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六十九章伊人已歸

第八百六十九章伊人已歸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2 00:41  字數:3690

古二叔對楊帆道:「沈公子曾在崔老太公面前盛讚阿郎您一代才俊,年青有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楊帆聽到「沈公子」三個字,馬上打消了告辭的念頭。

這個年代,不是有倆糟錢兒的人就有資格稱公子的,數遍天下,夠資格被稱為「公子」的沈姓年青人估計最多也不會超過一百個人,而這一百個沈公子中,有機會見到崔老太公,且在他面前用近乎平等的地位去評價別人的,全天下應該就只有一個——沈沐!

楊帆已經很久沒有見過沈沐了,他和「崔公子」爭奪顯宗宗主之位的時候,沈沐正在新羅、高麗一帶活動,據說這是帶有懲罰性質的一次發配。楊帆當時正忙於同「崔公子」爭權,並沒有注意他。

實際上,即便在那之後沒有一連串的事情牽扯楊帆的精力,他也不會特別關注沈公子的消息,因為在他心底里,從來就沒有把沈沐當成一個應該警惕的對象。這時聽了古二叔的話,楊帆心中不由一動,脫口問道:「二叔所言,可是沈沐沈公子?」

古二叔惶恐地道:「可實在當不得阿郎如此稱呼。阿郎所說不差,小人說的正是沈沐沈公子。」

楊帆聽了大為欣喜,顧不得和他理論稱呼上的問題,急急問道:「沈沐從新羅回來了?二叔在哪裡見到他的?」

古二叔見他執意稱自己為二叔,也不再揪住這個稱呼繼續謙遜,便道:「小人是在崔府見到沈公子的。說起來,這可有些時候了,大概是……」

兩個人一個稱對方為二叔,另一個自稱為小人。這稱呼忒也怪異,可兩個當事人似乎都很適應。古二叔翻著眼睛想了想,道:「啊!具體的時間小人實在記不清了,不過小人記的此事之後不過一月有餘,契丹便反了!」

楊帆登時一怔,他還以為沈沐剛從新羅回來,可是依古二叔這說法,沈沐是在契丹造反之前一個月回來的,那麼他回來竟已一年了!古二叔見楊帆的神色很是有些怪異,不禁奇怪地問道:「阿郎。怎麼了?」

楊帆定了定神,道:「哦!我與沈公子本是舊識,很久不曾見過了。如果他已回來,自當找個時間跟他聚聚。只是不知他拜訪崔太公是偶爾從新羅回來一趟,還是就此迴轉中原?」

古二叔想了想道:「應該是就此回來了。小人殘了一腿。行動不便,承蒙老太公照顧。平素就在後宅里修剪草木花枝。那一日小人正在花草中忙碌。沈沐公子與老太公就在旁邊坐著,老太公曾祝賀他迴轉中原,還囑咐他以後切不可再犯了年輕氣盛的毛病,干出震動京畿的大事件來!」

「原來如此……」

楊帆心中泛起一抹苦澀的味道,臉上卻露出了微笑:「古大叔、古二叔,你們且在府上安頓下來吧。我明日要安排千騎入宮當值,事務繁忙一些,待我忙過了這幾天,就跟你們去衙門辦一份解除奴籍的契約。」

古老丈兄弟二人又是連聲道謝。感激之態溢於言表,楊帆向他們笑著點點頭,舉步正要走,古竹婷忽然也上前一步,雙腿一彎就要給他跪下。

楊帆連忙伸手攙住,嗔怪地對她道:「又來!我都說過了,這是因為你立下的功勞給予的賞賜,是你應得的,不必多禮。這幾天就不安排你差使了,你多陪陪家人,另外,你們也可以商量一下以後打算做些什麼營生,商量好了只管跟我說,但凡我能幫得上忙的絕不推辭!」

「是!謝過……謝過阿郎!」

古竹婷哽咽著說,紅著眼圈兒抽回手,拭拭眼角的淚水,又幽幽地瞟了楊帆一眼,情意綿綿。

古老丈站在一邊恰好看到女兒的眼神,心中頓時一動。他這女兒一向剛強,且自幼許下了一生不嫁的誓言,執拗的性子連他這當爹的都沒辦法。可是看如今……女兒這般神態以前可從不曾在她身上看到過呀。

古老丈看看匆匆離去的楊帆背影,又看看依舊痴痴凝望楊帆背影的女兒,心中不禁犯起了嘀咕:小婷真的只是阿郎的一名屬下?阿郎抬我一家人為良家子,真的只是因為小婷為他立下功勞?

可是再看看女兒,眉鎖腰直、頸細背挺,含肩收胸,雙腿緊並,下顎近頸處還有兩抹淡淡的處子暈,要說她已經破了身子,斷斷不會有此現象,又不禁疑惑起來。

※※※※※※※※※※※※※※※※※※※※※※※※※※※※※

楊帆出了府門,猛地揚馬一鞭,那駿馬四蹄翻飛,立即躥出了長巷,馳入大道。

時近黃昏,行人歸坊,街頭人影稀落,暮色夕陽,照耀著遠處高高矗立的天樞金光閃閃。楊帆躍馬揚鞭,一直衝出洛陽北城的安喜門,這才長長吐出胸臆間一口濁氣,熱辣辣的臉龐也恢復了平常。

沈沐已經回來了,竟然已經回來將近一年了!

可是以前和楊帆接觸很是頻繁、且與他有過推翻武周統治、重塑李唐江山的共同志願的沈沐回來之後,一直沒有和他見過面,甚至連個口信兒都沒捎來過,更蹊蹺的是:這件事他竟然不知道!

他現在是顯宗宗主,以後要和隱宗宗主的沈沐打交道的地方很多;他和沈沐的私交一向也不錯;於公於私,沈沐都沒有不見他甚至不做任何溝通的道理。楊帆一直視沈沐為友甚至為兄,這讓他有一種被背叛的羞辱和憤怒。

同時,他還有一種毛骨聳然的恐懼。「繼嗣堂」在這其中究竟扮演著一個什麼角色?沈沐就算再如何神通廣大,他既然回來了,這件事七宗五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