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一十五章沙場秋點兵

第九百一十五章沙場秋點兵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22 09:07  字數:3545

聽著楊帆溫柔的聲音,古竹婷的芳心一陣悸動。她咬著薄薄的嘴唇,輕輕地點了點頭,就像院中花圃里那朵開得正艷的「瑤台玉鳳」,風中婉約。

楊帆道:「那你先坐下歇會兒,我去叫人打水來。」bo

古姑娘窘道:「在……在這裡么?我還是叫驛丞再備一件房吧。」

楊帆略一思索,道:「這樣不妥!也不知道這驛館裡有沒有他們的耳目,你我不可有任何令人起疑的地方,我方才在李管事面前已經說過了,如今為安全計,你就宿在這裡好了。」

一見古姑娘滿臉的不自在,楊帆不禁失笑道:「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同榻而眠咱們都做過,何況同室?」

這句話出口,楊帆立知失言,趕緊搶救道:「咳咳。我是說,這裡書房也有一張榻,我……我晚上睡那邊。」

說完,楊帆也顧不得看古竹婷成熟的石榴般五彩紛呈的臉色,趕緊溜了出去。楊帆找到一個驛卒,叫他找人來清洗浴盆,再換熱水,吩咐已畢回到住處客廳,就見古竹婷站在桌邊,一手拿著一隻熊掌,問道:「這就是熊掌么?」

楊帆道:「是啊,你沒見過么?」

古竹婷抿嘴一笑,道:「只見過烹好的,沒見過生的,聽說這玩意兒是珍饈美味,樣子怎麼這麼丑?」

楊帆笑道:「好吃的東西不一定好看啊。等咱回了洛陽,請個名廚,好生烹調一番,讓你嘗嘗滋味。」

古竹婷嫣然一笑,道:「還是阿郎與夫人品嘗吧,奴可不敢壞了規矩。咦?這是什麼?」

古竹婷又拿起那根紫紅色。長長似剝了皮的蛇干似的虎鞭,好奇地問道:「這是蛇么?」

楊帆「呃」了一聲,道:「是……是蛇,用來泡酒,活血祛寒……」

「怎麼沒有蛇頭?」

「這蛇巨毒,沾之即死,所以蛇頭除掉了。」

古竹婷道:「在這樣的怪蛇嗎,怎麼這上面有好多好多倒鉤?」

楊帆乾笑道:「天下之大,無奇不用嘛。據說此蛇只要有了千年道行就能化龍,那倒鉤就要變成龍鱗的,呵呵……也沒啥稀奇。好了,快收起來吧。」

古竹婷「哦」了一聲,握劍似的拎著虎鞭。把蔥白似的纖纖玉指屈起,在乾癟的睾丸處梆梆地彈了兩下,自言自語地道:「這麼長,好佔地方,酒罈都放不下呢。」說罷雙手一用力,「咔吧」一聲,虎鞭被撅成了兩截。

楊帆一陣蛋疼……

※※※※※※※※※※※※※※※※※※※※※※

大唐軍府遍布全國。最多時八百多府,少的時候也有六百多府,其中關內道獨佔二百六十一府,佔了總府數的三分之以上。其次為河東、河南、河北、隴右,其它諸道的軍府就比較少了,像江南和嶺南,一共也就設了兩三個軍府。如此布局。正體現了大唐建軍「居重馭輕,舉關中之眾以臨四方」的政治、軍事意圖。

河南道是大唐東都所在。所以這裡的府軍數量僅次於關中,等武則天遷都洛陽,登基為帝後,這裡的軍府也越來越多,依舊貫徹的是大唐「重手輕足」的軍事策略。不過,到武則天這時候,軍府已經漸漸衰弱,募軍漸漸增多了。

在延州之北,毗鄰延州的綏州府,此時還有四府之軍。駐紮在綏州府城的這一府兵馬就是以地名為府軍名,名曰綏州府軍。這支折衝府為上府,轄一千二百衛士,折衝都尉叫史烈。

史烈已經六十齣頭了,老將軍曾經在高宗朝時南征北戰,為大唐開疆拓土立下汗馬功勞。如今眼看著府軍日益衰微,老將軍時常借酒澆愁,雖然他依舊堅持練兵,教習將士攻戰之術,可他也很清楚,現在的府軍戰力已遠不能同當年相比了。

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府兵制是兵農合一、寓兵於農,如今隨著均田制的崩壞,府兵的基礎正在漸漸消失。再加上國家承平已久,非職業軍人的戰鬥力也不可能保持當初天下大亂、四海動蕩時的軍人戰力。

「可惜了啊……」

史烈摸著漸漸松馳,不復當年強壯有力的大腿,照著杯中倒影,看著鬢邊白髮,嘆息一聲,一口烈酒倒入腹中。

「報!都尉,刺史來了!」

一名軍士匆匆跑進史烈的帥帳稟報,史烈驚詫地站起來,訝然道:「刺史?刺史來此作甚?」

史烈在綏州幹了二十年,從兵曹參將一步步升到折衝都尉,一共也沒見過本州刺史幾次,而且都是去州衙相見,從未見他來過軍營。

刺史雖有節制本州兵馬之許可權,但是這個許可權幾乎就沒有動用的時候,況且近二十年來,史烈也沒打過幾次仗,有幾次突厥人東侵戰局緊張時,史烈所部也曾被調動過,卻只是作為後備軍跑到邊境地區屯紮了一陣兒,前方自有精銳與敵交戰,他們跟突厥人連個照面都沒打。

史烈驚訝之下,正想出帥帳赴轅門相迎,綏州刺史雲錦帆已然一身官衣,神情肅然地走進來,後面跟著幾個或著皂衣、或著衫的人。史烈大驚,趕緊離席而起,叉手施禮道:「史烈見過使君!」

雲錦帆嗅到一股酒氣,往案上一看,眉頭便微微一皺,不過卻未發作,只是冷肅地道:「史將軍,朝廷有使者來,欲調你部聽用!」

「哦?」

老將軍雖然老邁,且近二十年不曾打過仗,壯志消磨,頗顯頹廢,可是一聽這話,些許醉意馬上一掃而空,他在人群中掃了一眼,目光便定在雲刺史身旁的一個衫青年身上,沉聲道:「可有魚書?」

魚書就是魚符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