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五十章機心

第九百五十章機心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09 11:43  字數:3451

君如顏聽的毛骨竦然,膽戰心驚地道:「楚司錄,灞上不過是一群靠水吃飯的苦哈哈,就那點兒好處,至於引起這麼大的動靜兒?究竟是什麼大人物看中了灞上,連您都要忌憚三分?」

楚天行冷笑一聲道:「忌憚?忌憚個屁!我也配忌憚,我要是真倒了霉,絕對不會是因為有人想對付我,而是因為我躲的慢,被掃進風尾,做了池魚!我告訴你,我現在恨不得逃得遠遠兒的,要不是……」

楚天行好象惟恐隔牆有耳似的,下意識地向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道:「要不是我身在司錄參軍位上,有些事繞不過我,所以人家跟我提前打了聲招呼,我連與聞其事的資格都沒有。」

君如顏深知楚天行的性格為人,此人絕不是喳喳呼呼大驚小怪的人,如果他能說的這麼嚴重,那麼事實真相一定比他透lù出來的還要嚴重,君如顏也不禁驚肉跳起來。可他想不通,灞上那點利益,對他們而言是極豐厚了,可是對更高層次的權貴,應該沒有什麼吸引力才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楚天行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困huo,苦笑道:「你別問我,不是我不想說,是因為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大人物盯上了灞上,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更不知道他想要用什麼樣的手段。」

楚天行嘆了口氣道:「一隻小螞蟻,在它眼裡,一根草就是一棵大樹,一塊岩石就是一座難以攀爬的高峰,一條小溪就是無法愈越的大海。它的眼界之內,怎麼可能看得到一棵真正的大樹是什麼模樣,一座真正的大山會有多高?」

君如顏聽得目瞪口呆,在他眼中,長安司錄參軍已經踞伏在高高的懸崖峭壁之上,俯瞰萬物生靈的一隻禿鷲了,可他卻把自己形容成一隻行走在石隙中的小螞蟻,一股莫名的寒意頓時襲上了他的心頭。

君如顏顫聲道:「楚司錄,那……那我現在應該怎麼做?」

楚天行狠狠地道:「如果不是因為咱們兩個是一條繩上的蜢蚱,這番話我是不會對你透lù分毫的。你聽過了就算,要把它爛在肚子里,一句都不可對人吐lù。否則,不等別人把你輾成齏粉,我就先要了你的小命!」

君如顏jī靈靈打個冷顫,連聲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那……那我……」

楚天行一字一句地道:「離開蛟龍會,從現在開始,避門不出,不見外客!唯有如此,才能避禍!」

君如顏聽得心頭凜凜,可是想到每個月從蛟龍會拿的豐厚收入,又頗為不舍,是以為難地道:「那……那咱們什麼時候才可以……」

楚天行聲色俱厲地道:「混帳東西,捨命不舍財嗎?如果到了風平浪靜的時候,我會不告訴你?如果在這場風bo中,我連自己都保不住,你還指望什麼?快滾,馬上回家,就算灞上天塌地陷,你也不聞不問!」

在長安府位高權重的楚司錄,現在最擔心的居然是在這場不知所謂風bo中能不能幸免於難,在君如顏心中確實無法想像這會是一場什麼樣的大風bo,但他終於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楚司錄在這場風bo中都只是一隻小螞蟻,那他就連個屁都不是。

君如顏連聲答應著,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心裡只徘徊著一個念頭:「避門不出,不見外客!唯有如此,才能避禍!」

※※※※※※※※※※※※※※※※※※※※※※※※※※

蒔花館裡,紅裙揚動,廣袖輕舒,樂曲也變成了靡靡之音。

在座客人酒過三巡之後,都變得放浪形骸起來,對面樓上武懿宗的訓話,在這一片笙歌漫舞之中成了一個絕大的笑話,武懿宗已經鐵青著臉色匆匆結束了酒宴,此刻對面樓上一片空空,陳東等人更是無拘無束了。

坐在時雨身旁的是一位高盤雲髻的金髮胡姬,寶石藍的雙眸,椎形美玉的鼻樑,尤其是半敞的衣衫內堆雪般高高聳起的兩團尤其乍眼。不過,時御史坐在那兒,對旁邊這樣明麗照人的美人兒卻恍若不見,意氣十分消沉。

楊帆笑著向他舉杯道:「時兄,請酒。」

時雨正若有所思,聞言連忙舉杯,強擠出一副笑容,敷衍地向楊帆還敬了一下。

楊帆笑道:「怎麼,時兄對身邊這位美人兒不甚滿意么?」

時雨忙搖手道:「不不不,二郎莫要多想,時某隻是一路舟車,身子有些乏了。」

楊帆哈哈笑道:「時兄正當壯年,你看胡元、陳兄,這兩個老不修興緻勃勃的,他們還沒說乏,你怎麼就乏了?」

這時候,陳東正埋首在一個胡姬能悶死人的豐滿xiong脯上,逐wěn著兩粒紅葡萄,wěn得那胡姬吃吃jiāo笑不休,而胡元禮已經醉了八成,兩眼發直,搖搖晃晃地坐在那兒,像個不倒瓮,兩頰上全是紅紅的唇印。

時雨苦笑兩聲,微微搖頭。

這時,文推官把手從一位妖嬈胡姬tún後裙內抽回來,笑眯眯地道:「二郎有所不知,時兄所喜者是端莊溫婉的女子,這些胡姬雖然妖嬈,卻未必合乎他的口味呢。」

時雨眉頭一蹙,楊帆已然笑道:「這有何難,蒔花館裡又並非都是胡姬,美人兒,快去,幫我們這位時兄選一個端莊溫柔,習得詩詞歌賦的才女來!」

楊帆身旁有一個身著薄如蟬翼的紗羅衫襦女子,原是在場上作胡旋之舞的一個胡姬,舞蹈已畢換過衣裳才來他身邊服shì。這胡姬生了一張瓜子臉,金髮碧眼、容顏俏麗,瞧來只有十六七歲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