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二十三章但留紅塵一縷香

第九百二十三章但留紅塵一縷香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26 00:57  字數:3788

小蠻送走最後一位醫士,正要迴轉後宅,任威突然急急趕來,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大娘子,阿郎突然離開了府邸!」

小蠻怔了怔,奇道:「阿郎離府,還要有人允許么?」

任威滿頭大汗地道:「不是的,阿郎突然取了一匹馬,匆匆離府而去。我等聽到消息趕去時,已不知阿郎去向,阿郎未要任何人護衛隨行。」

今時今日的楊帆,明面上的身份貴重,暗地裡的身份更加貴重,出入皆有扈從,可謂戒備森嚴。但是楊帆今日獨自離開,不曾通知任何一名侍衛隨行,這種事以前可從未發生過。

小蠻微微蹙了蹙眉頭,對楊帆怪異的舉動頗為不解。不過,楊帆既然是主動離開,又不曾叫人跟隨,必然有他的原因,偌大的洛陽城,現在去找,又能到哪裡去尋他?

小蠻想了想,便道:「郎君這麼做必有他的用意,你們不必著急,且回去候著吧。」

任威見大娘子如此說,只得拱手道:「是!」

洛陽城東南角,這裡本就是人煙稀少的地方,因為一場洪水,更加凋零了。

一些遊學於京城的讀書人和到洛陽辦事的外鄉人最喜歡居住在這裡,這裡環境幽雅,而且房租遠較城中心便宜,可是洪水過後,洛陽物價一直居高不下,這些人能離開的都離開了,城南各坊因此顯得更加冷清。

楊帆在空蕩蕩的坊內,沿著一條無人的長巷策馬賓士著,地上的淤泥還沒有清理,淤泥表面上幹了,可一腳踏下去,底下依舊是爛泥,雪白的一匹馬。馬腿馬股上已儘是斑斑泥污,楊帆打馬甚急,可馬陷泥淖,又怎快得起來。

前面出現了一道門戶,旗杆、門扉和階上的石獸,都有水淹過的痕迹,楊帆縱身從馬上躍下來,一個箭步上了台階,抓起門上的銅環,便「嗵嗵嗵」地撞了起來。

「嗵嗵嗵……」楊帆抓著門環。也不知叩了多久,忽地放開門環,退後幾步。打算躍過圍牆翻進去,府門吱呀一聲開了。

站在門口的是船娘,一身素青色的襖褲,腰間扎一條白色絲帶,顯得乾淨俐落。她看到來人是楊帆。露出些意外的神色,但她臉上並沒有太過明顯的表情。楊帆默默地看著她,一時有些無語了。

楊帆萬萬沒有想到,竟會從姜醫士的口中得到寧珂姑娘的消息,他不知道寧珂姑娘已經來了洛陽,不知道寧珂已經在洛陽住了那麼久。不知道寧珂就和他住在同一座城市,默默地守在他身邊,他更不知道寧珂……竟已香消玉殞!

寧珂在他心裡。就像天空中那輪皎潔的明月,似乎很遠,又似乎很近。他能隨時感受到那溫柔的月光,可是只有偶爾想起來,才會抬起頭望上一眼。

他喜歡寧珂姑娘。但是從來沒有想過要追求她。不僅僅是當時彼此間身份地位的差距,更重要的是寧珂姑娘那種無暇到了骨子裡的純凈。那是一種足以讓天下間任何一個男人自慚形穢的純凈。

直到陡然聽說她已逝去的消息,心中那縷若有若無的情絲才陡然收緊,把他的心勒得一陣陣地作疼,他想也不想便奪馬而出,可是等他趕到姜醫士所說的這處宅邸時,他的心中卻只剩下了惘然。

動,他不知該如何舉動;言,他不知該如何言語;便是淚,也是隱隱作痛欲哭無淚。

「楊將軍?」

「她……還在這裡嗎?」

船娘點點頭,眼圈兒紅了。

楊帆顫聲道:「我想見見她,可以嗎?」

船娘無言地點頭,輕輕打開門,讓開了身子。

楊帆沒有理會階下的那匹馬,默默走進去,門又關上了。

看得出,這裡曾是非常雅緻精美的一座莊院,不過現在滿是洪水泛濫過的痕迹。船娘要獨自清理偌大的一處院落,迄今為止也只清理出了一些可供通行的路徑。船娘默默地走在前面,腰間白色絲帶飄飄。

後宅中,池塘已被瘀泥灌滿填平,現在看來就像一片荒野,後院很大,池塘邊還有一座坡嶺,嶺上有石有樹還有五角小亭,因為這裡沒有受到洪水的侵蝕,整個莊院里也就只有這座高坡依舊保持著美麗的園林景緻。

船娘引著楊帆一步步登上高坡,一股濃郁的花香撲面而來,彌久不散。

雖無艷態驚群目,卻有清香壓九秋。

眼前有一株桂樹,四葉白瓣、數點黃蕊,一莖青梗,歡天喜地的攢在一起,便是一朵朵輕柔飄渺、獨散異香的小桂花。

「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不知怎地,楊帆忽然便想到了這首詩,心頭忍不住一陣酸楚。

船娘把他引到桂花樹下,濃濃花香中,一方石碑,一座土丘,丘上有青草少許,伊人已歸去三個多月了。這兒,就是寧珂埋骨之地。這座大宅,在寧珂逝後,竟然被獨孤世家以宅為墓。

楊帆看到碑上「獨孤寧珂」四字時,整個人便痴住了,他痴痴地凝望著那方石碑,連船娘什麼時候悄然離開的都不知道,在他眼前幻現的,儘是與寧珂姑娘相識以來的點點滴滴。一點一滴,落在心中,醇濃如酒;一點一滴,落在心中,如刀似劍……

不知何時,船娘又悄然出現在桂花樹下,手中托著一具古琴,琴上還有一封信。看到楊帆痴痴地望著墓碑,和她離開時的姿勢一樣,沒有一點變化,船娘鼻子一酸,淚花便開始在眼中打轉。

「楊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