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四十八章對台戲

第九百四十八章對台戲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08 17:38  字數:3979

平康坊就在長安朝廷六部及多個衙門所在地的斜對面,有了地利之便,才方便官員們出入,狎伎弄倌、風流飲宴。唐朝時候不禁官員**,而且以之為時尚,官員是遊逛青樓的主力軍,也就難怪平康坊成為長安城煙花柳巷的集中地了。

能在平康坊掛牌侍酒的中原女子,不只俏眉雅目、體態風流,而且胸懷錦繡,琴棋書畫詩詞歌賦無一不精。有那西域女子不以文采見長,卻也是精擅歌舞步步生蓮,只會做皮肉生意的在這裡可沒有她們的一席之地。

只是,此刻長安的官員士紳、世家耋老濟濟一堂,卻既無瓊女姮娥字字珠璣吟詩作賦,也沒有西域胡姬一曲妙舞動人心魄,在眾人面前緩緩踱步,拿腔作調的是個身材不高精瘦如猴的半百男子,正是河內王武懿宗。

武懿宗知道今天楊帆一行人趕到長安,所以提前把長安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請了來,河內王下貼相邀,誰能不給這個面子,所以長安府尹柳徇天以及陪都全部高級官員、有封爵的皇親貴戚,還有當地的名流世紳、世家耋老全數出席。

「聖人明年可能會回長安來住一段日子,是以本王先行一步,宮室破舊得修繕一番,道路殘缺要平整拓寬,各處河道要疏浚暢通,漕運方面尤其不能出岔子,滿朝文武大員隨行,又有精兵數萬,可不能鬧出沒有糧米供應的事來!」

武懿宗是有意給楊帆和與楊帆走在一起的刑部、御史台官員難堪,拖住這些人不去接迎,但是這種不和,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自然不能明說,所以要給自己找了個名頭。於是這飲宴就變成了訓話。

「戶部、工部都派了人來,將配合本王整治舊都。長安地方官員、駐軍將領、以及各位皇親國戚、權貴士紳、豪門耋老,還望能夠大力配合本王,如果在此過程中,有誰做事不力,或者試圖拖本王的後腿,本王可把醜話說在頭裡,到時你可別怪我心狠手辣……」

「哈哈哈,滿堂佳麗。叫人眼花繚亂吶,胡嬤嬤,你們蒔花館果然名不虛傳,我看當得起平康坊里第一家了,來來來。快請姑娘們為我們舞上一曲胡旋,胡旋總要胡姬舞來才算原汁原味兒!」

武懿宗一句狠話剛剛摞下,對面忽然傳來一陣說笑聲,扭頭一看,武懿宗不禁瞪大了眼睛。

一道矮牆相隔,就是毗鄰的蒔花館,同樣是二樓。同樣是最大的一處房間,軒窗盡開,裡面的人從這裡看乃是側坐,朝向並不是這邊。窗口還拉著條近乎透明的帷,裡面端坐數人,一眼就能看清面目,中間一人赫然就是楊帆。

楊帆讓許良、馬橋等人先率三軍去長安宮城的玄武門處駐紮。以前在玄武門外就有禁軍營房,此時自然歸他們所有了。只是因為自從皇帝遷都洛陽,此處營房久無人住,年久失修,還需要工部著人修繕,眼下只好湊和著。

御史台和刑部的官員也在胡元禮、陳東的安排下,在該衙所屬的長安官衙入住了,楊帆則拉著陳東、孫宇軒、胡元禮、時雨、文傲等人到了平康坊,或許是巧合,他們所選擇的地方正與武懿宗宴客所在毗鄰。

雖然一牆相隔,分屬兩家青樓,但是曲樂之聲可以相聞、歌舞之態可以互見,猶如在打擂台一般。

武懿宗萬萬沒有想到楊帆等人灰溜溜地趕到長安,沒有一個長安大員前往接迎,他們沒有憤懣不平,居然在此自得其樂,而且巧之又巧地出現在他的隔壁。在座的獨孤宇飛快地掃了一眼在座的客人,見眾人臉上都露出怪異神態,嘴角便輕輕勾了起來,

蒔花館裡,老鴇見這客人這般大方,歡天喜地的答應著下去安排,很快,小廝們便魚貫而入,水陸八珍,饌果俱列,滿是豐盛菜肴,緊接著,八位金髮藍眼、冰肌雪膚的高鼻胡姬便散開來,準備翩然起舞。

這些胡女個個身著桐布輕衫、頭戴七彩珠帽,肩披葡萄紋長帶,露著他媽的細細小蠻腰,一時滿堂妖嬈,充滿異域風情。她們以胡語先向楊帆等人致詞,鶯聲燕語,也不知說的什麼,只是聲音極其委婉動聽。

緊接著,兩廂早已就坐的樂師彈奏起來,八名胡姬便隨著歡快有力的樂曲跳起了舞蹈。揚眉動目踏花氈,紅汗交流珠帽偏。醉卻東傾又西倒,雙靴柔弱滿燈前。環行急蹴皆應節,反手叉腰如卻月……

胡旋樂曲跳躍歡騰,剛勁有力,本來更適合男兒舞蹈,但是女子跳起來於剛勁之中別有一種颯爽英姿,再伴以她們揚眉動目、顧眄流盼的嫵媚風情,胡帽尖尖配著尖尖的下巴,更是別有一番妖嬈滋味直勾人心。

楊帆自始至終不曾向牆外這邊望上一眼,好象根本不知道武懿宗就在一牆之外對面青樓。就是胡元禮、陳東等人都只管撫須觀舞,談笑風生,也是個個不曾向這邊看上一眼。

隊既然已經站了,那就不必再有回頭的念想。他們能到今天這個地位,那也是在官場中打熬半生的人,還能不懂得這個道理?此時首鼠兩端,也是沒有退路的,反而連風骨氣節都丟了。

再者,刻意拖住長安官員,不使他們去迎接千騎、御史台和刑部官,雖然掃了別人顏面,可他堂堂王爺如此舉動,這心胸也未免窄了,這幾位心中何嘗沒有火氣。

武懿宗怔怔看了半晌,才狠狠回頭,腳下步子加重,語氣中也有了種剋制不住的火氣:「本王會與戶部裘侍郎、工部侯侍郎共同負責長安宮室、街巷、道路、漕運的整治,各位……」

「哈哈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