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二十二章意外

第九百二十二章意外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25 17:21  字數:3961

阿奴嘴角一抽,似乎還想笑,忙捂著肚子忍住,喘息道:「明明是一條虎鞭,你卻唬弄人家說是蛇干,偏偏古師還就當了真,我一時沒忍住,笑的直不起腰來,結果就……」

楊帆在延州的時候,謝太守曾送他幾樣「土特產」。.雖說謝太守被抓了,禮物他可沒還回去,回到洛陽後這幾樣東西就隨口吩咐,送到了阿奴這邊。楊帆是想著那鹿脯、飛龍幹什麼的可以給阿奴滋補下身子。

古竹婷拿出鹿脯、飛龍干、熊掌時還罷了,當她拿起虎鞭並一本正經地說這是蛇乾的時候,阿奴很是詫異,她還以為古姑娘在跟她開玩笑,不禁笑道:「古師戲弄我,這東西明明是男人進補用的,我吃它作什麼?」

古竹婷很奇怪,手持被她撅斷的兩截虎鞭,奇怪地道:「蛇干只適宜男人進補么?這我倒是頭一回聽說。」

阿奴聽了便是一呆,奇道:「蛇肉?這明明是一條虎鞭,古師真不認得?」

虎鞭之名很多人都聽過,可是見過的人卻著實不多,楊帆也是去延州時才見到虎鞭和熊掌的模樣,更不要說古竹婷了。

古姑娘雖自幼習武,十三歲就出道殺人,行走江湖,卻沒機會接觸這種東西。阿奴曾是姜公子近侍,世家深宅時常出入,許多細務都是她替姜公子料理,如同半個管家,旁人送禮也都是由她接收,是以認得這東西。

古竹婷猶自不信,反取笑阿奴說:「誰說這是虎鞭了,這是蛇干,阿郎說的。」

阿奴一聽就明白了,古師是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她若問起,郎君怎好告訴她這東西是老虎的那話兒,說不定她當時也是這般握著,郎君自然只能敷衍一番,想通其中緣由,阿奴不禁暴笑起來。

古竹婷弄清原委,一張俏臉登時羞成了大紅布,一見自己手中還握著虎鞭,好似被蛇咬了一口似的,馬上把它一扔,又氣又羞。阿奴更是忍俊不禁,結果笑得太激烈了點,以致動了胎氣。

楊帆聽阿奴說明經過,一時也不知是好氣還是好笑。阿奴道:「我真的沒事的,弄得滿宅不寧,妾身心中好生不安。」

楊帆笑笑,道:「不用在意。你自己無所謂,可丫環婆子們不能也覺得無所謂,她們咋咋唬唬的,也是巴結家主,表示忠心,由她們折騰吧,我還能告訴她們,以後主人有點什麼事兒,不用放在心上?」

楊帆拉過小蠻的手,輕輕握在自己掌心,促狹地向她眨了眨眼睛,對阿奴道:「小蠻是做了母親的人,你的情況實則並不要緊,想必她也看得出的,可是如果她來了看過,無所謂地說一聲『沒啥要緊,大家都散了吧』,你心裡會舒服?身份立場不同,有些事啊,哪怕看起來多此一舉,該做也得做。」

小蠻被他說的俏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地瞟了阿奴一眼,她聞訊趕來時的確很緊張,可看過阿奴情況後,就覺得家僕們有些小題大做了,可當時情形,她的確不方便說一句無所謂,還得故作緊張、關切。如今楊帆一語挑破,小蠻有些害羞了。

阿奴聽了輕輕「啊」了一聲,露出恍然神色,道:「原來如此,我說古師神色為何那般難堪。我還想呢,姐姐當初就是由古師接生的,她不該看不出我的情形。想必是府中上下的緊張模樣讓她不安了。郎君去看看她吧,莫讓古師擔了心事。」

楊帆點點頭,對小蠻道:「你倆說話吧,我出去瞧瞧。」

楊帆走出房間,見幾個丫環婆子都在院中站著,卻不見古竹婷,便對三姐兒問道:「古姑娘呢?」

三姐兒道:「古姑娘在池子那邊,好象正與古老丈說話!」

古家現在雖有自己的一幢宅院,家中擅長武技的人卻是輪班守在楊家,是以楊帆對古老丈出現並不奇怪。他點點頭,出了院子向遠處一看,就見小橋飛駕如虹,池中假山一處,藤蘿掩映下,一抹月白衫子隱於其後,楊帆便舉步走了過去。

到了近處,就聽古姑娘委屈的聲音隱約傳來:「女兒怎知……怎知那是什麼東西,阿奴要笑女兒又能怎樣?」

古老丈的聲音很嚴厲:「還敢頂嘴?若是你平曰里少往二娘子房中走動,不去沾惹阿郎家務事,會有今曰這般事情發生?不管你有無過錯,若是二娘子和孩子真有個好歹,那時你如何自處?你因女子身得以留用後宅,你便只管在後宅巡走看護便是,旁的事,少摻和!」

眼見女兒委屈萬分的神色,古老丈又緩和了語氣,勸道:「女兒啊,你我只是阿郎府上一個護院,要記得自己的身份、守住自己的本份啊!」

古老丈這話本來是心疼女兒,可這話里話外的意思聽在古竹婷耳里,卻無異是一種莫大的羞辱,什麼叫記得自己的身份守住自己的本份?難道我是想籍故接近阿郎,不知廉恥存心勾搭么?

她雖常往阿奴住處去,只是因為後宅里與阿奴最為相熟,而且從阿奴所居院落,可以就近照看左右。父親這番話倒似說她時常留連阿奴住處是因為居心不良,是想要製造機會接近男主人,妄想做那攀上高枝的鳳凰。

天可憐見,她何曾動過這樣的心機,何曾有過這樣的打算?她若從不曾對楊帆動過情意,對這句話就不會如此敏感,偏偏她確實喜歡了楊帆,這樣的話著實無從辯駁。

古竹婷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心中只想:「府里的人都是這麼看我的么?阿郎、大娘子、丫環婆子……」

一想到這裡,古竹婷的臉火辣辣的,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