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八十八章惡人先告狀

第八百八十八章惡人先告狀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9 01:06  字數:3677

楊帆的千騎一股腦兒殺進金吾衛,到了中軍帳前,放倒高竿,救下兄弟,拖上戰馬,轉身就走,他們來得快,去的也快,可是片刻的功夫,就已把整個金吾衛折騰的天翻地覆。

高初等人被吊在高竿上一天一夜,晚上還好,白天烈日曝晒卻連口水都沒有,被放下高竿的時候已經大半都暈迷了,看這情形只消再拖得半日,他們真能活活渴死。武懿宗也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因小隙便囚禁他營官兵直至暴死。

這些人被抱上馬,馬上給他們灌了些水下去,眾人相繼蘇醒過來,楚狂歌、黃旭昶等人救回了自己兄弟,興高采烈地就要迴轉千騎大營,卻被楊帆阻止了。

這是綠林山寨打劫么?打完了你就走?可別忘了上面還有一位天子,做出這等驚世駭俗的行為,就這麼拍拍屁股回營了?楊帆領著他們離開金吾衛便直奔京城,找皇帝「惡人先告狀」去了。

此次襲擊金吾衛大營,陸毛峰並未參與,在楊帆全副披掛率兵出營的同時,他就快馬加鞭奔了京城。今日守在玄武門的是獨孤諱之,陸毛峰都沒來得及去找張同休,再通過張同休找二張,而是直接奔了玄武門,叫獨孤諱之往裡邊送了個口信。

不一會兒,奉宸令張易之就派了個小太監搖搖擺擺地出來,遞給他一塊出入宮禁的牌子,領著他直奔奉宸衛。陸毛峰在奉宸衛里待了小半個時辰,便悄然離開了宮廷。而張易之、張昌宗兩兄弟則趕到麗春台侍候女皇帝去了。

楊帆趕到宮裡之前,張昌宗剛吹了一段簫,然後換了張易之同武則天弈棋。二人下棋倒不在乎輸贏,武則天年歲大了,也消耗不起那個體力。純屬消遣。二人有一下沒一下地下棋,張昌宗就坐在一旁湊趣,一邊幫著撿子兒,一邊陪女皇說話。

二人常把洛陽市井間發生的一些趣事說給武則天聽,少小入宮,在宮裡白了青絲老了紅顏的武則天很喜歡聽宮外的事情,也許人越老越懷舊,至尊的權力她早已在手,容顏的衰老她無法阻止,剩下的就只有緬懷了。

她的少女時光都在宮外。所以聽二張講宮外的故事,便成了武則天的一大樂趣。

二張東拉西扯、天上地下地講了一陣兒,便講到了金吾衛與千騎營之爭。

兵士毆鬥,本來就是自古難以禁絕的事情,二人話語之中又用詞巧妙、輕描淡寫。說成了兩群義氣漢子因口角之爭而動手,動用的手段也不過就是拳腳交加。再故意說的詼諧幽默一些。武則天聽的有趣,倒沒覺得多麼嚴重。

張易之一邊下棋,一邊笑道:「那個楊帆膽子也是真大,竟敢跟金吾衛作對。」

張昌宗將盛冰的銀盤往武則天身邊挪了挪,用銀錘敲碎一塊以加速降溫,一邊說道:「千騎營乃陛下親兵。難道不如金吾衛尊貴么,怎就不能與他們作對?」

張易之白了他一眼,道:「你呀,真是不長腦子。打狗還得看主人呢。也不瞧瞧坐鎮金吾衛的是誰,楊帆的人打了金吾衛的人,不就是讓武懿宗大將軍臉上難看么?你瞧如今南北兩衙二十四衛官兵,有誰敢對武大將軍不敬?」

張昌宗不服氣地道:「當然有!」

他數著指頭道:「武攸宜大將軍算一個吧?還有……還有……」

張昌宗扳了一根手指頭,就再也數不下去了,張易之笑道:「如何?也就剩下楊帆了吧,可是說起來,楊帆的千騎也算是羽林衛。哈!二十四衛禁軍,不就只有羽林衛么,你當別的將軍都是傻的?為什麼人家就不幹得罪人的事呢?」

武則天依舊微笑地聽著,可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僵硬。

張易之很是機警,點到為止,絕不多說,故意和兄弟爭執了幾句,話題一轉,便又繞到了近日京郊的一樁奇聞,說是一個叫于晴耕的佃戶與嗜賭的主人賭雙陸,結果不但贏了主人的田地、宅子,最後連主人的娘子也贏了過來,結果主人成了佃戶,佃戶成了主人。

唐人大都喜好搏戲,唐太宗喜歡「握塑」,李治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武則天卻專好「雙陸」,一聽這件事,這才稍稍拋開心事,聽他們講述起來。張易之如親眼觀戰一般,把這一場賭局說得天花亂墜,武則天正聽的入神,上官婉兒走了進來。

「陛下,婉兒聽出宮辦差的小黃門說,玄武門外跪了一地的官兵,瞧著黑壓壓一片,好不嚇人,不曉得出了什麼事。」

上官婉兒一說,正側身倚在柔軟靠墊上的武則天馬上驚坐起來,急問道:「官兵叩闕,所為何來?」

上官婉兒搖頭道:「婉兒不知,已經使人去問了。」

話音剛落,常侍御前的內侍小海便進來稟報:「聖人,歸德中郎將楊帆請見!」

武則天一聽就知玄武門外動態必與楊帆有關,趕緊道:「叫他進來!」

門外一聲高宣,楊帆昂然走入,武則天一看,登時直了眼睛。楊帆下身著一條胯褲,穿著一雙軍靴,上身卻是赤裸的,倒縛著雙臂,後背上還綁著幾根荊條,這是……這是要負荊請罪?

張昌宗掩口笑道:「楊將軍這是做什麼,就算你是廉頗,這兒也沒有藺相如呀。」

楊帆以軍禮單膝跪倒,沉聲道:「奉宸丞說笑了,楊某此來,是向陛下請罪的。」

武則天沉下臉來,慢慢問道:「出了什麼事?」

楊帆道:「臣昨日遵陛下教誨,先往梁王處走了一遭,之後迴轉軍營,聽說麾下兵勇與金吾衛又起衝突,被抓走一十六人,又有受傷數人逃回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