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八十三章請將不如激將

第八百八十三章請將不如激將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7 00:12  字數:3690

魏元忠、姚崇、韋安石、陸元方等宰相們來了。這些官場老油條宦途經驗豐富,時間拿捏的極好,幾個人幾乎是前後腳的到了玄武門,下了牛車,一併向宮裡走。

幾人一邊走動,一邊談笑風生,眼看就到襲芳院了,忽聽前邊藤蘿假山下有人憤憤地嚷道:「豈有此理,如此不合規矩的事情,一旦傳揚出去怎麼得了?我要向皇帝進諫!」

幾位宰相訝然,魏元忠打個手勢,幾位宰相不約而同站住腳步,側耳傾聽。

前方引路的小內侍一見宰相們止步,自然也不敢聲張,就聽藤蘿中有人道:「今日宮宴,皇帝與眾相公都要出席,這都是貴人!商賈賤類,台隸下品,安能與王侯公卿同座?」

這時就聽又有一人道:「上官郎中,息怒息怒,你說的都是道理,可是這事你管得了嗎?那幾個蜀地商人是張奉宸的貴賓,你去御前進諫,豈非自討沒趣?」

先前那人慷慨激昂地道:「義之所在,何懼生死!」

另一人苦笑道:「生死之事倒不涉及,可你為官不易,為了這麼件事情如果丟官罷職,不能為朝廷效力,何苦來哉。不要說你,如今張奉宸甚受聖寵,一會兒就算宰相們來了,怕也要裝聾作啞,只當那些人不存在呢。相公們都不肯自找不痛快,你何必多事!」

「我身為禮部主客……」

「好啦好啦!消消氣兒,趕緊安排你的差使去!在其位,謀其政,這話不假!可今日有宰相們在,就算有什麼不妥之事,也輪不到你一個小小的禮部主客郎中出頭,快去忙你的事吧!」

隨著聲音,兩人越去越遠,不會兒。二人繞過假山藤蘿出現在月門口,魏元忠眯起眼睛一看,認得一個正是近日風頭甚勁的千騎衛中郎將楊帆,而另一個卻是禮部主客郎中上官霏。

姚崇回首,蹙眉道:「今日宮宴,張易之竟然把商賈領進宮來了?」

陸元方撫須道:「前幾日聽人說,有蜀地巨賈獻珍寶於張同休,明珠碗口大小。珊瑚約有七尺,聽來令人不敢置信。如今這麼說,看來是真有商賈交通張府,賄以重利,得了二張歡心了。」

韋安石勃然道:「如此,便可使一群低賤商賈昂然廟堂之上么?」

陸元方苦笑道:「終究是張奉宸所邀,只要陛下沒有不喜,我等……」

韋安石道:「我等宰相,上佐天子、下撫群臣,安能坐視朝綱顛倒、宮闈混亂而不置一辭?」說罷一拂大袖。昂然而去。魏元忠和姚崇對視一眼,慢步跟上。

衝鋒陷陣的事向來都是小弟出馬。韋安石初入政事堂,這事他出面最合適,如果觸怒天顏,眾人再為他出面斡旋就是。

韋安石一馬當先進入襲芳院,上官霏見宰相們來了,連忙上前拜見,臉上隱隱然依舊怒氣未息。韋安石欣賞地看了他一眼。道:「聖上未到,我等先四處走走,你自去忙吧!」說罷便與魏元忠等人沿花蔭圍廊緩緩散步。那幾個商賈在座,他們便絕不就坐,羞與為伍。

又過片刻,太平公主陪著相王李旦、廬陵王李顯從遠處走來,幾位宰相見狀,這才上前相見,幾個人站在一起笑談幾句,太平公主便請眾人入座,韋安石登時把笑容一斂,道:「公主只管落座,臣等要候陛下來,有話說!」

相王剛要走去入座,一聽這話語氣不對,不禁又站住,與兄長李旦對視一眼。

太平公主順著韋安石不屑的目光看去,馬上發現了緣由所在,黛眉不由一顰。她邀請二張同來,是因為知道二張在御前受寵的程度,這個關節把他們請來,母皇心情會更加愉悅,誰知這兄弟二人太不知禮。

太平公主雖不知道那幾人身份,可今日這場宴會意義非凡,根本就是易換太子前向宰相們吹吹風,通過他們再周知外臣,避免在此過程中引起不必要的非議,二張卻呼朋友喚友,未必也太不像話了。

太平公主正想過去探問一下那幾人來歷,忽然內侍高宣天子駕到,眾人連忙又向外迎,張易之和宋霸子等人也站起來。

武則天駕臨襲芳院,兩位皇子、一位公主、眾位宰相,再加上二張和那幾個商賈一一上前迎駕。武則天哪知站在二張身後的那幾個人是幹什麼的,她也不會過問,只是與兒女和宰相們頷首示意。

今日家宴,公主既然來了,不能不帶女婿,所以武攸暨也出席了。武則天目光一掃,發現只有兩子一女外加一個武家女婿,忽然有些異樣的感覺,便吩咐道:「今日是家宴,把三思也叫來吧!」

馬上有內侍躬身退出,武則天本還想喚武承嗣來,只是想到他那身體,只好搖搖頭作罷。

「都坐吧,不要拘束!」

武則天微笑著向前走去,正要入座,韋安石突然搶前一步,長揖到地,鄭重地道:「陛下且慢,臣有本奏!」

武則天訝異了一下,復又微笑道:「今日朕開家宴,召請各位愛卿同飲,有什麼事情令韋卿鄭重其事的?」

韋安石道:「天子家事,何嘗不是國事?今日陛下設家宴,王爺、公主、駙馬同列,臣等有幸應邀,受寵若驚。然……」

韋安石把袖子一拂,指向張易之身後躬身而立的宋霸子、龍九套等人,道:「此商賈賤類,入天子之席豈非大大失禮?臣請天子摒退之!」

宋霸子等人一聽大驚失色,武則天眉頭一皺,看向張易之道:「他們是商人?」

張易之沒想到韋安石竟敢當面拂他的面子,不禁又驚又怒,天子相詢又不能不答,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