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七十三章繼嗣堂「遷都」

第八百七十三章繼嗣堂「遷都」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3 09:20  字數:3499

「遷都」的命令,震動了整個「繼嗣堂」,如同七道粗粗的蛛網緊緊聯繫在「繼嗣堂」身上的五姓七宗也被這道命令驚動了。

隴西,蘭州。

蘭州城南,一座巨大而莊嚴的宅第,雕樑畫棟,碧瓦青檐,從高牆外,只看見綠蔭掩映中層層疊疊的屋脊宛如波浪一般連綿起伏,不計其數。而在這高牆深院的門楣上,赫然兩個大字:「李府!」

這裡是隴西李氏家族的中樞之地。

鋥亮的朱漆大門前,勒石為柱,兩根巨大的石柱上有密密麻麻的文字。上面題記著李氏家族列朝列代湧現出來的傑出人物以及他們立下的功業。這兩根石柱,左邊的閥,右邊的閱,中間的朱漆大門就是門戶。

所謂門閥,其名頭即由此來。

在這裡,李氏家族的地位無異於王侯,大宅周圍人跡罕至,無論軍民沒有敢輕易徘徊左右的,就像洛陽城中的宮城一般。可此時,正有一匹快馬絕塵而來,到了府第角門,片刻不停,揚長而入。

在這座周長如一座小城般的巨大府第前,便是一道角門也比尋常人家的大門巨大一倍。片刻之後,楊帆下令從長安遷「繼嗣堂」入洛陽的消息便送到了李老太公的案前。

「楊帆自接掌『繼嗣堂』以來,不愆不忘,率由舊章,對『繼嗣堂』的一應事務,多委堂中幾位管事,大有垂拱而治的意思,如今卻突然獨斷專行起來,彷彿盧賓宓附體,這其中必有緣由啊!」

李老太公撫著鬍鬚,若有所思地道。

正在他身邊讀書的嫡房長孫李冥鯤道:「太公以為,一向對『繼嗣堂』中事不甚關心,而且但有決定多聽從堂中諸管事諫議的楊帆,這一次突然下了這麼一個決定。而且事先沒有泄露半點口風,意圖何在?」

李老太公搖了搖頭,喃喃地道:「沒有道理、沒有道理啊。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必有目的,可目的究竟何在呢?」

李冥鯤微微一笑,道:「孫兒倒是想到了一種可能。」

「哦?」

李老太公欣然看了孫兒一眼,鼓勵道:「你說說看。」

李冥鯤道:「孫兒以為。楊帆此舉,是為了沈沐!」

李老太公先是一怔,隨即微微變色道:「你是說……他已經知道沈沐回來了?」

李冥鯤道:「很顯然。否則的話,一向對『繼嗣堂』中事不甚關心,也一向不屑攬權的楊帆沒有任何理由這麼做。」

李太公慢慢站了起來,負起雙手。在房中緩緩踱起下來。

李冥鯤繼續道:「沈沐是太公您一手栽培出來的,與咱李家關係最為密切,一向彼此呼應,同氣連聲。楊帆如今要把『繼嗣堂』搬去洛陽,不管是從他一貫的表現還是拋開沈沐的任何理由都說不通,唯有是為了防備沈沐這才合理。」

李太公輕輕眯起眼睛,聽他仔細分析著。

李冥鯤見祖父聽得入神。大受鼓勵,又道:「他要把『繼嗣堂』遷去洛陽所能產生的效果都是對沈沐不利的。楊帆這麼做一是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因為他知道沈沐已經潛回長安且已長達一年之久,那麼沈沐必然早已在長安布局,他沒有把握戰勝沈沐。更何況,他有官身,想離開洛陽都不成,對長安更有鞭長莫及之感。」

李太公緩緩點頭。道:「有理,繼續!」

李冥鯤道:「第二,他清楚,沈沐的最大靠山就是太公您。而『繼嗣堂』在長安,距咱們隴西李氏的地盤最近,太公可以就近聲援沈沐,把『繼嗣堂』從長安遷出。挪到他的眼皮子底下,可以減少咱們對它施加的影響。」

李太公睨了他一眼,道:「還有第三么?」

李冥鯤道:「有!顯宗隱宗一明一暗,雖然有爭鬥。可是他們根本就是我們七宗五姓的左右手,有些東西是分也分不開的,而這些必然的聯繫都在『繼嗣堂』。『繼嗣堂』一旦遷到洛陽,就在楊帆的眼皮子底下了,他就可以佔據主動!」

李太公的眼角跳了跳,緩緩揚起頭來看向遠方,喃喃自語道:「沈沐……會怎麼做呢?」

李冥鯤放下手中的書卷,慢慢走到祖父身邊,同樣眺首遠望:「至少,這件事他阻止不了,也沒有理由阻止!因為『繼嗣堂』雖然實際上已經分裂為顯隱二宗,可名義上它依舊在顯宗掌握之中,楊帆大義在手,出師有名,他如何阻止?」

※※※※※※※※※※※※※※※※※※※※※※※※※※

楊帆欲遷「繼嗣堂」入洛陽的消息也傳到了清河崔老太公耳中。

崔氏於春秋戰國時期就是公卿世家,原為齊國重臣,後又輾轉魯國。秦漢時期再度興起於清河一帶,後來又分為清河崔氏和博陵崔氏兩支,經過戰亂時期的南遷,又衍生出鄭州崔、鄢陵崔、齊州崔等崔氏十房,俱為世家,被公認為「天下第一高門,北方豪族之首」。

崔老太公此刻笑得就像一隻偷了雞的老狐狸,雖然在他的兒孫輩看來,老祖宗笑得很是慈祥,可惜他說出的話,恰好印證了他此刻的笑容是多麼的奸詐:「楊帆這孩子,果然沒有叫我失望。這下沈沐那小子要頭疼了,李老頭兒在蘭州也要撓頭了,呵呵……」

如今主持崔氏清河房日常事務的是他的長子崔岳旰,如今也有五旬左右了。

崔岳旰不解地道:「父親既然有意栽培楊帆,為何遲至今日才讓他知道這個消息?」

崔老太公道:「我們世家的力量再龐大,也只能用導水入渠、潛滋暗長的方式來影響朝廷,終究比不得朝廷一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