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七十一章小女求嫁(我求票)

第八百七十一章小女求嫁(我求票)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2 00:41  字數:3671

「阿牛!」

楊帆拿定主意,便向屏風外面揚聲喚道。小僮阿牛正在屏風外面坐在馬紮上看護爐火,聽見楊帆召喚,連忙跑進來,瞪大一雙眼睛看著楊帆。

這個小僮來自鄉下,一字不識,做書僮實在有些不夠格,不過好在老實聽話,楊帆平時又不讀書,所以也不在乎這一點。楊帆道:「你去,請古姑娘來一趟!」

「哦!」小書僮答應一聲,便風風火火地跑了出去。楊帆決心反擊,一來他擔心沈沐會得寸進尺打他的主意。沈沐悄然返回一年有餘,居心叵測,他不能不防。再一個,他不喜歡被人算計的感覺,尤其不喜歡任人擺布。

性格這種東西,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一個人的行動,甚至比理智的作用更大。當初太平公主很強勢地想要把他變成自己的小情人,楊帆之所以反感反對,就是因為他的這種性格,現在亦如是。

阿牛風風火火地跑出書房,還沒邁出院門兒,迎面就撞進一個人的懷裡,抬頭一看,是個頭髮花白,身材魁梧,只有一條手臂的老者,老人用獨臂扶了他一把,笑道:「你這小子,怎生這麼莽撞?」

牛家小子不認得這老人,但老人身後隨即轉出一人,向他笑問道:「阿牛,你這是要去哪裡?」

阿牛一見那人,登時一喜,按照鄉下習慣,開口喚道:「大姑,阿郎讓我去找你。」

來人正是古竹婷,古竹婷道:「我父親和二叔正要去見阿郎,你去通稟一聲吧。」

「哦!」阿牛掉轉頭來又往回跑,楊帆聽說古老丈兄弟二人來了,略一沉吟。答道:「我知道了,你去,先請古姑娘進來,那兩位老人家么,請他們先回去吧,就說我隨後會去拜見他們!」

「哦!」

阿牛再度轉身,又向外跑去。此時古竹婷父女三人已經到了廊下,阿牛在廊下立定身子,大聲道:「古大姑。阿郎說了,他只見你一個,叫兩位老伯先回去等著,阿郎見過了你之後就去拜見他們。」

古老丈很是意外,跟他兄弟對視一眼。便對女兒道:「阿郎既這般吩咐,那你先去吧,我和你叔回去等著。」

古竹婷點點頭,邁步進了房門。

楊帆料想古老丈兄弟二人此來是為了關於脫離奴籍和今後生活安排方面的事情,他現在正想加強對繼嗣堂的掌控,與沈沐展開一場心照不宣的較量。這時正是用人之際,而古家的人對世家情形很了解。對他大有幫助,所以倒不想任由古氏家人自由選擇了。

如果這時先見了他們,聽他們說明來意,比如古老丈要去賣棗糕、古二叔要去挑擔賣菜。楊帆已有言在先,也不好阻攔,那就失去了一群極得力的幫手,不如先和古姑娘談談。試試她的意思。如果古家人不願意繼續過這種刀頭舔血的生活,他也可以開出條件。起碼先讓他們幫自己過了這一關再說。

「哦,古姑娘來了,坐!坐下談!」一見古竹婷走進來,楊帆就笑吟吟地站起來。雖說有意藉助古家,不過他此前已經答應由古家人自行選擇今後的生活方式,如今卻又想要他們幫自己做事,總有點挾恩自重的感覺。

古竹婷受寵若驚地謝過阿郎,在一旁座位上輕輕坐了,咬一咬下唇,看著自己露出裙擺的腳尖道:「阿郎,對於今後的安排,奴與父親、叔父已經商議過了,今日來本想要稟與阿郎的,不知阿郎單獨召見奴家,是為何故?」

楊帆心中一緊,說道:「我有一事要與你商量。不過,此事不急在一時,你且說說,令尊與你叔父是如何決定的。」

古竹婷道:「奴的父親與叔父仔細商議過,不知阿郎還用不用人,我們一家願為阿郎效力。」

楊帆心中一喜,強捺歡容,平靜地問道:「為我效力,你是指?呵呵,我家在南市有二十多家店鋪,安排幾個人還是安排得下的。」

古竹婷搖搖頭,又瞟了楊帆一眼,道:「阿郎對我古家恩重如山,家父與叔父一直想要報答,可我古家人除了這一身飛檐走壁的功夫可為阿郎所用,實在無可報答。所以……

想那繼嗣堂中,雖然有的是人手可供阿郎調遣,可他們身後畢竟還牽扯到七大世家,不能如臂使指,否則當日迎廬陵王還京時,阿郎也不必親身涉險,卻不敢動用其中一人了。

我古家人願為阿郎效命,是為了報恩。同時,不敢隱瞞阿郎,我古家人縱然不習武的,原本也只在崔家莊園幫傭做事,分理一攤,真要叫他們離開,在這洛陽獨自生活,這營生也不好找……」

古竹婷苦笑笑,道:「叔父是個園丁,又是殘疾,沒有人家肯收留的,而家父更不用說了,他只會殺人,旁的本事全沒學過,偌大年紀了,種地、做工、經商一概不懂,昨日里想了一整天,也想不出不幹這個,他還能做什麼。不過……」

楊帆沒想到古家人的打算竟與他的想法不謀而合,真是喜出望外,這時一聽古竹婷遲疑著說「不過……」,急忙問道:「不過什麼?」

古竹婷道:「不過,這個約定只可限於我父女這一代,再下一輩,尚是兒童,現在讓他們從習百業,將來有個正經營生,還是來得及的,我古家人願意一直為阿郎所用,可是希望古氏後人能夠做些別的營生。這刀頭舔血的生涯,實在是……」

古竹婷說到這裡,已是眩然欲淚。

楊帆鄭重地點了點頭,道:「可以!實不相瞞,我經營繼嗣堂時日尚短,有些心腹之事,的確不願意交給他們去做,眼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