勝,似乎也得用這樣的手段,只要斬其首腦,餘眾就是一盤散沙。雙方都注意到這一點後,暗殺便層出不窮了,

圈子門門主傅老三首先遭殃,請來的保鏢一死一殘,他自己則在伏擊中丟了性命,緊跟著日月盟的漕拳掌舵盛隆被人暗殺,天鷹幫魏勇唐被人行刺,僥倖逃得一命,卻也受了重傷。

一系列的刺殺事件,使得雙方首腦人人自危,出入必前呼後擁、坐卧必戒備森嚴,街頭已經很少看到行人,一種詭異的平靜,醞釀著一場更大的風波。整個灞上全然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