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八十七章千騎卷平岡

第八百八十七章千騎卷平岡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8 01:41  字數:3774

金吾衛的轅門前儼然是一座街市,道路兩旁有各式高矮不一的小樓,燈籠旗幡很多,多是些青樓酒肆。高品質更新就在小說網

時當正午,烈日炎炎,旗幡沒精打彩地垂掛著,三五士兵在酒館裡就著小菜正在暢飲。也有紅裙婦人坐在樓頭青檐下,一針一線地縫補著衣裳,手裡衣裳多是軍服。

這些婦人多是妓女,洛陽城最高檔的妓女都在溫柔坊,生活在軍營附近的都是些年老色衰的老妓,有時接些縫補衣物的活計,有時則開門揖客承歡榻上,那些光顧這裡的大兵也都是苦哈哈,沒幾個錢,所以她們只能賺幾文辛苦錢花。

如此烈日之下,忽有馬蹄聲傳來。馬蹄聲並不急促,正在酒館中的軍漢醉眼朦朧地望去,忽見兩騎緩緩而來,前後雖錯過一個馬身,步伐卻是整齊劃一。馬上兩人俱著戎服,一身皮甲俱呈黑色,看來好似烏鐵所鑄,好不威風。

正在樓頭縫衣的婦人抬頭望了一眼,瞧見那位將軍容顏,忍不住便是一呆,竟有片刻的失神:「好一位唇紅齒白、眉目英朗的小將軍!哎呀!」一個不慎,那針扎了手,溢出殷紅的一顆血珠。婦人趕緊把手指吮進嘴裡,瞟著那英俊小將自面前緩緩而過,竟然有些少女時候的嬌羞。

金吾衛駐紮此地多年,軍營周圍都是土牆,轅門也是高大壯觀的石質基座木質門額,上邊一主兩副的重檐,轅門前方卻是一片平坦空地,這裡是絕不準置屋建宅的。轅門右側豎一石坊,上邊赫然四個紅色大字:「執金吾事」。

轅門左側也有一個石坊,石料顏色還很新鮮,上書四個大字「河內郡王」,看樣子是武懿宗執掌金吾衛後,把原來的牌坊推倒,換了自己的王爵為坊。兩塊石坊距巨大壯觀的轅門各有五十步。氣派十足。

金吾衛的軍營因為是常駐軍營,所以裡邊是看不到帳篷的,從轅門看進去,道路兩旁有不少建築,一路逶迤而去。不過剛進轅門左右卻是很寬敞的活動場地,上邊安置有許多器械,有木製也有土製。小說網高品質更新

楊帆一看就認得了,那是木馬和土馬。金吾衛雖不像龍武衛一樣全是騎兵建制。卻也是有騎兵的,有騎兵就得訓練,而軍馬……說實話,一匹軍馬比一個士兵的命還值錢,哪能隨時騎乘。

就算是騎兵分配到了戰馬,也沒有權力隨時騎乘,其管制和兵器出入甲仗庫一樣嚴格,那士兵們要練騎術怎麼辦?就是在這些土馬和木馬上練下上馬下馬的規範動作。

軍隊的嫡系與雜牌、與皇帝的遠近親疏,這兒就能體現一二。千騎營的人想練騎術就騎馬,什麼時候需要用假馬來代替了?

可金吾衛沒那條件。戰馬損傷或生病,可不是想換太僕寺就給你換的。此時正有一些士兵光著膀子。穿一條犢鼻褲,在那早就磨得光溜溜的木馬土馬背上活動著。

轅門處的守軍正在陰涼地里乘涼,忽見兩位甲胄嚴整的將軍策馬馳近,不由趕緊站好。

守軍不知來者何人,規矩站好,瞟著那兩位騎士,就見二人到了轅門前站定。其中一位很年輕的將軍抬頭看了看轅門上的文字,又緩緩低下頭來看著他們。這位小將看起來年紀不大,目光卻銳利有神。若有實質,幾名守軍更加忐忑。

這時,就聽那位小將旁邊另一員將領道:「速去稟報金吾衛大將軍,就說千騎營歸德中郎將楊帆、行軍司馬許良求見!」

守門的軍校這才知道對方是千騎營的人,原本的忐忑頓時被一種不屑的敵意所取代,其中一人冷冷地瞟了二人一眼,道:「候著!」便不緊不慢地向軍營中走去。

烈日炎炎,楊帆穩穩地立馬轅門,一動不動,彷彿人和馬都變成了鐵鑄的一般。

一柱香的時間過去了,

兩柱香的時間過去了,

楊帆始終一動不動,汗水慢慢淌到他的頜下,輕輕滴落在他的胸甲上,門口幾個守軍臉上輕蔑的神色越來越濃郁,他們又懶洋洋地回到陰涼地里,嘻嘻哈哈地說笑起來,不復把楊帆和許良看在眼中。小說網高品質更新

足足過了近半個時辰,那名去報訊的小校才拖著槍慢吞吞地走回來,對楊帆道:「大將軍有話,請楊將軍下馬,膝行至帥帳相見!」

楊帆英眉一挑,沉聲道:「本官歸德中郎將,雖職位卑於河內王,安敢如此相辱?」

那小校笑嘻嘻地道:「楊將軍不樂意,那就請回吧。」

楊帆道:「然則,被武大將軍抓走的千騎將士怎麼辦?」

那小校道:「那些人冒犯武大將軍,干預金吾衛執行公務,被大將軍施以軍法呢,想帶他們回去,沒門!」

楊帆道:「縱然千騎將士真的過錯,也輪不到金吾衛的將官用刑。這不是執行軍法,這是濫施刑法!」

那小校笑道:「是又如何?要麼你就膝行入內,求我們大將軍高抬貴手,要麼你就回去!」

許良一提馬,那馬上前兩步,駭得那小校急退兩步,大聲道:「你們要是膽敢擅闖軍營,大將軍有令,格殺勿論!」

小校說罷,轅門裡頭忽然衝出一隊兵士,成雁翎狀分列轅門兩側,長戟直指楊帆。

楊帆厲聲道:「若為救回自家兄弟,楊某何惜一跪?可是,楊某的膝蓋不值錢,千騎的尊嚴卻不容冒犯!天子千騎,寧可流血,不辱尊嚴!」

那小校訕笑著還想說什麼,許良已揚起手,「啪」地一聲,一枝煙花在天空炸響。

烈日當空,天色明亮,沒看見多大的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