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零八章掃把星

第九百零八章掃把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18 12:55  字數:3704

楊帆緊蹙雙眉,連婉兒坐在他的腿上那種溫軟香艷的感覺都無暇品味,自也沒有注意婉兒輕顰的蛾眉。

他沉吟半晌,搖頭道:「本以為以糧食為名目,定可一舉擊潰隱宗。所以一直以來,我們都全力進攻,並無防守策略。眼下不成了,我得馬上回去琢磨一下,接下來該如何應對他們的反攻。」

「郎君稍等!」

婉兒站起身來,在房中來回踱著步子,蛾眉輕顰,若有所思。

這三陽宮皇帝雖不常來,各處布置陳設卻是應有盡有,婉兒所選這幢屋舍名為「蘭香閣」,前窗有竹,後窗流水,流水澗泉旁遍植蘭花,此刻雖然關著窗子,陣陣幽香依舊沁入,滿室芬芳,而前窗竹影婆娑,斑斕一片,也頗有意境。

如此溫婉芬芳之境,如此俏麗嫵媚佳人,正是相得益彰。楊帆沒有心思欣賞,見她若有所思,也不打擾她的思緒,可是等了良久婉兒依舊沉吟不語,楊帆忍不住問道:「婉兒,究竟怎麼了?」

婉兒將螓首輕輕一搖,說道:「奴家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似與這延州有莫大幹系,只是一時之間卻又無法確定是否記混了……」

婉兒突然對楊帆道:「郎君且在這裡等著,婉兒去去就來!」

說完也不待楊帆回答,婉兒便轉身匆匆而去。楊帆不知婉兒去做什麼,見她匆匆離去,便從榻上起來慢慢踱到前面廳堂坐下,靜靜思考起來。

以糧食為突破口,對隱宗行致命一擊。目前來看,似乎只有楊帆在忙,是楊帆動用官方勢力上了奏章。先虛晃一槍,把隱宗的注意力吸引到太原倉,引出隱宗所掌握的機動物資去填補太原倉的虧空,隨即對丹州和鄜州動手。

在此過程中,除了楊帆派出了個親信,就只有朝廷的兩位御史。整個顯宗除了在背後幫楊帆出出主意,根本沒有什麼動作。其實大大不然,楊帆是怎麼把目標準確地定位在太原倉、丹州倉、鄜州倉這三處所在的?

為了確定他們的主攻方向,顯宗可是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長安一戰發生於兩年前。當時除了有顯隱二宗背景的諸多糧商,還有許多聞風見利而去的普通糧商,這對有隱宗背景的糧商起到了很好的掩護作用。

如今依照殘存不多的線索去對他們逐一排查,如果換作朝廷出手,即便盡遣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司官員公開去查。一時半晌也不能查得清楚。

顯宗要從時續時斷的線索中剔除普通糧商,找到有隱宗背景的人,再逐一分析他們當日所用糧食是自有糧草還是挪借,如果是挪借,則必與當地倉儲官員有所勾結,接下來就要查一查那裡的虧空是否已經補上……

如此種種,每一步都不是容易辦到的。尤其是在調查過程中還要注意隱蔽,不能讓隱宗發覺他們在查什麼,需要做出的努力更是巨大,如非顯宗。再無旁人做得到。

正因為已經付出了這麼多,所以當他們決定開始行動時,才會全力以赴,務求畢全功於一役。可如今做為佯攻目標的太原倉已經不可能有問題。丹州那邊本來寄予厚望的時御史也沒有任何進展。

如今秋收已經開始,即便丹州那邊本來有什麼問題。已經警覺隱宗也會利用今年秋收大肆收購農人手中餘糧把虧空補上。做為主攻目標的鄜州現在也沒問題了,楊帆能做的只能是迅速回防,防止隱宗接踵而來的反擊……

楊帆心事重重地思考著,上官婉兒則急趕到了守藏室。

皇帝駐蹕離宮本來不需要帶案牘文本、過往的奏章,可是此番離開洛陽是因為洪水威脅,誰也不知道洪水能不能淹了宮城,所以重要文檔資料全都運了出來,光是這些東西就足足裝了十車。

婉兒趕到守藏室不足一刻鐘的功夫,一大批識字的宮娥太監紛紛趕來。宮門已然打開,守藏室內是堆積如山的宮中秘本和案牘、包括近十年來的全部奏章。

婉兒沉聲吩咐道:「所有人動手,馬上查找,只要是延州的奏章就挑出來!」

這些宮娥太監並不清楚上官待詔想幹什麼,其中有些人因為職司太低,平時見到這位內相只有遠遠站住行禮的份兒,連話都不曾聽她說過一句,如今能得上官待詔親口吩咐做事,個個誠惶誠恐、極賣力氣。

一時間,整個守藏室寬闊巨大的殿堂上,無數的宮娥太監忙碌起來。親近的侍婢搬來萬字結腰鼓錦墩,婉兒款款地坐了,又有人端來一杯潔白如奶的杏酪,婉兒接在手中淺酌低飲,靜候消息。

唐時,春夏秋冬四季皆有應季的飲料,如春有扶芳飲,桃花飲;夏有烏梅飲、沙糖飲;秋有蓮房飲、香茅飲;冬有枸杞飲、人蔘飲等。宮廷中更有冰屑麻節飲等高檔飲料,婉兒獨愛杏仁所制的杏飲,身邊近侍知其所好,自然奉迎。

「待制,奴婢這裡發現一份!」

一個宮女翻到一份延州府上報朝廷的奏章,馬上歡天喜地的送到婉兒身邊。

婉兒趕緊接過,翻閱起來。

這是延州府證聖元年呈報朝廷的,不過朝廷接到奏章的時候,已經改年號為天冊萬歲元年了,喜歡改年號的武則天在這一年裡一共改過兩次年號,因之奏章封皮上的時間處做了處理,有些顯眼,被那個幸運的宮女注意到了。

這是薛懷義燒毀明堂、天堂,武則天令其重建明堂並鑄九鼎的那一年,延州府聞訊上表敬獻銅鐵的一份奏章,實則是向皇帝表功邀寵,上官婉兒見與她想要的東西毫無關聯,把隨手放到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