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九百零一章焚天

第九百零一章焚天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15 09:31  字數:3497

「今曰不巧的很,為兄馬上還得趕回宮城。.賢弟有話得快著點說!」

楊帆說著,擔心地看看陰沉沉的天色,雨幕茫茫,檐下已經成了水簾洞,家僕們用沙袋把所有的院門都壘起來了,可院子里卻依舊積水甚深。

崔林擰了擰濕漉漉的下擺,洒然笑道:「小弟也知道今曰來的不是時候,可是事情緊急,不得不來。」

楊帆回首看他一眼,問道:「可是為的顯隱之爭?」

崔林聽了便嘆氣,道:「兄長知道最好,我們希望顯隱二宗能團結一致、精誠合作,而不是互相拆台,甚至彼此對抗。」

楊帆當然知道他說的「我們」是誰,楊帆笑了笑道:「賢弟與我雖相識曰短,卻是一見如故。有些話,我也不用藏著掖著,直接給你說了吧。造成今曰這種局面,難道不是因為他們縱容的結果么?沈沐回來一年有餘,他們不清楚?」

崔林苦笑道:「這件事,或許是我們估計有誤。上一次顯宗雖然吃了大虧,還丟了長安這個根本,可說起來,實力卻猶在隱宗之上,長者們也是擔心顯宗會咄咄逼人,誰知道沈沐卻也野心勃勃,到處示弱哭窮的,實則他的實力已然遠超我們所料……」

楊帆想起他在西域時沈沐曾向他展示的力量,隱隱覺得七宗五姓對沈沐的力量評估還是有些偏低,隱宗是沈沐拉著「繼嗣堂」中下層的一群人漸漸發展起來的,其中雖也會直屬於七宗五姓的子弟,但絕不會像顯宗這麼多。

憑沈沐的手段,只要不讓這些人接觸太核心的東西,他們就無法全面掌握隱宗究竟掌控了多大的力量,大概姜公子當初也是因為過於低估了沈沐所能發動的力量,才導致長安慘敗,退走洛陽。

但是楊帆並沒有說出這件事,如果他說出來,固然無憑無據,可七宗五姓未必就全然不信,哪怕其中只有一兩家提高了警覺,進而去摸沈沐的底,都會給沈沐造成一定的麻煩,沈沐若再分神應付七宗五姓,對付他就更是分身乏力。

可楊帆從心底就沒有一點想透露的意思。隱宗固然是他眼下最強大的敵人,七宗五姓卻是懸在他頭頂的一把利劍。顯宗也好、隱宗也罷,不管如何強大、不管怎麼蹦躂,七宗五姓都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祇,笑看他們在自己的手掌心裡躥上躥下。

這種認知感讓楊帆心裡很不舒服,和背後艹控他們的七大世家比起來,他更喜歡隱宗,哪怕隱宗是他針鋒相對的敵人,可至少是看得見摸得著的一股力量,而且並非不可戰勝,七宗五姓卻不然了。

楊帆對崔林道:「是否有所誤判,意圖制衡我顯宗卻是一個事實。這件事傷害的不只是我,也是整個顯宗。」

崔林沉默了,他當然明白楊帆的意思。雖說「繼嗣堂」是七宗五姓一手創建,創建者中大部分都是七宗五姓的人,但是這些年來已經吸收了很多外姓人加入,即便是本來屬於七大世家的子弟,如今也有自己的利益小團體,七宗五姓偏幫隱宗的事當然令他們不滿。

可是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的,崔林沉默片刻,道:「不管如何,我們不希望你們再起爭端。尤其是這一次你動用了官方的力量,自『繼嗣堂』創立以來,從不曾有過這樣的事,一旦官家介入,有些事可由不得我們自己做主了。」

楊帆慢慢踱到門口,門口也堆了沙袋,過膝的混濁雨水在院子里蕩來蕩去,不時會有雨水濺潑進廳堂。楊帆道:「有時候,事情的發展自然而然,就像這堂前的水,你越堵它越高,我能發動這場『戰爭』是因為我順應了民意,我想阻止已不可能!」

崔林蹙眉道:「難道楊兄希望長者們親自插手不成?」

楊帆回首,桀然一笑:「這件事已經經過了官府,徐有功在太原,時雨在丹州,胡元禮在鄜州,老人家們就算親自出手,此時業已不可能阻止事態的發展,以我之見,長者們還是置身事外的好。」

崔林的臉色沉下來:「一旦官家介入,後果不堪設想,這個……你早該想到的。」

楊帆道:「這件事如果不是因為長者們的縱容,本就不會出現,我現在只能儘可能地把損失縮小到最小的範圍,別的我也沒有辦法。」

崔林道:「如果你一意孤行,我們會把各大世家嫡宗長房的那些子弟們撤出來,否則一旦情勢失控,就算各大世家不會牽涉其中,這些精英子弟也會損失重大。」

不管是顯宗還是隱宗,這樣的世家子弟都有一些,其中尤以顯宗最多。姜公子本就出身世家,再加上他一向高傲,重用的人自然也大多出身世家。在此決戰關頭,如果各大世家施加影響,撤回這些身負要職的子弟,顯然對顯隱二宗都有影響,尤其是顯宗。

楊帆卻絲毫不慌,莞爾一笑道:「也好!我也不希望他們有什麼閃失,等塵埃落定之後,他們再回來也不遲。」

崔林眉頭緊皺,道:「楊兄似乎還不太明白我的話,如果這些子弟撤出,七大世家對你們的支持力度……」

楊帆慢慢轉身,望向廳外,淡然答道:「無論如何,也得決出雌雄再說!」

「咔喇喇……」

一道紫色的閃電映得廳堂驟然一亮,然後一道響雷震得窗欞簌簌發抖。閃電亮起時,負手而立的楊帆彷彿突然被鍍上了一層金邊,崔林看著他傲立不動的身影,心中輕輕一嘆。

他的祖父和各大世家的長者們縱容沈沐,本是希望在繼嗣堂內達成一種平衡的力量,結果卻使掌握著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