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九十一章連升三級

第八百九十一章連升三級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10 10:16  字數:3569

楊家後院,夏日午後,濃蔭如蓋,樹下一片清涼。

地上鋪了幾張涼席,拼接起來好大一片,楊帆一家人都在樹下歇息、乘涼。

席子中間放著一張漆的發亮的原木矮几,几上置著各色水果和點心、飲料。飲料有冰鎮的酸梅湯、酸羊乳,但楊帆現在已經習慣喝茶了,茶湯下肚,尤其是在夏季,最是消暑解渴。

而且唐人的飲食習慣,只要家境允許,都是以肉食為主,喝茶水更有清油解膩之效。楊帆漸漸品出味道,說與愛妻聽,如今不只楊帆好飲,便是小蠻和阿奴也都隨著他養成了喝茶的習慣,現在小蠻去店裡盤賬坐店時,身邊都總要放一盞茶湯。

楊念祖越發壯實了,生得虎頭虎腦的,頭上剃了個可愛的桃心形,額前留著一綹黑髮,顯得特別俏皮可愛。他穿著沒有衣袖的花褂子,光著屁股拿個竹竿,竹竿頭上用竹篾彎了一個圈,正在粘知了。

就憑他那喳喳呼呼一刻也不消停的大嗓門,哪能真抓得到知了,只是圖開心而已,蛛網刮破了,三姐兒就耐心地再給他的竿頭繞上幾層,然後傻小子就樂呵呵地繼續他的捕知了大業。

思蓉比弟弟文靜的多,她坐在席上,身前擺著一堆泥偶、布偶、木偶,她很專註地擺弄著玩偶,嘴裡還念念有詞,大概正在安排這些玩偶過家家。

小蠻懷抱一隻「竹夫人」,正在席上打著瞌睡。

昨夜楊帆是在阿奴那邊睡下的,一雙兒女自然跑回來跟娘親睡了,不想這對小調皮蛋比楊帆還要纏人,先是不肯睡覺,讓她講故事,好不容易睡了,夏夜中又容易醒,一會兒這個起夜。一會兒那個找娘,弄得她一宿都沒睡好,這時不免睏倦了。

阿奴坐在一旁,認真地穿針引線,縫製著一件小小衣衫。其實以楊家如今的家業,哪用得著阿奴自己做衣裳,不說坊里就有裁縫鋪子,自己府上也有針娘的。可是為自己的孩子親手做件衣裳,那心情大是不同。

楊帆沒有直接坐在席上,椅上又架了把逍遙椅,楊帆躺在竹椅上,闔著雙眼,一副似睡非睡地模樣,實則暗中想著心事。

他已經出招了,卻不知道沈沐那邊有什麼反應,目前為止還沒有察覺沈沐出手的痕迹。其實留著宋霸子、龍九套這條線索不動,就有可能從他們的舉動揣摩出沈沐的打算。天樞的老先生們當初就是這麼向他建議的。

但是楊帆反覆思量之後,認為寧可搞不清楚沈沐的目的也不可以冒險。要知道他對付沈沐最大的優勢就是官方的勢力。如果讓沈沐的人和如今御前最得寵的二張搭上關係,一旦他們想辦法把二張牽涉進來,那麼自己最大的優勢也就消失了,那時即便明白了沈沐的目的所在又有什麼用呢?

關於率人衝撞金吾衛的事,他倒不是很擔心,既然命他閉門待參,那就還有迴旋的餘地。否則以他擅動兵馬的事實,當時就能辦他。

這件事的處置,是輕是重其實全在皇帝一念之間。

私自調兵固然是大忌。可是事情的起因與經過卻只是緣於兩將不和,從而發展成兩人手下的兵丁們頻繁衝突,如果皇帝對他足夠信任,那麼完全可以把這次事件理解成為較大規模的一次打群架,性質不同,處理也就不會多重。

楊帆正琢磨著,手臂突然被人碰了一下,楊帆睜眼一看,就見阿奴停了針線,嬌艷欲滴的誘人紅唇正向他一呶,楊帆一愣,隨即便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向她回了一個會意的眼神。

楊帆表錯情了,只把阿奴看得一怔,隨即卻醒悟過來,白玉似的瑩潤嬌靨騰地一下紅了起來:「這個不知羞的傢伙,想到哪兒去了?」

她如今有了身孕,楊帆時常宿在她的房中,只是為了照顧愛妻的情緒,不可能考慮男女之事。可有時動了**,面對的又是自己嬌妻,他也不會強自克制,比如昨夜,免不得一番央求下,阿奴便半推半就俯湊玉簫辛勞檀口了。

想不到楊帆食髓知味兒似的,見她一呶嘴,居然又想到了那樣的羞人事。阿奴橫了他一眼,艷艷欲滴的紅唇抿成一線,纖纖玉指捏著銀針向楊帆身後盈盈一指,楊帆這才明白過來,扭頭一看,桃梅正站在那裡。

想是桃梅有事稟報,卻見他正打瞌睡,不敢叫醒了他,楊帆便道:「怎麼?」

桃梅雙手奉上一封書柬,低聲道:「太平公主府送來的。」

楊帆會意,接過書柬,輕輕揮手,桃梅便姍姍退下。楊帆啟開書信,裡邊只有薄薄的一張紙,楊帆仔細讀了一遍,唇邊慢慢逸出一絲笑意:「你們先歇著,我去書房一趟!」

楊帆對低頭縫衣,滿心歡喜地憧憬著儘快成為慈母的阿奴說了一聲,便站起身來,瀟瀟洒灑地向書房走去……

※※※※※※※※※※※※※※※※※※※※※※※※※

發生在千騎營和金吾衛的這件事情,民間知者寥寥。曾見千騎出兵的只有金吾衛駐地前的那些酒肆青樓中人,而且只是見其千騎氣勢洶洶經過,不知道後來究竟如何。至於他們入城之後,因為走的北門,直接拐向了宮城,就更不為城中百姓所知了。

但是這件事宮裡面卻是盡人皆知,通過內侍宮娥之口,這件事迅速傳到外廷,再通過政事堂、翰林院和史館裡的內侍雜役傳到了那些官員耳中,很快這件事在朝廷里就不再是什麼秘密了。

御史台幾乎所有在京的御史都上了一本,彈劾楊帆。

在其位要謀其政,這麼大的一件事情,他們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