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四十一章順字門

第九百四十一章順字門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05 00:41  字數:3422

喬幫主坐在空場前面的一隻石輾子上,後面是一座座映襯於藍天白雲之下的糧倉。最強棄少

喬木高大魁梧的身材,因為常年在船上勞作,雙足和手臂顯得異常粗壯發達,看起來就像一隻踞坐於地的猛虎,但是他的臉上卻滿是廂逵胗鍬牽這種軟弱的神情與他魁梧的身材形成了強烈對比

喬家在漕行里算是一個世家了,不是山東高門或者關隴貴族那種世家,而是跑江湖的世家。喬木從上五代起就是干漕運的,子子孫孫一直以跑船為生。

喬木身左站著他的二弟喬林,身右站著三弟喬森,身後兩側呈雁翎狀站立的就是「順字門」里的精英骨幹,一共二十名年輕子弟。同三位長輩的沉重憂慮不同,他們緊攥著缽大的拳頭,憤怒的胸膛就像風箱似的一起一伏,似乎憋忍著極大的憤怒。

喬木沉默良久,長長呼出一口氣,沉聲道:「一清!」

一個古銅色皮膚、大眼濃眉的漢子踏前一步,抱拳道:「弟子在!」

這人姓卓,叫卓一清,三十齣頭,是『順字門』年輕一輩中的領軍人物。

喬木道:「今天若是擺不平這件事,咱順字門就算完了,這是我喬家祖宗傳下來的基業,喬某人責無旁貸,唯有一死向祖宗死罪!我死之後,你……就帶著兄弟們投入『蛟龍會』。」

卓一清怒不可遏地道:「門主怎麼能這樣說,咱們順字門有哪一個兄弟是貪生怕死的?大不了咱們就跟他們蛟龍會拼了,誰敢不忠不義,欺師滅祖,我第一個滅了他!」

喬木搖搖頭,慘然道:「弟兄們哪一個不是拖家帶口,有一門老少等著養活的。拼?你拿什麼跟人家拼,咱們拼得起嗎?是我喬某人無能,保不住祖業,我喬某人一力承擔,不用你們操心!」

卓一清大聲道:「自打我姓卓的呱呱落地,就是順字門這條船上的人!生,我是順字門的人,死,我是順字門的鬼!背主投敵的小人,我做不來!兄弟們也做不來!兄弟們。人家要吞了咱順字門,你們答不答應?」

「不答應!跟他們拼了!」

二十條大漢異口同聲,神情異常壯烈。喬木勃然大怒。瞪著卓一清道:「現在我還是順字門門主,我的命令,你敢不聽?」

卓一清惶恐之至,急忙跪倒,道:「弟子不敢抗命。可……可這樣的命令,弟子不能聽!」說到委屈處,偌大的一條漢子竟然伏地大哭。

卓一清如此惶恐,倒不是喬木如何的嚴厲,實際上他們說是幫會,不如說是同族。他們一出生就繼承父輩。成了順字門的一員,喬木是他們父輩的兄弟,是他們的叔父伯父。及至長大chéng

én,他們上船做事,這才有了上下分明、有了幫規約束。

他之所以如此惶恐,是因為漕幫的幫規嚴厲,抗命的罪名他承擔不起。

自打有了漕運。漕夫們自然而然地聚攏成團,漸漸便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規矩。漕幫一直是以準軍事化的標準進行管理的。

干漕運的,每年一月末就要從家裡啟程,駕船趕往揚州,大約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在揚州集中並將當地糧食裝船,然後一路下去,從各地糧產區繼續裝糧,四月份經淮河進入汴河,六七月份到達黃河河口。

這時正逢黃河漲水,他們的船要在河口碼頭等一個多月,待jiǔ月份黃河水落後,才經黃河進入洛水,將糧食運抵洛陽,一部分糧船在洛陽卸貨,其他的船隻繼續溯河而上,經過險要的三門峽進入關中水道,最後通過渭水運抵長安。

這樣一來,他們每年有九個月要飄蕩在水面上,只有三個月時間因為河道結冰才能與家人團聚。這九個月里,他們守著自己的船,載著一船船糧食,通過帝國的運輸大動脈,為它輸運著血液,提供著養份。

軍隊中若是有一名士兵不服從軍令,未必能影響整個軍隊的命運,可是在船上,每一名水手都有他不可替代的位置,一旦有所懈怠,就是整船人為他陪葬。所以船上必須有一些嚴格的規定,以近乎軍規有時比軍規還要嚴厲的幫規來約束大家。

在行船過程中,如果有哪個刺頭兒敢違抗命令,馬上綁了石頭沉河處死是天經地義的,就算死者家屬也默認這種規矩。如果舉報,官府也是默許他們的「行規」的,會以查無實據不予受理,而死者家屬則會被所有漕幫拋棄,休想再執此業。

他們是一群置於律法之下,又游離於律法之外,有自己一套更嚴厲的「法律」約束自己的人,令行禁止之嚴格比軍隊還要強,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支帶有幫會傳統和軍隊性質的特殊隊伍,所以喬木說他抗命,卓一清才大為惶恐。

「哈哈哈,感人,實在是太感人啦!文某人似乎來的不是時候啊,徐孝廉,要不然咱們再等等,等喬幫主處理完他們的家務事,咱們再談。」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忽然響起,說話的人二十齣頭,短衣長褲革靴,衣身瘦窄,襯著他那豆芽菜兒似的「苗條」身材,細眼淡眉,一臉輕佻,走起路來大腿夾著,屁股一扭一扭的有點像個忸怩作態的女人,正是「蛟龍會」少幫主文斌。

文幫主原來有過兩個兒子,都是少年早夭,因此對這個小兒子寵得不得了,為了好養活特意把他做女孩打扮,結果長大了也是一身脂粉氣。

文斌身旁還有一位身著斜襟青袍、頭籠網巾的中年人,兩撇八字鬍,於斯文中透著幾分威嚴。在他們身後,還有近百名挽著褲腿、卷著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