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一十九章龍捲風

第九百一十九章龍捲風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24 00:17  字數:3543

延州府班頭兒楊城武穿著一襲打了補丁的直裾,戴一頂破舊襆頭,挎一把鞘都磨得露出皮革本色的橫刀,挺胸腆肚地站在南城門下,旁邊站著幾個執哨棒的快手。

楊班頭已經很久沒有穿過這麼破爛的衣裳了,為了尋摸這套行頭他還特意跑了趟已退體多年的尚老捕快家。

這幾天延州府被鬧的雞飛狗跳,如今城門口蕭條的很,楊班頭打個哈欠,正想囑咐人看著點兒,他上城頭打個盹兒,遠處忽然塵土飛揚。

楊班頭還以為是哪個府縣送糧來了,心中不覺有氣:「這他娘的哪個府的,州衙不是早就行了公文么,怎麼還往這送東西?」

楊班頭正想使人上前攔阻,忽然發現有點不對勁兒了,遠處來的怎麼像是一支軍隊?

楊班頭手搭涼篷細細觀瞧,果然是一路兵馬,旗幡招展,行軍甚速。楊班頭正驚疑間,那隊人馬已經趕到面前,頭前三四匹馬,馬上俱都坐著一員將官。楊班頭驚詫地上前問道:「各位可是膚施衛的府軍,何故進城?」

一人驅馬上前,身穿一襲織有暗花的靛青色圓領襴衫,頭戴皂羅折上巾,腰圍一條忍冬紋蹀躞腰帶,上邊懸掛著算袋、腰刀、礪石、火石袋等「蹀躞七事」,分明是一副五品以上武官打扮。

這人年紀甚輕,雙目如星,飄逸俊朗,向楊班頭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道:「楊班頭不認得我了么?」

楊班頭定睛一看,不由失聲道:「啊!你……你是……楊典事?」

楊帆哈哈一笑,用馬鞭向前一指,道:「正是楊某。速速讓開城門。」

楊班頭吃吃地道:「楊典事這是……,這是哪兒來的兵馬?」

楊帆瞟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楊班頭,做好自己份內的事便罷,有些事不是你該打聽的。」

楊班頭面紅耳赤,訕訕地向幾個快手擺擺手,幾個快手連忙把擋在城門前面的障礙物搬開,楊帆打馬一鞭,與那幾位騎馬的將官一擁而入。後邊大隊人馬腳步整齊,魚貫而入。

楊班頭看著這支兵馬進城,納罕地拍拍後腦勺,自言自語道:「看他打扮起碼是五品官吶。我還以為他只是欽差跟前一個小跟班兒,沒想到京里典事的品階這麼高。宰相門前七品官,當真一點不假,咱也是跑腿辦事兒的,跟人家沒法比呀……」

張昌宗夸夸其談,妙語生花,可這話總有說盡的時候,他隨口胡謅地編了半天。眼見楊帆還沒趕到,只得結束談話,吩咐宴會開始。

在刺史府二進院落的花廳里也擺下了一桌豐盛的酒席,謝太守、葉長史等人陪著欽差飲酒。葉落雨本來一直有些擔心,直到此刻酒席已開,毫無任何異樣,他的一顆心才放回肚裡。

眾人吃了幾道菜。喝了幾杯酒,謝太守及一眾官員便陪著張昌宗出去。逐席向那些老人敬酒,每至一處,老人們紛紛起身,彼此寒喧,熱鬧非凡。

張昌宗慢騰騰地敬完正院,都轉到東跨院外的「棚戶區」了,杯中酒還有一大半呢,每次他只是沾沾唇意思一下罷了。

就在這時,遠處一標人馬遠遠行來,刀槍閃亮,槍戟如林,眾人紛紛望去,一臉愕然。

各席上的耆老紛紛起身,訝然看著眼前一幕,就見那隊官兵遠遠跑來,未到面前便左右一分,向整個「棚戶區」包抄過來。古老大和古老二見狀,馬上向前一站,擠開站在張昌宗左右陪同敬酒的謝刺史和盧別駕。

張昌宗興奮地道:「他們來了?」不等旁人回答,他就看到了楊帆,楊帆與幾名府軍將領快馬馳近,正紛紛下馬向前走來,後面跟著兩隊殺氣騰騰的官兵。

張昌宗大喜,快步迎上前去,楊帆立即向他叉手施禮,高聲道:「末將楊帆,遵欽差所命,引鄜州扶陸府將士共計一千二百員趕到,謹從張奉宸吩咐!」

楊帆才不想出這風頭兒,且不說這延州府官員中有些是有世家背景的,他目前還不宜過於得罪自己的「幕後老闆」,便是與朝中其他官員有聯繫的,也不好把這仇恨拉到自己身上。

本秀於林,風必摧之。在數千年來形成的重集體、輕個人的政治環境下,再了不起的人物,哪怕一時權傾朝野,早晚也會被群僚螞蟻食象般啃成白骨,以為抱緊皇帝大腿就可以無敵的蠢貨早晚完蛋。

張昌宗那玉樹臨風的小體格兒,在楊帆心中是防禦值百分之一千的血牛肉盾,從一開始就定位為肉盾的活寶貝,這時不拿出來用還待何時?

張昌宗可沒這種覺悟,一見楊帆對他禮敬有加,將抓捕延州上下官吏這等大出風頭的事交到他的手上,心中大悅,馬上吩咐道:「楊帆聽令,馬上把延州府正印官、佐貳官、首領官、雜職官,上上下下所有的官,都給我抓起來!」

張昌宗說完才發覺自己手中還端著酒杯,這時該擲杯為號才有戲劇性啊!張昌宗想也不想,馬上把手中杯往地上狠狠一摔,大喝道:「動手!」酒杯落地,摔得粉碎,這一下氣勢算是足了,卻不知這一摔吸引了多少仇恨值過來。

「末將遵命!」

楊帆非常配合,大聲領命,那扶陸府折衝都尉李衣白獰笑一聲,把手中刀一揮,喝道:「動手!」

手下一群如狼似虎的兵將便一擁而上,將謝太守、盧別駕、葉長史、藺司馬等一眾官員摁翻在地,先除官衣官帽,再用繩索捆了,手腳麻利的很。

四方耆老見此情景,只驚得目瞪口呆,楊帆見狀,趕緊湊到張昌宗身邊,低聲道:「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