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六十二章再下一城

第九百六十二章再下一城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15 10:06  字數:3401

「打起來了,要打起來了!」

榮樹哆哆嗦嗦地爬上屋脊,一眼望不到邊的蛟龍會弟子正滾滾而來,湧向順字門喬家,喬家門口,一身白衣清麗如雪的俏女子扶劍而立,衣袂飄飄。

榮樹看的興奮,趕緊從懷裡摸出一個大棗兒,哆哆嗦嗦地塞到嘴裡。他就這毛病,過度興奮或過度憤怒、過度恐懼時,身子都會禁不住發抖。

榮樹是五行幫的幫眾,眼看蛟龍會的人越走越近,長街上的人都自覺地閃到了道路兩旁,他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兒了。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那位順字門的漕拳舵把子,一身雪白的武服短打,窄而貼身,襯得纖腰緊緻,胸脯渾圓,胸腰、腿股曲線滑潤,有股子說不出的誘人味道。

榮樹忽然覺得,這樣的俏佳人,的確是該做漕拳掌舵,誰捨得這樣的美人兒給人欺侮?有這麼一位掌舵大爺,只要媚眼一飛、紅唇一呶,大傢伙兒還不得跟搶骨頭的瘋狗似的嗷嗷叫著撲出去?

可……順字門的男人也太不爺們了吧,就真讓這麼嬌滴滴的大美人兒一個人出來?就算她真的很能打,她能一個打兩千個么?累都累死她,這是絕不可能的。

不過,要是打鬥之中,扯亂了她的腰帶、撕爛了她的衣衫,露出那一身細皮白肉,要是再不小心讓人家扯掉肚兜……,榮樹剛剛湧起的幾分憐香惜玉的念頭迅速被那滿滿的猥瑣所取代。

他小心翼翼地挪到屋檐邊,如果真的出現那香艷的一幕。他要保證自己是看的最真切、最一覽無餘的那個人!他看到了,他看到黑爺和嚴爺帶著人大步向前。看到他們距那白衣俏美人兒兩丈遠時停下,看到黑爺和嚴爺單獨上前。

嘖嘖,到底是講身份的人吶,這時居然還先禮後兵呢,居然還向那小美人兒抱拳施禮呢,抱什麼拳啊,趕緊上啊,趕緊撕她衣服!怎麼還單膝下跪呢。用不用這麼講究啊?

「下跪?」

榮樹直勾勾地看著眼前這驚人的一幕,突然失去了思維能力,整個人就像一塊石頭似的從屋檐上硬梆梆地掉了下去。

他沒看錯,李黑和嚴世維的確在向古竹婷行大禮,不只他看見了,長街上無數人都看見了,現場頓時死一般寂靜。

寒風瑟瑟。老榆樹頂上最後一片樹葉也被風颳了下來,打著旋兒飄向地面,一隻烏鴉抻著脖子「呀~~呀~~」地叫了兩聲,一展翅膀,從那草帽狀的巢穴里飛走了。

魏勇唐聽說李黑和嚴世維率領蛟龍會全體幫眾趕來順字門時,心中很是困惑。從此前李黑和嚴世維二人種種反常舉動來看,顯然他們對蛟龍會是起了異心。

或者是因為君如顏中風,蛟龍會沒了漕口,兩人受到了什麼大幫派的引誘想要另尋高枝兒;或者兩人之間達成了什麼協議,要悍然奪取會主的寶座;然而在文少會主不知因何罪名被官府抓走的時候。他們卻突然帶領全幫弟子向順字門發難,這簡直是不可理喻。

當古竹婷走出聚義堂時。許多看熱鬧的人都跟了出來,然後迅速向兩邊一閃,表明了他們的立場,魏勇唐也帶著他的人閃在一邊,想看看李黑和嚴世維究竟想幹什麼。

結果,他看到李黑和嚴世維向古竹婷單膝跪下,繼而整個蛟龍會兩千弟子就像退卻的潮水般呼地一下矮了三尺,魏勇唐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直到古竹婷扶起李黑和嚴世維,引著他們走向順字門的聚義大廳,有人驚呼「蛟龍會併入順字門」時,魏勇唐才從驚駭中清醒過來。

魏勇唐拔足就想追上去,他想當面質問李黑和嚴世維為何背叛蛟龍會,但他只走出兩步,一股莫名的寒意便猛然襲上心頭。

區區一個順字門憑什麼能收服李黑和嚴世維?就算順字門傍上了獨孤世家,像鐵舵門、六帆會這樣的小幫派會上趕著加入,但是蛟龍會不同,李黑和嚴世維放著副會主不做,卻心甘情願去順字門做一個管事?

魏勇唐越想越是恐懼,他感覺似乎有一個可怕的陰謀正在灞上悄然展開,他卻不知道施展這陰謀的人在哪裡。他眼睜睜地看著李黑和嚴世維隨著古竹婷步入順字門,竟沒有勇氣再邁出一步。

※※※※※※※※※※※※※※※※※※※※※※※※※

李黑以雷霆手段血腥清洗,迅速消滅蛟龍會內不同的聲音,趁著眾人驚魂未定之機馬上做出投奔順字門的決定,其實是非常聰明的舉動。

他在灞上生活了一輩子,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這裡。這裡的每一個大幫會都像一條鯊魚,他們一起捕食獵物、一起欺壓弱小,可是當它們之中的一個受了傷,它馬上就會變成同伴口中的獵物,被它們撕碎、分食。

蛟龍會現在就是那條受了傷的鯊魚,之所以各大幫派還沒有動作,只是因為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文長興無疾而終、君如顏莫名中風,兩件事同日發生,那些嗅到了血腥味兒的巨鯊還沒有來得及反應。

如果時間拖久一些,難保這些幫派不會插手,不管是明著插手還是暗中扶持什麼人,他都無法再左右蛟龍會。那時的蛟龍會勢必四分五裂,他即便投了順字門,也很難再保證自己的利益。

李黑這個人能在已經交卸差使的情況下,依舊長期把持漕拳大權,可見他的心機手段,他做事要麼不做,做就做絕,古氏兄弟對他孫子的恐嚇其實只是他肯就範的一個原因,真正促使他下定決心的是他同古竹婷的一番談話。

他知道對方掌握著強大的武力,知道對方在官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