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六十八章楊糾察

第八百六十八章楊糾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1 00:43  字數:3514

.

武則天淡淡地瞟了武懿宗一眼,不動聲色地問道:「如何使不得?」

武懿宗語氣一窒,他只是本能地不想讓楊帆掌握這麼大的權力,哪曾想過理由,可皇帝已經問了,又是當眾問起,他只好斟酌著道:「千騎乃宮中侍衛,責任重大,再擔任外職,恐……恐分神之下會有所疏漏。」

武則天不以為然地「哦」了一聲,道:「巡夜、救火、編查保甲、禁令、緝捕等事宜依舊是金吾衛負責,朕委楊帆以糾風察非處置使之責,是讓他負責巡察、安撫、處置,又不是分千騎之軍巡察九城,你的擔憂毫無道理!」

武則天不等武懿宗再說,一拂大袖,便道:「朕意已決,不必再言!朕乏了,這就起駕回宮吧,婉兒隨後擬旨,所有參演將士皆有封賞,一應封賞依據制度,由婉兒與攸宜商定。」

封賞千騎營將士,不通過政事堂、不通過兵部,只要上官婉兒和武攸宜商定,正是南北兩衙之區別。這是她的私兵,豈能容政事堂和兵部插手,無論施恩還是施壓,總不免叫南衙有機可乘的。

高公公見武則天漏了一道程序,連忙踮著腳尖上前兩步,對她低低耳語一翻,武則天恍然,又下旨道:「宣朕的口諭,參閱將士皆賜御酒,准予狂歡三日,三日之後,入宮當值!」

楊帆在武懿宗出言反對的時候,只要順勢一躬,口稱「領旨」,就算武則天經武懿宗勸說有了悔意,金口玉言,也不好再反悔了。

但楊帆並沒有這麼做。武則天給他的這項職權固然不小,但是比起戍守大內皇宮將來所能起的作用卻是根本沒法比的。如果過於情急,讓武則天感覺他貪權攬勢,從而對他有了戒備,那就因小失大了。

如今皇帝旨意已定,楊帆才躬身領旨。武懿宗在一旁瞪著楊帆,目欲噴火。

楊帆這個聽起來不倫不類的官兒究竟是幹什麼的,竟惹得武懿宗堂堂河內王、兼金吾衛大將軍如此憤恨?

其實武則天給楊帆加的這個差使並不是官職,它確確實實就是一個差使。以皇帝的名義,授權某人去做某使,臨時給予的身份,而非官方體制中存在的官職,比如尚書、侍郎、員外郎等等。

可是在大唐官場上。為使則重、為官則輕。差使雖然是臨時授權性質,不在官制體系之內,可是負有差使的人和做官的人如果職權有了衝突時,以奉有差使的人的意見為準。最有名的一個差使,就是欽差!

差使不只欽差一種,而且差使最初都是短期性的,如楊帆奉旨往南疆一行。平息諸蠻之怒。可是因為國家事務日漸繁浩,有些差使一月兩月、一年兩年也辦不完,有時甚至要坐地為使,固定下來。統管一地或一事。

負責京城各項安全事務的是南衙和北衙的各衛,他們管的東西很雜,什麼巡夜、救火、編查、保甲、禁令、守衛、稽查、門禁、審理案件、監禁人犯等等。一句「糾風察風」就可以把他們所負責的所有事務都涵蓋在檢查範圍之內。

如果只是檢查也沒關係,問題是後面還有「處置」兩字。楊帆可以對他所發現的問題直接進行處置,擁有這份權利。他就可以挾制諸衛了。這個挾制並非說他可以調動諸衛兵馬,除了皇帝沒人有這個權利,而除非是有人想造反,也不需要這個權利。

做官的人需要的只是在這個體制之下,影響、控制其他人的能力。對禁軍各衛擁有了「找碴權」和「處置權」的楊帆,現在就擁有了這個能力。這對一心想打壓楊帆,給他點厲害瞧瞧的武懿宗來說,無疑是當頭一棒。

最叫他鬱悶的是,京師各衛中,「金吾衛」的職責最重,事情最多,所謂「執金吾」嘛,什麼巡警,烽候、道路、水草之宜。敝幕、故氈,以給病坊。獵師、牧養、大朝會行從……

楊帆兼了這「糾風察非處置使」的差使,就等於在他武懿宗身上加了一道束縛,以後就是他帶著人做事,楊帆則專門帶著人給他找碴,他還憑什麼去找「楊糾察」的麻煩,只能是楊帆找他的麻煩。

武懿宗怒不可遏,憤然站在高台之上,身邊皇親國戚、勛貴權臣一一從身邊走過,等武三思走到他身邊時,輕輕扯了扯他的衣袖,低聲道:「走吧!」

武懿宗把袖子一甩,憤然道:「一次大閱而已,何以加職若此,教他蹬鼻子上臉,騎在我的頭上!」

武三思輕哼一聲道:「這還用問么?你三番五次找楊帆的麻煩,姑母必是已經知道了。這麼做既是對你的一個敲打,也是對楊帆的一個安慰,否則的話,你叫他一個外姓人,又僅僅是一個從四品的中郎將,如何與你這左金吾大將軍、當朝河內王抗衡?」

武懿宗聽得更怒:「姑母竟如此袒護一個外人!若論到對姑母的忠心,還有比我們武家自己人更忠心的么?」

「如此提點,還不明白!」武三思恨他愚蠢,本來還想說的話也懶得講了,袖子一甩,便下台去也。

這事兒還用問么?太僕寺的白一壽是張易之的人,白一壽給楊帆提供的都是一等良馬,楊帆曾赴過二張的宴會,今日他又讓二張穿甲披袍,上演了這麼一出力克突厥兵的把戲討皇帝歡心,如此種種,還看不出楊帆和二張關係密切?

姑母或者不會如此偏袒楊帆,可她卻會偏袒二張,眼下這樁事,明顯是二張在皇帝面前替楊帆美言過,今日大閱又哄得姑母龍顏大悅,這才順勢加封楊帆,可恨他竟有眼無珠。

武三思拂袖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