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六十七章金甲小將

第八百六十七章金甲小將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1-01 00:43  字數:3327

.

廬陵王一個踉蹌,心中不禁暗惱,正不知是誰如此失儀,害他險些跌個跟頭出了洋相,不想女兒竟喊出這麼一句話來,一時間他倒不好聲張自己是被別人推出來的了,只好學著女兒的樣子挺起胸膛。

武則天見狀,稍稍有些意外,心中卻也不無溫暖,便拍拍兒子的肩膀,緩聲道:「顯兒很好!裹兒,你也很好!放心吧,楊帆一向謹慎,怎會讓朕身臨險境呢?」

這時,那漫天羽箭飛出,士兵們或者揚起馬盾、或者鐙里藏身,如滾滾大潮般的衝擊速度卻絲毫不假,眼看著那羽箭落下,不少人中了箭矢,姚崇的心登時提到了嗓子眼兒上。

操演大閱,如果為了務求真實或者令陛下龍顏大悅而真的死傷無數,那可就悲劇了,他方才一見雙方真刀真槍甚至動用了箭矢,就已驚覺到這一點,只是事起倉促,甚至來不及訓斥楊帆。

這時,雙方中了羽箭的人,但凡被射中要害的,突然坐直身子,改衝刺為緩行,手中的兵器也高高舉了起來,意示退出戰鬥,但是並不曾有一個人真的流血喪命。姚崇大奇,何止是他,閱兵台上許多人見此情景,都驚訝起來。

楊帆這才解釋道:「臣特意用了一批無頭箭,箭尖已經拔去,裹了同等重量的鉛塊,外邊又縛了軟布,所以不至於送了士卒性命,軟布上還浸了顏料,被射中要害的人身上有了色點,就要自行退出戰鬥。如有作弊者則全軍判輸,所以沒有人敢違背的。」

眾人這才恍然,武懿宗暗道:「為了討我姑母歡心,他還真是下功夫啊。這種辦法都想得出來!」

姚崇卻是心中一喜,暗想:「鉛塊質軟,外面又裹有軟布,不致傷人性命。卻能大幅度提升演練的實戰效果,尤其是對新軍而言它的作用更大,有過這種接近實戰的演練經驗,新兵上陣後就不至於太過驚慌失措,以致多死許多人命。

嗯,這個法子著實不錯,倒是可以在軍中大為推廣,只是不知造這批無頭箭所費幾何,所造箭矢是否能夠重複使用。若是耗費糜多。那就只有皇帝大閱時才能用用了。平時絕不可行。」

楊帆這時才說破謎底,方才眾人自然不可能知道,所以廬陵王和李裹兒分別為父親、為母親挺身而出的孝道表現。自然還是一樁功勞。

楊帆又道:「兵器自然也是做了手腳的,不會取了將士們的性命。但是……就算赤手空拳,打鬥起來也難免會有人受傷,這卻是難免的。可將士們訓練,原本就該嚴苛一些,若非如此如何練出強兵呢。」

說話間,兩軍已正式交鋒,突厥人慣用穿鑿戰術,對攻的周軍所採用的戰術也是大同小異,這時候不發揮騎兵快速的優勢,還妄圖結陣防禦那就落了下乘,自然不為校場上的交戰雙方所採用。

剎那間,雙方沖陣就被對方兵士分割得七零八落,兵不見將、將不見兵,旗幟鼓號盡皆失去了作有,這時單兵戰力和平時的訓練就發揮了重大作用。

但是即便在這個時候,相鄰士兵之間的配合和默契也是相當重要的,在高台上看來,雙方是亂糟糟的混戰一場,如果你只盯住一個位置,盯住幾個人,很快你就能發現,在這樣混亂的局面中,千騎士兵們依舊在與最近的戰友配合作戰,縱橫衝突、互相呼應、或進或退,形同一人。

這樣的情況下,單純倚仗個人武力的人是沒有前途的,下場除了栽落馬下,變成來年春天草原下的一塊肥料,再無半點用處。紀律和協同,始終是一支軍隊最大的戰鬥主題,與一盤散沙不同處也正在於此。

此刻雙方已陷入混戰,沒有箭矢橫空,武則天走到最前方眺望戰場,雖然是演習,但是雙方士兵縱轡急奔,高舉矛戟,揮舞刀劍,大聲怒吼、咆哮、吶喊著,如出柙猛虎般往返衝突,完全看不出只是一場模擬戰鬥。

楊帆站在武則天身側,向她解說道:「大漠苦寒,多的是勇武過人、驕狂難馴之輩。我中原將士習於農耕,而對突厥人來說,騎射就是他們養家糊口的最大本領,自幼習練,自然強悍。

我們若想同這樣強大的敵人戰鬥,必須嚴密組織,嚴格操練,加強紀律,加強協同配合的能力,揚己所長,避己所短,如此苦練之下,我們的將士與生長在馬背上的突厥人一較騎射,又何嘗遜色?」

武則天聽得連連點頭,游目四顧中,目光漸漸定在千騎將士中的兩員小將身上,這兩個人同大部分兵士不同,他們穿的是一身明光甲,而且很燒包地一個把盔甲塗成了金色,一個塗成銀色。

這一金一銀兩員小將所使的都是槍,千軍萬馬中廝殺來去,手中一桿槍如一條蛟龍一般,一路殺將過去,手下竟無三合之敵,但凡當面之敵,無不被紛紛挑落馬下,端地所向披靡、神武非凡。

武則天眯著眼睛,越看越是歡喜,指著那二人對楊帆道道:「那穿金甲和銀甲的兩員小將是什麼人,竟然驍勇若斯!」

楊帆微微一笑,道:「陛下請再看,陛下可是認得他們的。」

武則天窮極目力看去,可是相距猶遠,兩員小將又在軍中不斷衝殺閃動,實在看不清楚,這時,上官婉兒忽然驚咦一聲道:「聖人,婉兒瞧著那穿金甲的貌似是五郎,而那穿銀甲的似乎就是六郎!」

「當真?」

武則天聽了又驚又喜,急忙再往前兩步,手搭涼蓬向校場上觀望,看那二人身形,隱隱然果真有幾分那對小情郎的模樣。這時台上眾人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