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七十五章暗戰

第八百七十五章暗戰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4 00:26  字數:3424

這一日晚上,張氏兄弟別出心裁,在飛香殿外曲池流水之上,令人以彩絹剪為綠葉紅花,竹絲為骨,做成朵朵碩大的蓮花,一切準備停當,張氏兄弟便與奉宸殿一班美少年邀請武則天到池畔賞花。

曲池流水,燈盞處處,星光燈光,渾然一色,復又倒映於水中,蕩漾不斷。

雖值夏季,傍晚時分卻還清爽,此情此景彷彿天上人間,令武則天大為喜悅。

隨即,奉宸殿一眾美少年便消失了蹤影,片刻功夫,樂曲聲起,悠揚優雅的樂曲聲中,那巨大蓮花朵朵綻放,而蓮花之中各有一名綵衣少年伴樂起舞,中間最大最為美麗的那朵蓮花中出現的正是有「蓮花六郎」之稱的張昌宗。

武則天為他們的別出心裁而鼓掌大樂,欣賞罷了歌舞,武則天破例多吃了幾杯酒,乘著酒興,以醉眼睨著一身綵衣、清麗嫵媚的張氏兄弟道:「朕有些乏了,其餘人等散去吧,五郎六郎扶朕回寢宮。」

張昌宗兄弟二人欣然上前,扶著武則天迴轉寢宮,奉宸衛其他美少年自知爭龐難勝二張,安心各歸居處。武則天笑吟吟地道:「每日里也就是你們二人才會窮盡心思哄朕歡喜。真是難為了你們,居然想出這樣的點子。」

張易之乖巧地道:「臣等於國家大事上不能替陛下分憂,侍候好陛下讓陛下每日開開心心的,也算盡到了一份心意。」

武則天微笑著睨了他一眼,道:「朕就知道,今日這把戲又是出自你的點子,六郎老實,可不似你有這麼多的心眼兒。五郎如此煞費苦心。定是有求於朕吧,呵呵,你說吧,有什麼事要求朕啊!」

張易之趕緊放開武則天,退後兩步,翻身拜倒,心悅誠服地道:「陛下睿智,洞燭幽微,臣那點心思。果真瞞不過陛下慧眼。臣確有一事相求於陛下,既非求官、也非求賞,只是還請陛下摒退左右,因為事涉極大隱私,臣實在羞於當眾出口。」

武則天訝然之下好奇心大起。忙揮揮手,令宮娥太監、內衛諸人一併退開,問道:「什麼事搞得這般神秘?」

張易之這才一五一十對武則天說了一遍,武則天聽了頓時眉頭一皺。她是一國之主,不是媒婆兒。再說張易之的母親已是半老徐娘,而李迥秀是朝廷大臣,有妻有妾。這事如何撮合?強拆夫妻、強嫁人母,怕不有損她的聲譽。

這與她女兒的婚姻可不同,那是出於調和武李兩家矛盾、爭取天下人心的政治目的,如今只是為成全張易之的一份孝心。便強迫一位大臣休妻另娶,這像什麼話。

武則天不悅地暗想:「這位阿藏夫人也真是的,你若喜歡了那李迥秀,與他暗通款曲、私相往來也就是了。何必非要明媒正娶呢?」

張易之見她蹙眉不語,忙叩首道:「易之也知此事無理。可……眼見阿母憂懷不解,做兒子的實在不忍,放眼天下能成全此事的,也只有陛下您的金口玉言了。前番大閱,承蒙陛下加官,臣願辭去加官,只求陛下成全。」

張昌宗忙也跪下幫腔,道:「陛下,五郎事母至孝,還求陛下開恩。」

武則天沉吟良久,輕嘆一聲道:「罷了!明日無朝,朕會傳旨,宣李迥秀攜其母入宮,朕先和他們聊聊。嗯……,五郎,你明日回去一趟,把你母親也接來,先叫他們認識一下,朕見機行事罷了。」

張易之、張昌宗兩兄弟見她終於應允,喜出望外,連連叩謝不止。

※※※※※※※※※※※※※※※※※※※※※※※※※※※※※

武三思所建的毗鄰定鼎大街的那幢宅院,正好處於熱租區,豪商巨富、封疆大吏回京,都喜歡租住這幢宅子,宅子不僅氣派,而且因為是梁王家的宅子,可以直接面向大街開門,出入方便。

當初天愛奴以敦煌巨商的身份誑騙柳君璠,租的也是這幢宅子,柳君璠若非看到她租住的是這樣一幢豪宅,又有奴僕如雲,也未必就那麼容易上當。如今這幢宅子剛被前一位客人用罷退回,馬上就又被人租下來了,租下這幢大宅的是幾個蜀商。

唐朝時候,若說經濟發展還是北方發達,長江以南地區還沒有變成魚米之鄉,人口稀少、耕織農桑之事一概落後,政治、經濟、文化、科技都遠遠落後於北方。而北方是農業重產地,說到商業,卻是關中和巴蜀最為興旺。

蜀商早在秦漢時期就已壯大起來,他們開闢千里棧道、茶馬古道、蜀布之路、南方絲綢之路,美名傳於四海。諸如巴地寡婦阿清曾出巨資助秦始皇修長城、後又為秦始皇陵提供大量水銀,秦始皇還特意為她築造「懷清台」以紀念之。又如卓王孫治鐵臨邛、富甲天下。

如今商業仍以巴蜀為最,洛陽和關中是佔了帝都的便宜,胡商較多。而晉商、徽商等各大商幫的出現與興旺那是宋明以後的事了,這時候南方也就一個揚州一個泉州,算得上商業較為發達。

這些蜀商共有十餘人,分別經營鹽巴、布帛、藥材、糧米等物。其中有兩位首領,一位叫宋霸子,一位叫龍九套。兩人此刻正同榻而眠,榻上鋪著光潤如玉的上等涼席,二人輕搖蒲扇,聽著窗外嘰嘰蟀鳴竊竊私語。

宋霸子用濃重的蜀音道:「那張同休怎麼說?」

龍九套「嗤」了一聲道:「先送了他一份厚禮,又許了他莫大的好處,他還能怎麼說,自然是見錢眼開,答允儘快安排咱們同二張見面了。」

宋霸子輕輕「嗯」了一聲,道:「眼光放長遠些,不要憐惜些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