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八十一章真霸道

第八百八十一章真霸道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6 00:23  字數:3589

楊帆迎出轅門,裴郡馬一見楊帆,馬上長長一揖,感激地道:「承蒙將軍援手,使裴某免受婦人之辱。今裴某得朝廷外放為鄜州刺史,臨行之際,特來向將軍致謝!」

楊帆忙道:「本官職責所在,裴郡馬何必如此客氣。」

裴巽笑吟吟地道:「現在是縣馬,縣馬!」

楊帆一噱,說道:「天氣炎熱,快請帳中敘話。」

楊帆把裴巽讓進帥帳,分賓主落座。

裴巽對於此番「流放」鄜州,看來真是興高采烈,言語滔滔,談性極濃。楊帆順著他的意思聊起鄜州,發現這位自幼長於京都,而且原也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能外放地方的世家子對鄜州全不了解。

或者說,他只知道那個地方是一個上等州,農牧發達,物產豐饒,可以讓他做幾年太平太守,然後風風光光地回京都,除此之外,他對鄜州一無所知,連這個鄜州具體在什麼位置都不清楚,更不要說官府里尤其是地方官府里那些胥吏僚屬利用世居其地形成的龐大關係網,能把朝廷派遣來的弱勢流官耍得團團轉的種種黑幕了。

楊帆眉頭暗皺,強龍難敵地頭蛇,一個精明幹練的能吏,到了地方上也得需要好一番功夫才能真正理順頭緒,指望這位公子哥兒顯然不太現實。不過,他是一州刺史,權柄在手,倒是可以給自己提供些便利。

至於想揪沈沐的小辮子,恐怕是指望不上他的,此人少於世故,短於磨練,還是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他為好,免得他一到鄜州就被那些油滑的老吏套出底細。如今不妨先打好交情,需要請他幫忙時他肯全力配合就行。

想到這裡,楊帆捺下了提點裴郡馬赴鄜州上任後嚴查庫倉的念頭,只與他談些風花雪月、地方民情,間或也提到一些主政一方需要掌握的常識,裴郡馬雖於這方面經驗短缺,卻很是受教。

仔細聽楊帆說了半天,裴郡馬欣然道:「楊兄是武將,從未做過地方官,不想竟對地方政事了如指掌。」

楊帆謙笑道:「郡馬過獎了。其實楊某對此也不甚了了。只是府上聘有一位幕僚,呵呵,原本是楊某任刑部郎中任上時聘下的,幫助楊某打理些事情。從他那兒學到了點東西。」

裴郡馬一聽兩眼放光,急忙問道:「楊兄這位幕僚。如今還在貴府?」

楊帆心中一動,道:「是啊!他一時沒個合適的去處。與我相處時又頗為融洽。是以如今雖用到他處不多,不過還是留他在府上,暫且幫著處理些賬房事吧,呵呵,有些大材小用了……」

裴郡馬一拍大腿,欣喜地道:「不瞞楊兄。小弟此番外放,真有兩眼一抹黑之感,根本不知道到了地方該如何為官如何做事。小弟也聽人說過地方上那些胥吏僚官欺上瞞下、架空正印的腌臢事兒,心裡正忐忑的很。不知楊兄可肯割愛?」

楊帆深深地盯了他一眼,忽然笑了:「楊某延請的那位幕僚,精通官場學問,本是一方主官最佳臂助。如今在我府上看管賬房,確是大材小用了,裴郡馬若有意用他,想必他也是非常願意的!」

裴郡馬大喜道:「自遇楊兄,好事連連,楊兄真是小弟的吉星啊!如此,咱們這就說定了,小弟不日就要赴鄜州,一會兒還請兄長陪我回京,當面禮聘這位先生。」

楊帆暗暗搖頭:「這位裴郡馬倒是個霹靂火的性子,放他這樣的人到地方去,真要被那些積年老吏耍弄得團團亂轉了。我便派一人去輔佐他作官,間接也等於把他控制在我的手上。」

想到這裡,楊帆微微一笑,道:「甚好!只是如今日當正午,咱們錯過了這最熱的時辰才回城不遲。為兄且讓人整治一桌席面,你我飲酒聊天!」

這邊著人備酒治筵,楊帆便抽個空隙出了帥帳,喚過一名心腹侍衛,吩咐道:「速去『天樞』,撿那做過官、當過吏,熟悉關中地方情形的先生選出一位來,速去我府扮成西席相候,我有安排!」

那侍衛聽了立即備馬急急回城去了,楊帆這邊則迴轉帥帳,與裴郡馬飲宴起來。

等太陽漸漸西斜,風中微帶涼意,楊帆便出了轅門,與裴郡馬直奔京城。

裴郡馬微帶醉意,被風一吹,暢快之極,好似脫了樊籬的鳥兒,好不快活。

兩人從安喜門進洛陽城,過洛河長橋,行過兩個坊,忽見路上幾個士兵鼻青臉腫、相互攙扶而來。楊帆一見他們全身的黑色戎服,與普通禁軍大不相同,馬上就知道這是自己的部下,不由大奇,勒住馬匹相候。

看清了那些人的狼狽樣兒,楊帆登時沉下臉來。那幾名士兵看見楊帆,不由大喜過望,紛紛搶到馬前,拜倒在地,大聲鳴冤告狀。他們七嘴八舌,楊帆也聽不清楚,不禁厲聲喝道:「住嘴!」

楊帆把眼一掃,看清其中有一人是個伙長,正用手捂著嘴,鼻血長流,就用馬鞭向他一指,喝道:「你說!」

那伙長滿臉是血地稟道:「中郎將,卑職等卸了差值本想去南市耍耍便回軍營,不想路遇金吾衛,他們故意碰撞我們,我們只是叫罵了一句,便被他們一擁而上暴打一頓,還請將軍為我們作主!」

楊帆面沉似水,冷冷問道:「他們打你,你便束手挨揍?」

那伙長道:「他們巡街,動輒一二十人,數倍於我,而且……」

「而且什麼?」

那伙長被楊帆看的垂下頭去,道:「而且,他們有一位右巡街使帶隊,官階遠高於我等,卑職……不敢反抗!」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