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三十二章龍兄虎弟

第九百三十二章龍兄虎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30 01:23  字數:3348

楊帆微笑道:「呵呵,小弟做這顯宗之主,其實只是因緣巧合。於沈兄而言,或許可賀,若說可喜,此言當真么?」

沈沐鄭重點頭,一臉認真地道:「當真,此乃沈某肺腑之言,絕無半字虛假。」

楊帆目注他良久,輕輕點頭道:「這三年,沈兄並不是都在新羅吧,如果我沒說錯的話,沈兄應該已經回來一年了,可惜小弟消息閉塞,對此一無所知,要不然,欣聞沈兄遠歸,小弟也會覺得可喜可賀的。現在么……,小弟病體虛弱,倒勞沈兄你登門探望,實在遺憾。」

二人一見面,便是一番唇槍舌劍,崔林聽得如坐針氈,他時而向沈沐遞個眼色,時而向楊帆飛個眼神兒,生怕這顯隱二宗之主一言不合,又要大打出手。

他今日來,雖然是做為世家代表、顯隱兩宗的調停人,可是他身份資歷都不夠,權柄又不及二人重,只能委婉地提醒與安撫,若是直接充當裁判,他是不夠資格的,除非七大世家閥主出面。

聽了楊帆的話,沈沐深深地嘆了口氣,道:「二郎怕是對我心有怨尤吧,我知道,以你我二人的交情,一回來,為兄就該來探望你的,二郎做了顯宗之主,基於顯隱二宗的關係,為兄更該與二郎多作探討。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楊帆也嘆了口氣,深有同感地點頭:「是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小弟對這句話原還不甚瞭然,如今做了這顯宗宗主。才明白居其位謀其政的道理,有時候真是由不得一己好惡的。所以,小弟很明白沈兄的苦衷,也就無所怨尤了。」

沈沐目注楊帆,似笑非笑地道:「二郎此言當真么?」

楊帆鄭重點頭。一臉認真地道:「當真,此乃楊某肺腑之言,絕無半字虛假!」

這句話恰是沈沐方才說過的,二人目光一碰,忽然不約而同地笑起來。

古竹婷側立一旁,凝神傾聽著這顯隱兩宗的大宗主唇槍舌劍暗打機鋒。目光卻只是留連在楊帆的身上,明亮澄凈的眸子里不時閃過一道異樣的神彩:「阿郎一本正經時好看,裝模作樣時……也好看得緊呢!」

兩人這番話聽在崔林眼中,卻儘是假惺惺的套話了,他急不可耐地咳嗽一聲,說道:「二位若是能互相諒解。偃甲息兵,那樣才好。二位都是一宗之主,為了本宗的利益有所謀劃無可厚非。

可是,如今你們二宗之爭,不僅傷害了顯隱二宗自身的利益,也傷害了各大世家的利益。各位長輩希望你們能夠相互體諒,有什麼問題磋商解決。儘快達成和解、解決紛爭,兩位就不要繞圈子了,不妨開誠布公地談一談。」

楊帆和沈沐本來談笑晏晏,不知道二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的人,根本聽不懂他們之間打的機鋒,看起來二人就彷彿一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似的,但是崔林這句話一說完,楊帆和沈帆幾乎同時變了臉色。

沈沐坐直了腰桿兒,楊帆也坐直了身子,兩人臉上的淺笑同時消失。換成一副肅然模樣。

沈沐肅然道:「私底下,我跟二郎算得上是知己朋友,可是你我畢竟各有一班兄弟跟著討生活,如果因私廢公,那就不妥了。所以。為了本宗的利益,有些事我們還是要說個明白的。

我們不管怎麼爭,畢竟都是一家人,繼嗣堂自家人怎麼爭都沒有關係,二郎你借用官家的勢力那就不妥了。宦途險惡,有些事可以擺到檯面上說,有些事只能放到台下講,其中變數太多,很容易脫離掌控,到時候不免害人害己!」

楊帆道:「沈兄前半句話甚合小弟之意,後半句可就不怎麼中聽了。本來若非沈兄擊敗姜公子,小弟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成為顯宗之主,溯本求源,我該感謝沈兄才是。然則,我現在已經做了顯宗之主,自然不能因私廢公,我就該替顯宗說幾句公道話。

沈兄當初長安一戰大敗姜公子,沒有借用過官場之力么?如果沒有,那麼小弟今日所為與沈兄又有何相干?朝廷上處置貪官,是為國除蠹蟲、為民除大害,天公地道,法理昭彰,怎麼就牽連到沈兄你了?

如果那些貪官貪污挪用糧草與隱宗沒有關係,那麼我何曾有過針對你隱宗的舉動?如果你們之間有莫大幹系,那麼就是你隱宗率先借用過官方之力,是你們先壞了規矩,只不過沈兄借的是權,小弟借的是法,有什麼區別嗎?」

兩個人就像對簿公堂的訟師,目光如鷹,緊緊懾住對方,一開口就火藥味十足,崔林心中很是不安:「就這兩位現在這副模樣,今天真能談和嗎?」他對今天的會唔本來還是抱著相當大的期望,現在卻有些不確定了。

剛剛從單相思進化到熱戀狀態的古姑娘目前正處於「花痴期」,她的男人,不是優點會看成優點,優點的會無限放大,所以她只聽得心花怒放:「阿郎不只好看,口才也犀利的很呢!」

沈沐沉聲道:「當然有區別。我隱宗借權,借的是一官之權,而你們借法,借的是一國之法。一人之權只及一人。一國之法卻難免殃及無辜。你可知道,許多當初並未對我隱宗提供過什麼幫助的世家力量也因延州一案受了無妄之災。

這件事鬧到今天這般地步,惹得各位閥主不悅,可以說都是因為你們顯宗肆意妄為而釀成。二郎,做人是一輩子的事,做官只是一陣子的事,你可不要本末倒置,到最後弄得官沒得做,連人也做不成!」

楊帆道:「沈兄所說的無妄之災,小弟不敢苟同。那些人受了牽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