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六十一章掀開的底牌

第九百六十一章掀開的底牌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15 01:15  字數:3740

饒舌的阿拔斯剛剛跳出來,還沒來得及給他的主人幫腔,就被古竹婷拎起衣領,把他提到了一邊。

古竹婷似乎走的不快,但是蠻腰只是扭了兩扭,便已出現在阿卜杜拉的面前。

阿卜杜拉渾然不知大禍臨頭,他不知道他那可以讓西方貴婦小姐們沾沾自喜的讚美詩在含蓄的東方女性面前已然是一種極大的冒犯。而他若是口花花地冒犯一下別的東方女性,大概被人啐上一口「登徒子」也就算了,可眼前這位姑娘卻是舉手投足就能要人命的。

一見古姑娘到了面前,阿卜杜拉馬上以手撫胸,很優雅地施了個紳士禮,彬彬有禮地微笑道:「阿卜杜拉.沙赫曼.本.阿齊茲.本.哈卡姆向美麗的姑娘問好,您可以把芳名賜告在下么!」

古竹婷瞪著他,輕輕抬起一隻柔荑,皓腕纖秀,十指修長,宛若一朵優雅的蘭花,但是現在灞上很多人都知道,這位古姑娘出手雖沒有開碑裂石的威猛,但是威力卻不遑稍讓。

大家都摒住了呼吸,等著阿卜杜拉捂著喉嚨躺在地上乾嘔,或者手腳被人分筋錯骨,扭曲得像是患了小兒麻痹一般,再被他那些裹著長布當衣衫的手下抬出去。

但是這位順字門新任漕拳掌舵大爺的縴手舉起,卻只是優雅地掠了掠鬢邊的秀髮,淡淡地道:「阿卜杜拉先生,我們中土風俗與你們西方不同,你這樣露骨的話語是不禮貌的。」

古竹婷是真打算下手的,正好拿這大食商人立威,但是她的手舉起,便驚喜地看到了楊帆,楊帆倚著後面一根粗大的廳柱。微笑著向她搖了搖頭,於是憤怒的小野貓便縮回了它的利爪,只用那軟綿綿的肉墊向人一撲。

「啊!真是對不起,雖然我來過東方几次,但是我並沒有很多機會遇到像您這麼美麗的自由女性,我該向您道歉,美麗的姑娘,不知姑娘的芳名可以見告么?」

古竹婷淡淡地道:「在我們中土,女子的名字也是不能輕易說給外人聽的。就像你們那兒的女子不應該在外人面前揭開面紗一樣。」

楊帆聽了目中掠過一絲異色。大食國有身份的女性在外人面前要用面紗遮擋面部,楊帆聽小蠻說過,因為同楊家做生意的也有大食人,想不到古竹婷竟也知道大食人的這個風俗。

古竹婷說完,又深深地望了楊帆一眼。便即轉身離去。阿郎既然如此舉動,顯然是不想暴露身份,她現在正是萬眾矚目的時候,那是一絲異樣都不能露出來的。

阿卜杜拉沒有問到古竹婷的名姓,神情很是沮喪,他搖了搖頭,對站回他身邊的楊帆道:「親愛的木。在你們的國度里想要贏得一位女士的歡心,比在草原上獵取一隻狡猾的狐狸都難。」

楊帆微笑道:「阿卜杜拉先生來中土是為了做生意,你可不要本末倒置啊。」

阿卜杜拉理直氣壯地道:「做生意是為了什麼呢?為了賺錢!那麼賺錢又是為了什麼呢?木,及時行樂才是道理。不搞清楚這一點,那才是本末倒置。我的故鄉有句諺語:『人生三大樂事,吃肥肉、騎肥馬、肉入肉』,如果一個男人一味地追逐金錢。卻忽略了那些美麗的女人,那是一件多麼可悲的事啊!」

兩個人正悄悄地說著話。古竹婷已走到喬木身邊,向他右後方一站,喬木又朗聲道:「八幫合一,人口多了,那麼多家人老小都要吃飯,這口食就更不好刨了,我想,大家都清楚這一點,也最擔心這一點。

在這裡,我可以告訴大家,完全不用擔心,咱們順字門得到了一位貴人相助,他不但答應出任我順字門的漕口舵把子,而且還給我們提供五十條最新的大船!」

此言一出,滿堂嘩啦,不要說下站的弟子們個個驚喜欲狂,就是那七家剛入伙的小幫派首領也是喜形於色,他們此前只知道順字門現在一定擁有很大的能量,否則斷然不可能招攬蛟龍會的黑爺和嚴爺為其所有,卻沒想到他們居然可以馬上拿到五十條新船!

喬木也是笑容滿面,雙手虛虛向下一壓,高聲道:「有請獨孤先生!」

一位青衫文士越眾而出,向喬木抱拳一禮,含笑道:「學生獨孤文濤,見過門主!」

喬木道:「獨孤先生,從即日起,就是我順字門漕口舵把子。」

獨孤文濤向眾人團團一揖,笑道:「五十條新船,已經向揚子船場下了訂單,明年開春,兄弟們只管趕到揚州接收船隻,就便裝糧啟運就行了。」

「參見獨孤掌舵!」

階下眾弟子異口同聲,熱血沸騰。五十條新船,而且是大船,立即解決了合并後的順字門人口多,船隻少,運力不足的問題,而且他們原來用的船,縫縫補補的有的還是隋朝末年的船呢,早該淘汰了,如今換了新船,行船的風險也小了許多,怎不欣喜若狂。

一時間,堂下議論紛紛,前來觀禮的各幫派弟子望著這個從未見過的複姓獨孤的書生也是交頭接耳,紛紛打聽他的來路。

古姑娘任漕拳掌舵,其實已經在他們預料之中,他們關心的就是漕口掌舵是誰。單單擁有幾十條上百條甚至上千條船,擁有幾萬十幾萬弟兄,那都沒有用,還得有漕口撐腰才行。

從揚州一路過來,長江、汴水、黃河、渭水,一道道關卡、一個個碼頭、一層層閘門,如果沒有強硬後台,你的船越多人越眾,被層層盤剝的就越厲害,等你千辛萬苦到了長安,只是白忙一場,根本無法維持這麼大的一個幫派。

所以如果沒有過硬的漕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