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七十二章三年不鳴

第八百七十二章三年不鳴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3 00:31  字數:3507

楊帆與古竹婷磋商已畢,便一起趕向古家人所居的客舍。這處客舍獨成一個跨院,可以住上四五位客人及其隨從,古家這些人一到,這裡儼然就成了家中之家,整個院落里住的都是古家人。

楊帆一進院子,正在院中玩耍的幾個小孩子便叫道:「阿郎來啦!」說著便飛奔向房中報信去了。正在院中晾晒衣服被單的一個中年婦人看到楊帆進來,忙在圍裙上擦了擦手,向他福了一禮。

楊帆對這婦人還有些印象,似乎是古竹婷的一位嫂嫂,便向她客氣地點點頭,正房裡已經換了一身新衣很是局促不安的古老丈一聽楊帆到了,下意識地就要迎出門去,古二叔忙提醒道:「馬上你就要做了阿郎的自家長輩,不可迎出門去,便在門下候著吧!」

古老丈忙又站住,就在門側候著,楊帆邁步進了客廳,一見古老丈正站在那裡,忙向他拱了拱手,含笑道:「勞丈人久候了!」

這「丈人」,在古時候一語多意,既可稱呼岳父,也可稱呼年老長者,還可以稱呼自家親戚長輩,至於用來稱呼自家家長或者妻子的丈夫也是可以的,雖說不算普遍。古老丈先入為主,自然以為他是第一重意思。

如果古老丈是嫁女,文定未下,婚書未簽,對方這麼稱呼就不妥了,可是納妾沒有這麼多規矩,也不需要三媒六證,現在就稱他丈人自然也沒什麼了。

古老丈娘子也娶過,兒媳也納過,但那時結親的雙方都是崔氏家奴,所以他不知道面對楊帆該有什麼樣的禮數。稍一遲疑,他也拱手還禮。說道:「阿郎有什麼事,傳老漢過去就是了,怎敢勞動尊駕。」

楊帆對古老丈和古二叔道:「兩位老人家客氣了,到了這裡,就不要把自己當外人,就當這裡是自己的家,隨意些才好,來來來,咱們坐下說!」

楊帆心中,古氏一家馬上就要脫離奴籍。而自家的二夫人阿奴又是一向對古竹婷稱為古師的,確實不必再當成外人。何況自己還要招攬古氏一家人為己所用,禮賢下士那是應該的,可在古老丈心中,卻是坐實了最初的判斷。

楊帆當先走過去。在主位上坐了,對古老丈開門見山地道:「方才古姑娘已經對我說明了兩位老人家的心意。眼下。楊某正有一件大事要做,或者真有需要藉助到古家的幫助,所以我也就不矯情了。這件事,咱們就這樣定下來吧。」

「哦!哦!好,一切都聽阿郎安排!」

古老丈舔舔嘴唇,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足智多謀」的自家兄弟。

楊帆見他欲言又止。會意地笑道:「明日一早我便與丈人一起去衙門先把脫籍的事情辦了。另外,我打算就在這條巷子里買一幢宅院,供丈人一家人居住,丈人先把家人安頓下來。不會武功的家人可以由拙荊安排些力所能及的營生。」

古老丈聽他還要幫自己買宅院,心道:「我這女婿果然家資雄厚,對女兒看來也著實地疼愛。記得崔四郎君上個月納妾,才給了女家二十吊錢,一幢宅院的價錢可不便宜,尤其是在洛陽這樣的地方。」

不管娶妻還是納妾,都是要給彩禮的,只不過娶妻叫下聘禮,納妾那叫買妾之資,不管是價值的大小還是所包含的意義都是大有區別的。一個「買」字,這個妾便成了人家的一份家產。

如果主人寵愛,想抬妾為妻,那是有罪的,要判刑。小妾如果以下犯上,被主婦執行家法活活打死,告到官府也不算犯罪。如果主人過世,大婦兇悍,轉手再把這妾賣給別人,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人家處置自家財產而已。

所以,宮闈裡面的妃子們還可以爭一爭,畢竟拱翻了皇后你就是皇后,母儀天下,上面再也沒有人能約束你,可是大戶人家的小妾,除非主人特別的強勢而妻子又特別的懦弱,否則作妾的搬弄是非、勾心鬥角,爭寵攬權,根本就是後人的YY,真想那麼干純屬腦殘。

古老丈之所以願意讓女兒跟了楊帆,一則是對楊帆抱著極度感恩的心態,二則楊帆的身份地位再配合他這樣難得的年青和相貌,錯過這個村兒,女兒是真的找不到更好的店了。

三則這個女兒自幼立誓不肯嫁人,早錯過了正常婚姻的年齡,如今便是想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家,也只有機會做人家的填房,像他們這樣小門小戶的人家,如果還有適齡男子不曾婚配,那對方的條件可想而知。

至於主人家對小妾的處斷之權,小妾以下犯上的情形固然少見,可是主婦苛待妾室的也是極為少見,太極端的行為即便合乎法律,也是要考慮社會輿論的,越是大戶人家越在乎這個,倒不用特別擔心。

古老丈便想:「阿郎肯出這麼一大筆錢,足見對小婷的看重,想必以後是不會冷落了她的……」

楊帆見他似有所思,不禁暗自奇怪,心道:「照理說我這條件已經很優厚了啊,古老丈不甚滿意么?不會吧,我還未透露招攬之意時,他就願意為我所用了,又怎會……,啊!是了,老丈定是為子孫後代而擔憂。」

想到這裡,楊帆又道:「丈人家裡的晚輩,如果願意學門手藝的,回頭儘管說與我的夫人,由她安排先做學徒。老丈一家但凡為我做事的,我的月例錢都會很豐厚,便是拿出余錢為孩子請個西席也是夠的,不知老丈可還滿意么?」

坐在旁邊的古二叔忙道:「阿郎對我一家恩重如山,本當為阿郎效死。如今阿郎又對我一家人如此妥善安置,我們很滿意、很滿意!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