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六十五章子弟兵

第八百六十五章子弟兵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31 23:10  字數:3531

武承嗣強拖病軀端坐馬上,試圖營造出一副身體漸趨好轉的形像,武三思則策馬隨御駕而行,眼看那不動如山、氣勢莊嚴的軍容,不禁暗暗心折:「果然是一支精銳之師,楊帆倒是一個會帶兵的人!」

他下意識地向前方看去,正好到楊帆挺拔的背影,武三思又是暗自一嘆:「可惜他不肯死心塌地的效忠於我。二張雖然囂張,所倚仗者不過是姑母的寵愛,他們根本沒有資格問鼎皇位,楊帆竟如此短視,實在可恨可惱!」

黃羅傘蓋過處,萬歲聲此起彼伏,如錢塘怒潮一般,不管抱著何種心思的人,漸漸的都被這種氣吞萬里如虎的氛圍所感染。等到御駕終於在高高的閱兵台前停住,太平和婉兒一左一右扶持女皇登上高台時,年邁的武則天似乎也覺得雙腿有了力氣。

可惜,這畢竟只是一種精神作用,她走的很慢,又有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扶著,饒是如此,當她終於登上閱兵台的時候,還是有些氣喘,額頭也沁出汗來。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趕緊扶女皇在御座上坐下。

隨行眾臣紛紛登上高台,對於年老者、位尊者,皇帝一一賜坐。最後面的木架上鋪了一層碎冰,宮娥打起扇子,高台上登時一片清涼。

依照大唐延續下來的閱兵典制,皇帝此時應該身著戎裝,親自於軍前試射,發連七矢,再登閱兵台檢閱,以彰顯天子武功,同時也是表明雖然各軍皆有其帥,但是所有的軍隊都有一個共同的主帥:天子。

不過楊帆事先同禮部討論過這個問題,女皇本人是絕不可能身著戎裝軍前試射的,且不說女皇根本不懂騎射。就算精於騎射,偌大年紀,誰敢讓她騎馬?誰敢讓她試射。

女皇不能試射,那就該皇子代替了。可是人人都知道皇太子馬上要換人,讓現在的皇太子李旦在軍前演武頗為不妥,讓李顯出馬吧,他現在又不是太子,雖然易換太子一事已盡人皆知,但是事情還未成為現實。公開表現出來就不妥當了。

再者,這兩位皇子一個軟禁在東宮,一個囚於深山,都有十五六年不曾騎馬,弓箭更是很久不曾摸過了。哪怕箭靶放得很近,要是他們連射七矢都中不了一兩矢,也未免太過難看,因此反覆商量之後,這一步驟便略去了。

武則天登閱兵台坐定,楊帆便馳馬直奔閱兵台下,馬至台下。楊帆猛一勒馬韁,讓那戰馬人立而起,戰馬希聿聿一聲馬嘶,端地人如虎、馬如龍。這般亮相,登時博了個滿堂彩。

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唇角同時一勾,不約而同地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安樂郡主李裹兒看著楊帆英姿勃發的模樣,眸波似乎也有剎那的陶醉。武懿宗卻把嘴一撇,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

戰馬前蹄鏗然落下。楊帆在馬上一抱拳,氣沉丹田,向高台上大聲稟道:「奏請陛下大閱!」

閱兵台上,武則天微微一頷首,內侍高公公便踏前一步,把手中拂塵一揚,高聲宣道:「皇帝有旨,大閱開始!」

閱兵官陸毛峰揚鞭急催戰馬,從三軍陣前飛馳而過,腰間長刀順勢拔出,一聲厲喝,三軍如山之傾,隊列變幻,讓出校場,井然有序,絲毫不亂,齊整的隊伍收斂陣形、騰挪場地的場面竟也極具觀賞效果。

出身兵部的宰相姚崇不禁撫須贊道:「士卒雄銳,行伍嚴肅,旌旗雜沓、戈甲照耀、屹若山嶽、勢動天地,真虎賁之師也!」

武則天聽到姚相的由衷讚美,心中更有得色,這可是在她命令之下組建的軍隊,心理上自然便有一種親近的感覺,高踞如此巍峨雄壯的高台之上,觀閱如此強大壯觀的陣容,令她心中生起一種強烈的自豪感。

閱兵官陸毛峰迴到閱兵台下,眉批、頰當間已隱隱泛出汗跡,可他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這可是當著皇帝和滿朝公卿,當著天底下最有權勢的一群人展現自己。一見校場已經迅速清理出來,陸毛峰手中長刀一揮又是一聲令下,旗幟招展,一支騎兵立即策馬出陣。

這支騎兵都穿著輕便的衣甲,刀、盾、長矛、鏈錘在手,主將身邊有旗號手、鑼鼓聲不斷發出各種軍令,隨著旗令和樂器發出的軍令,將士們策馬馳騁,或攻或防、或變陣或合陣,開始模擬騎戰場面。

在外行人眼中,這樣的表演純屬熱鬧,根本看不出什麼,像那些公主、郡主們,此時與其說是在看演兵,不如說是在看哪個士卒更英俊一些,騎姿更颯爽一些。但是在一眾軍伍出身的將領和大臣們眼中,卻能看得出這支軍隊的戰鬥力。

所謂見微知著,在他們眼中,從這支騎軍隊伍的一招一式,一舉一動以及陣法的配合、攻防的配合,完全可以推斷出這支軍隊的戰力,縱是最挑剔的將軍,這時也不能不暗暗點頭。

騎戰之後還有步戰,步戰又分巷戰、守城戰、野戰,馬術、武技、箭技,諸般技藝逐一施展。軍容、軍技、軍學、軍器、軍壘各項逐一展現,直到近午時分,才開始軍律項目。經過一個上午的操演,此時日當正午,烈日炎炎,高台上冰塊已經用了九車,台上冰水淋漓。

全體參閱將士再度回到校場,站列整齊,楚狂歌以無頭箭拋射,射中何人,何人便上前回答軍律。以楚狂歌的箭術,在人選上其實還是做了手腳的,不過因為操演過程一共持續了兩個月時間,所以專門負責背誦軍律的這些作弊士兵所背已非僅只一冊,而是把所有的軍律都背了下來。

因此,楊帆乾脆把這檢查軍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