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八十九章告御狀

第八百八十九章告御狀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9 12:03  字數:3529

「姑母!姑母,你要替侄兒做主啊!」

武懿宗仗著是天子親侄,也不叫人傳報,直接闖了進。一進大殿,陡然看見「負荊請罪」的楊帆,頓時一怔,隨即怒火中燒:「真他娘的,你沖了老子的大營,害得我這般難堪,你還敢惡人先告狀?」

武懿宗怒火一衝,屁股也不疼了,雙腿也不軟了,掙脫了兩個胖大太監的扶持,就要衝上踢楊帆。這一幕看在武則天眼中,登時令她勃然大怒:侄兒剛進來時半死不活的樣子,現在生龍活虎了?方才是扮可憐么?當著朕的面還敢毆打大臣,這是跋扈到什麼地步了。

武則天在楊帆連續幾次不斷鋪陳暗示的言語之下,已經有了先入為主之見,武懿宗氣極敗壞之下又忘了策略,武則天心中的天平登時又向楊帆傾斜了幾分:「夠了!街頭無賴打架么!在朕的面前,還敢如此放肆!」

武則天站起來,頓著龍頭拐咆哮。武懿宗委屈地道:「姑母,你不知道……」

武則天道:「朕全知道!」

她拄著龍頭拐,每一頓地,在金磚上都是鏗地一聲,連走七八步,忽地轉過身來,怒視著武懿宗道:「朕來問你,兵士間鬥毆,小事而已,你堂堂河內王、大將軍,為何倚仗權勢將千騎將士抓走,先用重刑復又高懸竿上,曝於烈

ì之下,幾近於致其死地?」

武懿宗趕緊道:「姑母,侄兒可不是倚仗權勢亂入人罪。侄兒的人之所以抓捕千騎官兵,更非狂妄逾矩。當

ì,我金吾衛聞警,有一夥盜賊聚集,打劫一處商鋪。巡街官兵迅速馳援。而千騎衛的士兵卻橫加阻撓,分明與那賊眾明暗呼應、代為掩護,是為盜賊同謀,我金吾衛肩負京城治安重責,拘其審訊,理所應當。」

武則天還不知其中有這麼一出,她還以為此次鬥毆升級,完全是因為雙方不斷的摩擦,聽了這話。不由看向楊帆,道:「竟有此事?楊帆,你怎麼?」

楊帆平靜地道:「這件事,臣並不曾聽武大將軍過。」

武懿宗怒道:「你敢欺君?你們有人逃走,我不信他們不會對你言及此事!」

楊帆笑了笑。道:「是,他們的確對我過。他們,當

ì隨旅帥高初入城喝喜酒,這件事陛下可以查,高初不

ì就將成親,然軍中好友軍務在身,介時不能參加。是以趁著當

ì空閑,要先擺幾桌。」

武則天不用問,這事一查就知,楊帆不敢在這種事上撒謊的。她沉聲道:「下!」

「是!」

楊帆道:「他們行至長街時,忽然金吾衛官兵巡弋至此,故意碰撞,雙方因而動。以往動。雙方只動拳腳,沒有人敢動兵刃。可這一次蹊蹺的很。甫一動,金吾衛的人便不約而同,掣出兵刃大打出,我千騎官兵措不及,多人受傷……」

武懿宗道:「你放屁!你……」

「你閉嘴!」

武則天一頓龍頭拐杖,喝道:「朕在問話,越來越沒有規矩!」

武懿宗咽了口唾沫,憤憤閉嘴。

楊帆接著道:「就在這時,自路旁一家小店突然躥出幾名懷揣利刃的賊人,於此同時,大隊金吾衛突然出現,將整條長街兩端堵住,然後把臣的部下和那些賊人一併拿下,並指臣的部下包庇罪犯,乃是同謀。」

楊帆到這裡,頓了一頓,又道:「然臣與武大將軍懇請交涉時,隻字未聞武大將軍提及此事,口口聲聲只要臣一步一叩首,跪行至金吾衛中軍帥帳請罪!」

楊帆這番話想明什麼,在場的人沒有不明白的,這事要查實也不難,如果武懿宗辦的仔細,那些賊人都是真的,怕也是故意買通的罪犯,早就落在他們里,拿出來坑人用的。

千騎成立才多久?兵丁又是抽自各衛,要這麼短的時間就已經和地方上的強梁賊盜拉上了關係,甚不可能。這便利條件反而是金吾衛的,千騎營守的是宮城,能給盜賊幫上什麼忙?

武則天沉吟了一下,又轉向武懿宗,道:「你有何話?」

武懿宗道:「那些賊人確是罪犯,今已移交洛陽府,姑母不信,一查便知。那些人既是囚犯,千騎官兵便難辭其咎!」

武則天又看向楊帆,楊帆道:「臣在秋官衙門處理刑案時,判據中有保辜之制。凡是毆人,皆立辜限。足毆人,傷與不傷,限十

ì;若以他物毆傷者,限二十

ì;以刃傷人無大小之限,及湯火傷人,限三十

ì;若折骨跌體及破骨,無問足、他物,皆限五十

ì。限內死者,各依殺人論,陛下必然明其義理。」

楊帆這段話是,朝廷法律中有這麼一條,叫做保辜制度。比如兩人發生毆鬥,並不是對方當時是什麼傷,就按多重的傷來懲罰施暴的一方,還有觀察期的,因為這裡邊有個傷勢惡化的問題。

所以,如果用拳腳傷人,那麼自事發之

ì起,要觀察十天,如果十天內這個人死了,你就是殺人罪而不是傷人罪了。當然,這個十天內死掉必須是和這次鬥毆有關的,起碼你是查不出其它死因的,總不能今天挨了一拳,明天上街被車輾死也是施暴人的責任。

武則天不甚明了楊帆的意圖,可這條法律她是清楚的。曾一再修訂,而律法是國家的重要職權,必須報呈御前逐條合議,並由皇帝批准。武則天點點頭道:「朕自然清楚!」

她把保辜制度的意義簡單了一下,又向楊帆道:「你提起此事是何用意,若是被抓兵士有所死傷,要追究金吾衛責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