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一十七章殺人不濺血

第九百一十七章殺人不濺血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23 11:37  字數:3414

葉羽聽了楊帆的話,又有些遲疑起來,一雙眼睛盯著楊帆,三角眼中光芒閃爍不定。葉羽帳下眾將一見主帥模樣,不由自主地按住了腰間佩劍,一見他們有所動作,千騎衛士所扮隨從的幾個襴衫青年馬上毫不猶豫地拔出了佩刀。

「嗆啷啷」一陣聲響,立時寒光一片,那些將領們大吃一驚,馬上下意識地拔出兵刃,帥帳之內一時間刀光劍影,殺氣騰騰。

楊帆銳利的眼神始終盯著葉羽,盯得他目光逡巡不敢直視,突然哈哈一笑,瞪了那幾個襴衫青年一眼,道:「你們這是做什麼?難道你們以為葉將軍會造反不成?趕緊收了刀子,退到一邊去!」

幾個襴衫人狠狠地盯了一眼那些將領,慢慢退到一邊。

葉羽心思百轉,終於呼出一口長氣,迴轉身去,沖著手下眾將怒喝道:「你們幹什麼?跟欽差也敢動刀動槍的!整天蹲在你們那一畝三分地兒上,天大地大老子最大?一群混帳東西,連王法都不知敬畏了!」

葉羽一頓痛罵,眾將唯唯喏喏,收了兵刃,緩緩退到一邊。

葉羽和謝太守的確有些瓜葛,不過他涉入並不深。

府軍如今日漸衰微,葉都尉雖然還擔著這個折衝都尉之職,手下的兵將卻是越來越少,本府的兵馬配額應該有八百人,實則現在連四百人都不到,因為無田農民或遠走他鄉或成了別人佃戶,沒了田是沒有義務繼續服兵役的。

得到授田的人才需要在府軍中服兵役,可均田制度此時早已崩壞了。自北魏以來推行的均田制雖然曾經起過積極作用,但那只是特定歷史環境下才能發揮積極作用的一種制度。當時人口凋敝,土地荒蕪,自可官授均田。一待天下穩定,人口增加,能夠授出的田地就嚴重不足了。

而且,均田令雖然限制土地買賣和占田過限,但是得到授田的農民土地有限、經濟能力脆弱,稍遇天災他們就承受不起,除了賣地別無出路,地主豪強兼并土地是必然的事,因此北魏實施該政策不久即遭破壞。

此後,北齊、北周、隋、唐因為政權更迭頻繁,人口流失、土地荒蕪,所以建國初期都能施行這種政策,但是毫無例外的,天下一旦穩定、人口一旦增加,這種制度的弊端就暴露無疑。

如今多地區的均田制已形同虛設,取消均田制已是早晚的事。葉羽身在府軍,對府軍的現狀再清楚不過,他不知道這府軍何時就會被裁撤,到時他又該何去何從,因此對操演兵馬統帶府軍早就不上心了,每日里得過且過,有機會就賺點花銷。

比如前些日子鄜州來人急購十萬石糧草並需運抵鄜州,這件事若是三三兩兩聘用民工,效率絕對沒有這麼快。葉長史找到他和另外兩府都尉,由他們幫著收購併運輸過去的,行動才能如此迅速。

用他們做事,動員力度和效率卻遠比一般人要快捷多了。他們的兵本來就是民、戰時才為軍,走一趟鄜州,只要不穿軍服的話,誰又知道他們本來是兵呢,這其間他們自然很是賺了一筆。

可是他們做這些事雖然違犯軍紀,畢竟不是與謝太守同流合污,朝廷也知道府軍如今日子難過,雖有罪責,處分下來也不會太重,可要是鋌而走險與欽差對抗,性質就截然不同了。

想到這裡,葉羽定下了主意,向親兵沉聲吩咐道:「取兵符令箭來!」

楊帆雖然表面上淡定無比,其實孤身入軍營,他也怕這都尉與謝太守勾連太深,真箇狗急跳牆。所以聲色俱厲,故意做出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務求在氣勢上震住他,免得他生起異心。

如今這年代,吐番、突厥與本朝的將官貴族們互相叛逃實屬尋常,不要說這些不忠其君不愛其國的貪官污吏,就是當朝英國公徐敬業,矢志匡複李唐的人,兵敗之後還不是想要逃往與大唐敵對的異國去?

如今一見葉羽終於屈服,楊帆的一顆心才終於放下。

※※※※※※※※※※※※※※※※※※※※※※※※※

延州共有十三府兵馬,其中拱衛延州就駐紮在延州左近的有三府。依據地名,分別是膚施府軍、金明府軍、豐林府軍。其中膚施府軍距延州城最近,也就是楊帆趕去的地方,因此又稱延州府軍。

另外兩府也分別派了人去,這兩府中的豐林府,根據事先打探到的情報看,其長官與州府官關係最為密切,兩家有親戚關係。楊帆因為另有重要使命,所以去的是最近的膚施府,這豐林府就交給了古竹婷。

古竹婷一身男兒打扮,率了幾名隨從,直奔豐林府。楊帆的人在帥帳中與葉羽的人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當口兒,古竹婷剛剛趕到豐林府軍的轅門外。豐林府軍折衝都尉林麓聞訊,忙把古竹婷一行人請進帥帳,問其來意,古竹婷卻是東拉西扯,拖延時間。

這林麓實乃是謝太守的妹婿,謝太守因為巴結上了魏王武承嗣,一下子魚躍龍門,成了高官顯貴,一家人都跟著雞犬升天,遷出了人煙稀少、荒涼窮困的振州府。謝太守這個妹婿原本是振州寧遠縣一個小吏,也跟著大舅哥做了官。

唐時雖有親屬迴避制度,但還沒有後世完善。直到大唐中期,朝廷才規定祖孫、父子、堂兄弟、叔侄不得在朝廷同一部、司內為官,強調的也只是京城,地方上不遵此例。如今朝堂上都沒這麼嚴謹呢,二張不就在同一衙門做官么?

謝太守與林都尉既不在同一衙門,一文一武間又沒有直接的統屬關係,且又是地方官,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