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四十九章風雲漸起

第九百四十九章風雲漸起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09 01:05  字數:3432

小筱姑娘所說的在灞上並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行為,這樣的事情灞上大大小小的幫派幾乎全乾過。

殺人的不一定窮凶極惡,被殺的也不一定是良善無辜,只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道上規矩而已,就像一些村莊族長把犯了族規的人浸豬籠。你比別人狠,別人才會怕你,這就是灞上的生存哲學。

眼前這位魏小筱姑娘十三歲就這麼干過了,跟同樣十三歲時就殺人的古竹婷不同,古姑娘是十三歲就潛進一方都督府,摘走了手握重兵的一方封疆大吏的項上人頭,而這位小筱姑娘是十三歲的時候,被一個雙腿殘疾的討飯花子摸臟過她的裙擺,小筱姑娘就叫人把那乞丐沉了渭河。

對她這種頤指氣使的跋扈嘴臉,前來弔唁的各大幫派都有些不以為然,而勢力還在天鷹幫之上的幾大幫派人物,睨著他們更是眼神不善,蛟龍會的兩位副幫主還有幾位管事大爺更是神色不悅。

魏永唐眉頭一皺,扭頭對女兒道:「住口,這麼多前輩在,輪得到你開口?」

魏永唐轉向李黑,平靜地問道:「不知黑爺做何打算,天鷹幫與蛟龍會願同進同退,守望相助!」

嚴世維現在才是蛟龍會的漕拳掌舵大爺,但是魏永唐也知道蛟龍會真正的實力掌握在李黑手中,這一問,問的就是真正的話事人。嚴世維屢屢被人無視,心中好不鬱悶,昨夜闖進他府中那人說過的話,在心中更是徘徊不去了。

李黑非常平靜地向魏永唐拱手一禮,道:「魏幫主仗義相助,蛟龍會上下同感大德,此事我蛟龍會眾兄弟自有計較。如果今後有需要天鷹幫眾兄弟慨施援手的時候,李黑會向魏幫主開口的。」

老丈人一到,文斌的膽子就大了許多,馬上叫道:「什麼早有計較,黑爺這話我不愛聽!我早就說了,應該馬上滅了順字門,是你們畏首畏尾不肯動手,如今有我岳丈撐腰,咱們還怕什麼,順字門就那一個賤女人能打。咱們灞上這麼多英雄好漢,難道就此向她雌伏?」

「跟長輩這是怎麼說話?」

魏永唐擺足了長輩架子,又訓斥了文斌一句。他原本與蛟龍會定親。是本著強強聯合的打算,如今文長興死了,他這結親的念頭反而更加熾熱了。

他這女婿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文斌外強中乾。除了在女人面前會些花言巧語,全無一點本事。

只要女兒與他成了親,這蛟龍會名義上雖還掛著蛟龍會的招牌,實際上就等於是他天鷹幫的了,到那時兩家合一,他就可以一舉躍入第一流的大幫派。與

ì月盟、五行會、三河會、圈子門、太平幫平起平坐,分庭抗禮。

魏永唐訓斥了女婿幾句,對李黑笑道:「黑爺所言也有道理。那就先操辦文會主的後事吧,反正他順字門也跑不了,咱們想什麼時候討回公道,還不是一句話的事么?只不過……」

魏永唐掃了眾人一眼,含威不露地道:「國不可一

ì無君。幫不可一

ì無主啊,文會主過世了。是不是應該馬上請文少會主在文會主靈前上位呢,如此也好告祭文會主在天之靈,叫他放心吶。」

李黑沉默片刻,與嚴世維對視了一眼,緩緩道:「理當如此。」

魏永唐嘴角剛剛綻起一絲笑意,李黑又道:「不過,本會君副會主進城去了,如此大事,還該等他回來再共作商議,眼下,還是先操辦了會主的後事再說吧。」

笑意頓時凝固在了魏永唐的唇邊,要扶文少會主上位,自然得會中重要人物在場才算是一種認可,旁人可以不在,三位副幫主是必須在場的。但李黑說的是等君如顏回來再作商議,而不是等他回來就為文斌舉辦登位儀式。

商議?還要商議什麼?

落座兩旁的各大幫派首腦馬上也聽出了李黑話中的蹊蹺,不禁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有那心眼活泛的人馬上萌生了一個想法:「莫非文長興的暴斃與順字門沒有關係,而是蛟龍會內部起了內訌?」

這件事可有趣了,如果蛟龍會真的內訌,弄得四分五裂,這塊肥肉可比順字門還要誘人,但凡有些把握吞掉分裂後的蛟龍會或者可以從中分一杯羹的幫派首腦,不覺都動起了腦筋。

※※※※※※※※※※※※※※※※※※※※※※※※※※

君如顏到了長安府衙,一聲通報進去,馬上就有衙役引著他向司錄參軍楚天行的籤押房趕去。君如顏有功名在身,而且時常出入府衙,上上下下都是打點過的,逢年過節還有紅包奉上,所以在這兒出入不禁,沒有人會對他有所刁難。

長安府司錄參軍可是位高權重的一個人物,在唐代的監察體系中,zhōng

yāng監察體系包括御史台、諫官和封駁官。而地方監察體系就是由巡察使和錄事參軍構成。錄事參軍總掌眾曹文簿,舉彈善惡,性質有些像政法委和紀委的綜合體。

負責長安一地司法官紀的楚天行微胖的身花白的頭髮,淡眉,細眼,禿鬢,佛唇,看起來是一位極忠厚的長者,不像是一府司錄參軍,倒像是國子監里一位好脾氣的經學教習。

只有熟悉他為人的同僚,才知道這位看著總是一副老好人模樣的人,實際上是一個何等心狠手辣的人物。大唐官場習慣給人起綽號,楚天行的綽號叫禿鷲,他沒有鷹鉤鼻子,也沒有銳利的鷹眼,外表形像跟禿鷲毫不沾邊,這個綽號說的就是他的為人和性格。

他就像是一隻蹲伏在懸崖上的禿鷲,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