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三十章當面鑼

第九百三十章當面鑼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29 01:52  字數:3574

古竹婷紅著臉站在楊帆門前,逡巡半晌,欲進不進,腦子裡亂烘烘的,只是不斷回想阿奴說過的話。旁邊有兩個青衣小婢很好奇地看著她,都已經從她身邊走過去了,她也視而不見。

本來嘛,怕見人是因為怕人說閑話,現在可好,所有人都認定她和楊帆之間已經發生了什麼似的,她老爹這麼想、她老娘這麼想、她那幾個缺心眼兒的哥哥也這麼想。原以為楊府里的丫環婆子只是在背後嚼舌根子,現在可好,連阿奴都當著她的面挑明了讓她認姐姐.

如此這般,還有什麼好躲的?蚤子多了不怕咬,死豬不怕開水燙,債多了不愁……,可是……怎麼一站到楊帆門前,就又膽怯了呢?

「阿奴為什麼那麼說?是不是阿郎對她說過什麼了?可阿郎……阿郎真的喜歡我么?」古竹婷心裡琢磨著,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受寵若驚。

「咳,誰在外面?」

屋裡忽然傳出楊帆的聲音,古竹婷心中一驚,顧不得多想,一步便邁了進去:「阿郎!」

古竹婷往屋裡一站,身子站得筆直,雙腿卻不受控制地痙攣起來,「突突」、「突突」……

「古姑娘來啦,你坐。」楊帆微笑著指了指自己旁邊的座位,古竹婷站著沒動,兩條腿還在打顫。楊帆艱難地想要坐起來,古竹婷一見,這才努力指揮著兩條腿走過去,在榻邊坐了。

楊帆躺在榻上,雙手交叉胸前,沉吟半晌,似有話說,卻又不便啟齒的樣子。

古竹婷見了。一顆心跳的更加厲害,她想聽又怕聽,身子依舊保持著坐姿,屁股卻漸漸抬起,虛懸在椅上,一副隨時準備逃命的準備。這副模樣,哪裡還像一個十三歲就潛進重重埋伏,摘了一方都督大帥項上人頭的女中豪傑?

「那天晚上……我哭了沒有?」古竹婷聽的一呆,萬沒想到楊帆猶豫半天。問出的居然是這麼一句話,看著楊帆滿是期待的目光,她突然福至心靈地搖搖頭,道:「沒有,阿郎當時只是喝酒來著。」

楊帆鬆了口氣。趕緊點頭道:「我想也是,我想也是,那……我沒說什麼胡話吧?」

「沒有,阿郎只是賞月喝酒,然後……就睡著了,什麼……什麼都沒說……」

楊帆連聲道:「那就好,那就好。」

古竹婷的一雙眼睛漸漸彎成了月牙兒。阿郎好有意思,喝醉了放縱,醒酒後又嫌丟人,她覺得這位宗主一點兒也不可怕。

人總有一個認識過程。當初的姜公子。最初在她心中,也是高不可攀的天上人物,當她發現那人並不可怕之後,剩下的就只有可恨了。然而眼前這個……卻只讓人覺得可愛。

忽然,古竹婷想到了什麼。心頭一沉,彎如月牙兒的俏眼便是一黯:什麼都沒說,豈不是說那句叫她這幾天一直想入非非的話也要收回去了?可是面對楊帆期待的目光,她生不起一點拒絕的念頭。

「咳!我當時醉了,是睡在你腿上么?」

「沒有沒有,阿郎當時明明睡在……」

古竹婷急急否認,楊帆卻望著她,很認真地道:「沒有錯!我記得我確實是睡在你腿上了。」

古竹婷迷惑了,她完全不明白楊帆的意思。楊帆笑了笑,又道:「這幾天,家裡有些丫環婆子在嚼舌根吧?」

「沒有沒有……」

楊帆一揮手,道:「讓她們嚼去,你別往心裡去,我睡自己女人腿上,礙著他們什麼了?」

「阿郎說的是……啊!」

古竹婷一屁股坐回椅上,兩條腿登時軟成了麵條兒,身子也似被抽去了骨頭,若不是背部倚著,身子馬上就要滑到地上去。她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小兔子,戰戰兢兢地道:「阿郎……與……說什麼?」

楊帆凝視著她,目光很溫柔,看在她的眼裡,就像那晚的月亮,有時明亮,有時朦朧。古竹婷想看又不敢,在這忽明忽暗的目光下拚命地想:「我是不是在做夢?像大前晚、前晚、還有昨晚一樣在做夢……」

楊帆柔聲道:「你的情意,我明白。可是為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理由,我卻一直猶猶豫豫瞻前顧後,或者說是……可有可無吧。可恥的是,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做別的選擇,所以,我心安理得地享受……」

古竹婷根本沒聽到他在說什麼,苦盡甘來的甜,遠比水到渠成的感覺更加強強烈,她現在就像一口氣兒喝光了一罈子劍南燒酒,整個頭都暈乎乎的,她悄悄掐了一把大腿,很痛,果然不是在做夢。

楊帆道:「可是捫心自問,如果你真的做出別的選擇,或者上天給了你一個不可挽回的結局,我會不會失落、會不會後悔、會不會傷心?所以,我說……我真的是一個混蛋。現在,我說出來,你可以拒絕,但我至少不會再後悔了。」

說到這裡,他的心頭又是一慘,他的心頭有一道深深的創傷,痛起來就撕心裂肺,他要把那傷口深深地埋起來,同樣的傷他不想再受一遍。他凝視著古竹婷,深沉地道:「你願意么?」

「我……我願意!」

古竹婷攢足了全身的力氣才說出了她的回答,然後她就淚如泉湧。她不知道為什麼要哭,總之,讓淚流出來,她心裡才會好受。

※※※※※※※※※※※※※※※※※※※※※※※※※

楊府門外,兩輛牛車輕輕停下,策馬於四周的衛士警覺地四下打量著。

一路過來,他們已經注意到巷口開小食鋪的店主一家、巷子里推車販棗賣糕的兩個小販,還有細弄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