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三十七章護子

第九百三十七章護子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2-03 00:27  字數:3550

上官婉兒抬頭起來,有些茫然地看著符清清。

符清清道:「不過是太醫院的一個醫助教,只要姐姐點點頭,妹妹馬上親自去操辦此事,管叫他死的天衣無縫,絕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婉兒輕輕吁了口氣,緩緩說道:「要殺楊助教很容易,可是殺了他之後呢?」

符清清愕然道:「殺了他之後?之後就沒什麼事了啊,這件事將再也沒人知道,姐姐不就安全了么?」

上官婉兒撫著平坦的小腹,搖頭道:「那我腹中的孩兒怎麼辦?十月懷胎,能瞞得住人?於事無益,又何必殺人,我想要這孩子健康、平安、喜樂地長大,就該多替他積陰德,怎能讓他尚未出生先背了一條人命。」

符清清頓足道:「哎呀我的好姐姐,你還想著把孩子生下來?那怎麼可能,殺了楊易之後,姐姐就得以省親為由出宮,找個不識姐姐身份的醫生墮胎,歇養兩日再重返宮中,到時候才能平安無事!」

「墮胎?」上官婉兒臉色大變,急急搖頭道:「不!不行!絕對不行!我寧可自己粉身碎骨,也絕不讓人傷害我的孩子。」

她的小腹還非常平坦,可她輕輕撫著腹部,好似已經感覺到了一個小生命正在裡面孕育著,一時間神情也有些痴迷起來:「這是我的孩子,我親生的孩子,這是我的骨血,在我腹中孕育的生命……」

符清清急得臉龐脹紅,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焦急地道:「姐姐,你醒醒吧!如果你死了,難道孩子還能保得住嗎?」

上官婉兒臉色一白,怔忡片刻。遲疑道:「我……我服侍陛下多年,若是苦苦哀求於她,想必她就算要懲罰我,也會念在我這麼多年盡心服侍她的份上,放過這個無辜的嬰兒,哪怕這孩子一出生就像我當年一樣被充為官奴,只要他還活著他爹爹也總有辦法救他的!」

符清清冷笑道:「姐姐是說,當皇帝知道她最信任的替她料理中樞、操縱天下的內廷宰相,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和一位本不該與她有所接觸的外廷武將秘密結成了夫妻,還有了一個孩子?

你以為皇帝知道以後。還會念及舊情,饒你不死?你以為,皇帝已經老糊塗了。不會由此聯想到一些事情?你以為,一個對自己的親兒子、親孫子揮出屠刀時都毫不眨眼的皇帝,會對你法外施恩?你醒醒吧,那時不但你要死,孩子要死。就算楊帆也一樣要死!」

上官婉兒攸然抬頭看向符清清,臉色蒼白如紙。

符清清急道:「姐姐,當斷不斷,反受……」

「上官待制在嗎?張昌宗求見!」

一個清朗的聲音忽然從門外傳入,上官婉兒一個激靈,趕緊抬手制止了符清清。悄聲道:「你等在這裡!」

上官婉兒拾袖拭去眼角淚水,急急走到外間,平抑了一下情緒。便打開房門,微笑道:「張奉宸何故光臨,怎也不使人知會我一聲,婉兒有失遠迎,還請張奉宸莫怪!」

上官婉兒將張昌宗迎進來。請他在書房裡坐下,張昌宗這人性子直率的很。不用上官婉兒問起來意,他連寒喧客套的話都沒說,便迫不及待地說明了來意。

張昌宗固然沒有心機,其實也沒有這麼缺心眼,他之所以如此直率,是因為作為宮裡最大的兩大勢力,上官婉兒和他兄弟二人一直很和睦、相處的很默契。

在他們的勢力擴張期間,上官婉兒從未給他們製造障礙。相應的,他們也對上官婉兒投桃報李,從沒想過攫取婉兒的權利。一則,宰相門第、名門世家出身的張氏兄弟對同樣出身宰相門第、名門世家的這位大才女頗為尊敬,二來就是因為上官婉兒對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善意。

還有就是,他們也清楚,即便他們能扳倒上官婉兒,也無法控制整個內廷,有一部分作用他們永遠也無法取代婉兒,哪怕是閹了自己當太監。所以有一部分權利,他們也就永遠不可能掌握。

雖然雙方這麼**裸的溝通消息,揣摩皇帝旨意的事情以前還從未乾過,不過雙方長期的配合,早就形成了默契,也明白對方的心思,那麼揭開這層窗戶紙,也就是水到渠成自自然然的事了。

婉兒此刻滿心都是自己有了親生骨肉的狂喜,焦慮的是如何保住這個孩子,心裡亂糟糟的沒個章法,哪裡心思聽張昌宗說什麼,直到從張昌宗口中聽到楊帆這個名字,婉兒才醒過神兒來。

「這件事,婉兒著實不知……」婉兒向張昌宗歉然笑笑,道:「還請張奉宸再說一遍,聖人所召都是何人,或許……婉兒能猜出一二。」

張昌宗放慢了速度,把皇帝點到的那些人又重複了一遍:「戶部裘零之、鄭中博,刑部陳東、孫宇軒,御史台胡元禮、時雨、文傲,工部侯宗瑜、陳彥如,金吾衛武懿宗、千騎營楊帆……」

婉兒凝神聽著,心中急急思索:「這些衙門有文有武,有民政有司法,彼此間全無干係,怎麼突然把這些人召集到一起?皇帝這是想幹什麼?最近有什麼事是需要這些衙門聯手去做的呢?」

「啊!」一個念頭電光石火般掠過她的心頭,婉兒雙目一亮,脫口叫道:「我猜到了!」

張昌宗欣喜地道:「待制果然冰雪聰明,不知待制想到了什麼?」

婉兒一字一句地道:「聖人心意已定,這是要準備遷都了!」

張昌宗懵懵懂懂的,還是沒想出這件事跟遷都能有什麼關係,上官婉兒只好耐著性子又跟他解釋了一番。

其實,皇帝遷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