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五十一章抽身

第九百五十一章抽身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10 01:58  字數:3450

時雨呆若木雞,楊帆拍拍他的肩膀,低聲道:「長安之行,對時兄而言是一個好機會啊,若是此時立上一場大功,還怕來日不能青雲直上?據我所知,左僉都御史汪長風年老多疾,怕是很快就要榮休了,時兄,好好想想。」

楊帆說完轉身走去,時雨站在那兒獃獃的半晌不知該如何是好。

當初他興緻勃勃地趕到丹州,本來想破獲大案,競爭右僉都御史之位,誰想被假扮商人婦的鈿鈿姑娘色誘,以致落了把柄在丹州刺史李駿峰手中,對丹州一案再也不敢查問。等到延州案發牽連到丹州,李駿峰還是落入了法網,可是時御史的醜事並未爆發。

在時雨想來,定是李駿峰沒有把設計陷害他的罪行招出來,畢竟只憑丹州挪用庫糧的罪行,他只是發配嶺南,如果再多招出一樁罪過來,說不定就要殺頭了。時雨還以為這樁醜事從此石沉大海,再也無人知道,卻不想今日竟被楊帆一口道破。

時御史忽然想起,當初延州眾貪官被抓,朝廷順藤摸瓜,抓了許多地方要員,這丹州刺史李駿峰就是楊帆帶人去抓的,莫非李刺史其實是招了供的,只是這個消息被楊帆瞞了下來?想到這裡,時御史面紅耳赤。

可再往深層想想,時御史又不禁膽戰心驚。楊帆為何要替他把這樁醜聞瞞下來?今日又為何把這件事透露給他知道?當初中了「仙人跳」時,他還以為這位鈿鈿姑娘真是李刺史的侍妾,及至李刺史案發,他才知道那只是李刺史重金聘去的一位煙花女子。

可這煙花女子來自何處,他是不知道的,也不敢打聽。如今這個女子卻出現在蒔花館,這是巧合,還是楊帆的有意安排,如果是有意安排,那麼楊帆軟硬兼施,是想……

一時間,時雨心思百轉,腦海中也不知轉了多少個念頭,忽而便又想到那句叫他怦然心動的話:左僉都御史汪長風即將病休……

楊帆走到一邊。又對顛顛姑娘說了幾句話,顛顛姑娘一聽楊帆要為她贖身,不禁又驚又喜,隨即又滿心惶恐。

淪落風塵,大都是身不由己。誰不想有個穩妥的依靠。而風塵女子最佳的結局,就是能被官宦看中納為妾室,她已經二十四歲,在歡場中年歲已嫌大了,姿色又非絕美,能夠成為一個當朝御史的妾室,那是再好不過的出路。

可……可這位御史是被她坑過的呀。雖說她只是一個青樓女子,拿錢做事兒,根本由不得她選擇,但是這位時御史會理解她的苦衷么?如果他懷恨在心。到時候蹂躪折靡虐待欺壓,還不都由得他?

能有這般好出路,顛顛姑娘實在不捨得,可是想起與時御史結下的仇怨,她又實在害怕極了。如果……如果是做俊俏郎君的侍妾那該多好。萬般無奈處,顛顛姑娘對楊帆不禁生起了一種難言的幽怨。

楊帆看出她的擔心。又附耳對她低語了幾句,先說了幾句時御史的性情為人以寬其心,接下來的幾句話可是聽得顛顛姑娘俏臉通紅了,她含羞答答地點了點頭,偷偷瞧一眼呆立原地的時御史,鼓起勇氣向他走去。

楊帆笑道:「時御史身子乏了,顛顛姑娘,你可要好好侍奉他呀,待明日一早,你便收拾行裝,隨了時御史走吧,時御史此來長安並未攜帶家眷,以後這起食飲居,可都要你來照顧了。」

顛顛姑娘頭也不敢抬,含羞低聲應了。

楊帆又對陳東、胡元禮等人道:「天色晚了,大家就在此歇宿一晚吧。」

眾人酒已飲得夠了,情火漸漸勾起,只是大庭廣眾之下,更加放蕩不羈的舉止可不便表現了,楊帆這句話大得人心,眾人紛紛響應,各自摟了美人搖搖晃晃而去。

那小胡姬湊到楊帆面前,水汪汪的一雙藍眼睛巴巴地望著他,就像一條眼巴巴地等著主人丟骨頭的小狗狗,就差搖尾巴啦。楊帆卻把她向晃到面前的陳東懷裡一推,笑道:「你也去,好生侍候我們這位陳老兄!」

比起年過半百、身材發福的陳郎中,小胡姬顯然更中意這位年輕體壯相貌英俊的二郎郎,小胡姬聞言好不幽怨。陳東卻是大喜過望,一把摟過小胡姬的香肩,沖著楊帆翹起大拇哥兒,大著舌頭道:「二郎……夠……夠朋友,陳某……真沒……沒交錯人吶!」

曲終人散,花廳中一片狼籍,幾個人包括文推官在內都摟著一位或兩位可意的姑娘離開了,只剩下楊帆一個人靜靜地坐在那兒。一身便服的任威悄悄湊到他的身邊,楊帆抬頭道:「咱們先去北城,看看千騎營駐紮的情況,之後就去灞上!」

自有人留下為今日酒宴會帳,並且辦理為顛顛姑娘贖身事宜,楊帆則帶了幾個親信侍衛離開蒔花館,快馬飛奔北城。

顛顛姑娘的閨房一如其人,溫馨淡雅,錦幄鋪就,獸香裊裊。顛顛姑娘怯生生地望著以後要侍奉一生的時御史,有些不知所措。

時御史在宴上喝了不少酒,臉龐一片通紅,看著面前這個叫他又恨又愛難以忘懷的女人,時御史咬牙切齒地吼道:「脫!」

顛顛姑娘嚇了一跳,麻溜兒地一扯衣帶,迅速地把自己脫成了一隻光溜溜的小白羊兒,兩隻手正不知該捂上還是捂下失措慌張的當口兒,時御史看得慾火如焚,一把抱住她便撲到了榻上,把那滿腔憋屈都化作了行動。

顛顛當初扮商人婦時,還要故作矜持端莊,不敢放開手腳與他親熱,這時候誠心取悅郎君,自然使盡渾身解數,服侍的時御史飄飄欲仙。牙床頻顫,嬌吟聲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