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九十七章逆鱗

第八百九十七章逆鱗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13 15:09  字數:3821

楊帆舒展了眉頭,沉吟片刻道:「既然你們行刺我只是趙逾的主意,那麼……沈沐有什麼打算?」

易小游冷冷地瞟了他一眼,道:「我不知道!我們公子智深如海,豈是我等可以揣測的。」

楊帆微微眯了眯眼睛,道:「好!他有什麼打算你們不知道,那麼他秘密迴轉中原一年多都幹了些什麼,你們總該知道?」

易小游昂起頭冷笑道:「你以為我會告訴你么?」

冷傲語卻道:「事無不可對人言!兩年前我們與顯宗一戰,元氣大傷。公子歸來這一年,一直在恢復我們的實力,彌補過去出現的一些問題,可並沒有針對你們隱宗的任何手段。」

楊帆啞然失笑,道:「照你這麼說,你們今天的舉動又做何解釋呢?」

冷傲語針鋒相對地道:「這要問你自己了!你突然遷『繼嗣堂』到洛陽,為的是什麼?你們顯宗的人突然開始到處查探我們的消息,為的又是什麼?」

楊帆揶揄道:「這麼說,倒是我楊某輕啟戰端的不是了?」

他的目光從二人臉上輕輕掃過,說道:「沈沐歸來一年,悄無聲息,同為『繼嗣堂』中人,我一無所知,這算是沒有惡意?不錯,這一年來他的確沒有做任何針對我們的事情,他只是在恢復元氣、彌補漏洞。可是……之後呢?」

楊帆的目光漸漸銳利起來,沉聲道:「等他彌補了漏洞,做好了防禦,他打算幹什麼?他已磨刀霍霍,你怪我先動刀子?呵呵……」

易小游二人頓時語塞,看著楊帆眼中譏誚的笑意。易小游按捺不住地道:「我們只是不服,憑什麼我們隱宗就該屈從於你們顯宗之下,處處聽從你們的調遣?」

楊帆道:「似乎長安一戰後,這種局面就已經改變了。現如今,你們隱宗不是已經擁有了和我們平起平坐的地位嗎?」

易小游道:「那又如何?事實證明,我們比你們更強,你們能做的事,我們也能做。你們做不了的事,我們還是能做。如果這些年來不是你們顯宗霸佔了上位。換了我們公子上去,『繼嗣堂』早已不是今日這般情形了。」

楊帆無奈地搖了搖頭,嘆息道:「這就是了。什麼不服,都是借口,說到底就是利益之爭!你們這麼想。我們顯宗的人何嘗不是這麼想,這一仗當然不可避免了。相信就算我和沈沐不想打,你們也會製造種種衝突,逼著我們打,是不是?」

確認了這次行動不是出自沈沐,而且從這兩個人口口聲聲所說的話語來看,他們很可能只知道「繼嗣堂」的存在。而不知道「繼嗣堂」背後還有一個七宗五姓,楊帆突然意興闌珊。從這兩個人口中,是不可能問到什麼有用的情報的。

一直冷言寡語的冷傲語突然問道:「我們的人呢?」

正在沉思的楊帆微微一怔,隨即明白過來。淡淡答道:「他們?永遠留在蘆葦叢中了。」

易小游一聽,不由得血貫瞳仁,厲聲叫道:「我殺了你!」可惜他剛剛作勢欲撲,就被任威在他膝窩裡狠狠踢了一腳。「嗵」地一聲雙膝跪在地上。

冷傲語怒道:「是誰出賣了我們?」

楊帆揚起眸子,有些玩味地看著他。易小游也猛然醒悟過來。咬牙切齒地道:「是誰?是誰出賣了我們?」

楊帆搖搖頭道:「並沒有人出賣你們。」

易小游怒道:「你放屁!沒有人出賣我們,你怎麼會預先知道我們在那兒有埋伏,又怎麼能提前安排高手,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我們的人幹掉?」

楊帆慢條斯理地道:「因為姜公子麾下曾經有一位很厲害的高手,那位前輩姓陸,可是就連這位高手和姜公子,都曾在你們隱宗手裡吃了大虧。我跟姜公子斗的時候就已如臨大敵,如今面對著曾讓姜公子吃過大虧的你們,豈能不格外小心?」

易小游和冷傲語面如死灰,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人家並沒有內奸告密,他們卻一敗塗地,這麼大的差距,還有什麼好說的。這對一向自負的他們來說,這個結果,真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楊帆慢慢站起身來,不知何時雨已經停了,天邊出現兩道彩虹,雙彩虹,卻不是並行的,如同兩道相連的彩虹橋,七彩的光散發著迷離的美麗。檐下,雨水滴嗒不停,在棚下漸趨平靜的水窪中不斷濺起新的漣漪。楊帆拂了拂袖子,轉身向房中走去。

棚下,只留下了他最後一句話:「你們本來可以不必死的,但是……你們不該打我家人的主意!」

「唰!」

雪亮的刀光在空中一閃即沒,流向菜地的水汩汩然很快變成了血紅的顏色。

這畦菜,也許會生得格外肥美。

※※※※※※※※※※※※※※※※※※※※※※※※※

雨停了,車隊離開牛家莊,向洛陽城駛去。這一回楊帆坐到了阿奴的車上,因為兩個小傢伙都困了,一左一右偎在娘親身邊睡的正香,把座位都擠佔了。阿奴輕輕撫著越來越見隆起的肚子,溫柔地問道:「不曾得到有用的消息?」

楊帆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沒有所得,即是所得。」

阿奴挑了挑好看的眉毛,道:「哦?」

楊帆道:「今日如此蹩腳的刺殺,我原就懷疑不是沈沐的手筆,果然只是趙逾自作聰明。趙逾是沈沐的心腹,他卻不知道沈沐對我有什麼對策,迫不得已用此下策為主分憂,這就說明……」

楊帆看了阿奴一眼,阿奴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這就說明,沈沐並未因為郎君把『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