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五十七章美人羞

第九百五十七章美人羞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13 01:52  字數:3553

阿卜杜拉毫不氣餒,繼續眉飛色舞地向楊帆推薦:「那麼這個羅馬美人兒怎麼樣,你看她那白裡透紅的肌膚,那亞麻色的柔軟秀髮,那藍寶石般的大眼睛,還有她那磨盤般的大屁股,很好生養的,你沒騎過羅馬女人吧?你應該狠狠地騎她,太有味道了……」

當最後一批女奴也退出去之後,阿卜杜拉終於閉上了嘴,喋喋不休的聲音一結束,房間里馬上就冷清下來。阿卜杜拉托著肥嘟嘟的下巴,沮喪地道:「親愛的木,你究竟喜歡什麼呢,你多少總該接受一個吧,這可是你最真誠的朋友阿卜杜拉對你的謝意啊。」

阿卜杜拉說著,忽然看到楊帆看著門口,嘴角倏然露出一絲笑意,阿卜杜拉馬上扭頭向門口看去,可門口空空蕩蕩的,除了楊帆的兩名侍衛標槍一般杵在門外,什麼都沒有。

楊帆收回目光,笑吟吟地對阿卜杜拉道:「我剛才看到你的貨物中有許多毛毯,或許你可以送我一條做為禮物。」

阿卜杜拉大喜道:「好!我送你五十條,嘿!那可是最好的羊毛地毯,兩條就能換一個女奴呢。」

楊帆搖頭道:「不不不,一條就夠了,朋友間的情意可不是用金錢的多少來決定的,難道你希望我改行去賣毛毯嗎?」

阿卜杜拉哈哈大笑起來,馬上爽快地喊人去取一條最高檔的毛毯來。當阿卜杜拉把那柔軟光滑、輕如羽毛的上等毛毯送到楊帆手上時,向他擠擠眼睛,促狹地道:「親愛的木,這麼多美麗的女奴你就真沒有一個喜歡的,還是說……您的夫人太厲害了?」

楊帆忍不住笑了,拍拍他的肩膀道:「果然是聰明的阿卜杜拉啊,所以我就不找這個麻煩了,還是毛毯好一些,天氣冷了,睡在上面會很暖和。」

阿卜杜拉搖頭道:「美麗女奴的身體更光滑更柔軟,兩個美麗的女奴會比一張毛毯讓你睡的更溫暖。我的故鄉有個諺語說:『女奴可以zìyou買賣,zìyou女人卻是男人脖子上的枷鎖。』你呀,不該這麼早成親的,你看我就是一個快樂的單身漢……」

楊帆道:「是啊是啊,可惜我沒有在成親之前就遇到你這位好朋友,聽到你的金玉良言,你快回去休息吧,天色已經很晚了,明天咱們再聊。」

楊帆笑著把阿卜杜拉推出房門,阿卜杜拉意猶未盡嘟嘟囔囔地走了,楊帆轉身回到房間,卻並沒有關門,片刻之後,一道纖麗的人影便倏然閃進房來,房門隨即便被她關上了。

女人一身青色短打,身材曼妙,俏生生地站在燈下,一雙明麗嫵媚的眼睛瞟著楊帆,似笑非笑地道:「阿郎方才應該接受他的好意才是。」

楊帆笑道:「是啊,我本來是想接受的,留兩個漂亮女奴給我暖床,那該多好,不過……我忽然看到了你,那些女人哪有小婷漂亮。」

女人的臉馬上就紅了,她咬著唇,紅著臉,羞羞答答地低下頭,卻沒有出言反對,那種嫵媚的羞態看得楊帆怦然心動,熟透了的美麗女人含羞帶笑的時候,那種魅力真是無可抵擋。

楊帆咳嗽一聲,喉頭有些發緊:「順字門的事,辦的怎麼樣了?」

古竹婷馬上露出喜悅的笑容,喜孜孜地道:「李黑和嚴世維已經答應併入順字門了,奴家答應他們,如果順字門能在明年二月初下江南以前一統漕幫,他們就是三十六管事之一,如果辦不到,他們可以帶著蛟龍會的人馬自立門戶!」

「好,這麼快就打開局面了,有蛟龍會在手,我們就有能力向第一流的大幫派下手了。」

楊帆讓古竹婷坐下,提起半罐子駱駝奶,為她斟了一杯,古竹婷先還以為楊帆口渴,待見他是為自己斟的,頗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站起來,雙手接過,說道:「不只一個蛟龍會,還有七個小幫派也答應並進來了,他們的船和人都比較少,但合起來卻是一支不小的力量,有了他們的加入,順字門現在已經勉強夠得著第一流的大幫派的邊了。」

「哦?真有這麼順利,你要小心些,可不要是他們以進為退,探咱們的底。」

「當然不是!」

見楊帆有點狐疑,古竹婷急了,剛抿了一口駝奶的碗又放回桌上,急急站起對楊帆道:「我們已經展示了強大的武力,君如顏避門不出又顯示了咱們在官府的勢力,在他們受到生命威脅又無力反抗的情況下,他們還有別的選擇么?

至於那些小幫派,蛟龍會肯併入順字門就能給他們足夠的信心,我都不需要向他們透露底細,只是讓他們站在屏風後面,親耳聽到李黑和嚴世維答應加入順字門的話,他們就很痛快地答應了。」

「好好好,看把你急得。」

楊帆看見古竹婷急的臉都紅了,不禁有點好笑。燈光下,她的肌膚粉潤晶瑩,倉促間,唇邊還有一滴駝奶,rǔ白色的駝奶、紅艷艷的唇瓣,楊帆腦海中突然幻想出一副邪惡的畫面。

他的小腹有些發熱,當他伸出顫抖的手指輕輕按在古竹婷柔軟的唇上,看到她彷彿受驚的小鹿般的可愛雙眸時,他甚至來不及拭去那滴駝奶,便吻上了她的唇瓣。

古竹婷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呀」地輕呼,結果是不但初吻就此失去,丁香小舌兒也就此失守,被楊帆的舌尖勾住。僅僅是一吻,便吻得古竹婷變成了麵條兒一般,整個身子都軟了,幸好楊帆及時摟住了她的小蠻腰。

古竹婷竟是如此不堪情挑,整個人都迷醉了,她幾時曾被人這般溫柔疼惜過?一時間身心俱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