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八十四章殺人不見血

第八百八十四章殺人不見血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7 09:37  字數:3522

因為皇帝特許的這份殊榮,楊帆略有些驚訝,但他從武則天的眸中看到的是微笑與和善,一向冷厲威嚴的女皇帝偶爾一露的和藹,倒令楊帆有些不適應了。內侍很快給他加了一領席子、一張案幾,楊帆在末位上坐下來。

婉兒沒有多望他一眼,席間個個都是人精,稍不小心就會露出馬腳。楊帆自任千騎中郎將之後,在宮中近乎可以隨意行走,與婉兒私唔幽會的機會也多了,如今心態自然不如許久未見的飢渴。

倒是太平公主很大方地笑望了楊帆一眼,反正她和楊帆的緋聞盡人皆知,所需迴避者只有駙馬一人,而武駙馬此刻即便看到了,也只會裝作看不見。酒宴又持續了大約半個時辰,武則天放下酒杯,緩緩坐直了身子。

侍立一旁的上官霏見狀連忙揮手,絲竹弦樂頓時戛然而止,舞伎們翩然退下。眾人都知道女皇有話說,紛紛停箸坐正。

武則天先是喟然一嘆,輕輕地道:「朕已經老啦。這個帝國,早晚要交到你們手上。朕希望眾臣工今後依舊能齊心協力扶保朝廷,朕希望武李兩家能夠永遠和睦相處!」

婉兒道:「一切會盡如聖人所願的!」

眾人紛紛稱是。

武則天緩緩點頭,掃視著眾人道:「今日在座的,有武李兩家的王子,有朕的女兒和駙馬,還有各位宰相,朕很喜歡今日這般其樂融融的場面,朕希望你們以後也會如此,禍福與共,共同扶保朕一手創立的大周江山!」

眾人紛紛離席,向皇帝行禮。

武則天欣然舉杯,道:「來,滿杯!」

待眾人斟滿酒,端起杯,武則天慨然道:「大周萬物更新、江山穩固·恰如日之東升,今後,諸王子與諸位臣工只要按照朕設定的循軌而行,必可保大周江山千秋萬載!」

「謹遵聖命!」

眾人轟然應喏·相王李旦突然上前一步,長揖道:「母皇,先賢有雲,國家安則先嫡長,國家危則先有功。今大周國勢昌盛,四海昇平,皇太子之位理應傳於母親的嫡長子嗣·苟違其宜,四海失望。

兒與七郎皆母皇親生子也。七郎為兄,兒為弟,皇太子理應由七郎擔當。七郎仁明孝友、端重聰慧,是皇太子最佳人選,兒願辭去太子之位,請母皇立七郎為皇太子,正位東宮·以重萬年之統,以繁四海之心!」

易立皇儲的消息早就傳開了,在場諸人無人驚訝·只有武三思心中小有失落,雖然他早知今日,如今親自與聞,還是不免黯然神傷。

李顯自然趕緊離席推辭,兩兄弟在御前你推我讓,上演了好一陣的兄友弟恭,眾宰相們才一擁向前,異口同聲地贊同易儲。武三思和武攸暨也硬著頭皮站列其中,說著言不由衷的話。

武則天緩緩點了點頭,欣然道:「古語有云·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我兒能夠如此·朕心甚慰。准你所奏,便由你兄長為皇太子,明日宣知朝野、咸告中外!」

李顯見母親發話了,這才上前接旨,這一回就要隆重些了,他在母親面前跪倒,鄭重領旨。武則天道:「為君者,當敬以修身,正以御下,剛以斷事,明以察微,持之不怠,則天變自弭,和氣自至。你為太子,當潛習學習為君之道,以求勵精圖治、濟世康民!」

李顯叩首道:「謹遵母皇教誨!」

武則天又對眾宰相道:「爾等文武,皆為輔臣,當竭誠盡忠,輔佐君上。君有任賢納諫之美,臣有輔君進諫之忠,討論治亂興亡,利害得失,使君上明白切要,可為鑒戒,如此君明臣良,國家興盛可期也!」

眾宰相、眾王子乃至二張俱都跪地稱命,因為武則天開口便是「爾等文武」,楊帆這個「武」也跑不了啦,只得隨著眾宰相一起行跪拜大禮,隆重之狀,頗有顧命之勢。

在楊帆而言,這副看似君臣和睦的立儲場面純粹就是一場戲,而且是一出早就知道結局的戲,乏味的很。

眾臣工作出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樣,配合皇帝做完了這出立儲大戲,眾宰相紛紛表態支持讚許,明日朝堂正式立儲時不用擔心再出什麼意外,早就感到體乏的武則天便返回內宮去了。

皇帝一走,眾臣子哪還能坐在這兒吃吃喝喝,眾王爺、公主乃至宰相們紛紛散去。楊帆出了玄武門,任威早已等在那裡,一見他出來,便道:「屬下已吩咐下去了,明日消息便可傳遍洛陽!」

楊帆微微一笑,又囑咐道:「百姓們知道了用處不大,他們想理會才有作用,不想理會,你便吵翻了天與他又有何干係?要把消息讓上面的人知道,二張出身名門,交遊也俱是仕宦,這些人才能真的對他們產生影響!」

任威眸中露出笑意,點頭道屬下明白!之所以要由下而上,只是讓他們不好查找出處罷。

※※※※※※※※※※※※※※※※※※※※※※※※※※※※※※※

翌日朝會,一個早已被朝野所知的消息隆而重之地向中外宣布了:易立廬陵王李顯為皇太子。最高興的大概就是義安郡主李馨雨了,可最不高興的也是她。

高興是因為她剛被貶為縣主,馬上又升回了郡主。不高興的是,姐妹們都晉級成了公主,她卻是郡主,這讓一向喜歡攀比的義安郡主很是不滿。可她剛剛受了懲誡,直接升到公主的話,皇帝的教訓未免就成了一個大笑話,她只好接受比姐妹們低一級的現實。

皇儲換人,因為是早已盡人皆知的消息,所差者只是大家不知道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