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六十三章阿藏的心事

第八百六十三章阿藏的心事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31 00:31  字數:3382

楊帆意欲讓張氏兄弟在大閱中發揮什麼作用,眾人雖然好奇,終究還是沒有問出來。等到宴席快要結束的時候,張昌宗還鄭重其事地再度提起此事,叮囑大家千萬不要對外泄露,弄得眾人心中更是好奇,不過對於張昌宗的叮囑,自然無人敢予怠慢。

這件事眾人守口如瓶,外人也就無從知道,不過楊帆赴二張之宴卻不是什麼秘密,這件事很快就傳到了武三思的耳中。武懿宗也聽說了這件事,馬上跑去找到武三思,得意洋洋,似乎自己很有先見之明。

「堂兄,我早說那楊帆是趨炎附勢之徒,不值得信任了。你看,他本是薛懷義的弟子,一見薛懷義失寵,馬上鮮無廉恥地以自身為晉階之石,投到太平門下。他明知道太平與我武氏面和心離,可是一見我武氏權傾朝野,力壓李氏,又馬上投到堂兄你的門下。

待見姑母有意立廬陵王為皇儲,他覺得武氏將要敗落,馬上又死力保了廬陵王,如今廬陵王分明是個扶不起的阿斗,同相王一樣是個廢物,他又果斷投靠張易之,此五姓家奴是也,比呂奉先還要無恥三分!」

武三思心中懊惱不已:「若不是你一再相逼,他豈會對二張做出親近舉動?說到薛懷義和張易之,你我兄弟見了他們還不是牽馬墜鐙、殷勤備至么,比楊帆又能強到哪兒去?」

可他雖覺得這個堂弟夠蠢,如今卻是武氏族人中兵權最重的兩人之一,武氏族人中除了武攸宜就數他了。武攸宜只忠於姑母,對他和武承嗣的拉攏一直不為所動,顯然是倚兵自重,不想在大勢明朗之前有所表態。

眼下他要倚重武懿宗處甚多,也不好責備太甚,只好含含糊糊地道:「無論如何,你不該對他相逼太甚。此人手握千騎,對我們至關重要,將來要謀大事,還須大力借重此人!」

武懿宗道:「那有何難?此人乃欺軟怕硬之輩,甚是沒有骨氣,兄長想讓他臣服,就要讓他曉得咱們武家的厲害,不可一味施之以恩。待我好生難為他一番。等他發現離了咱們武家處處難以伸展,不怕他不來向兄長請罪!」

「懿宗……」

武三思欲言又止,總覺得這麼做不甚妥當,可武懿宗說完就興沖沖地告辭了。武三思轉念一想,暗道:「罷了,且由他去,看他能否降服楊帆。如果真能迫使楊帆為我所用最好,如果弄巧成拙,只要我現在不出面,到時也可出來收拾殘局。」

想到這裡。武三思便打消了勸阻武懿宗的念頭,不過待他迴轉後宅。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心中不由暗驚:「糟糕!這個老弟一向莽撞,他不會是想在大閱上做手腳吧?這可是姑母登基稱帝以來第一次大閱,意義重大,萬萬出不得差遲,否則一旦查到我們頭上……」

想到這裡,武三思趕緊派人去追武懿宗。鄭重其事地叮囑於他。武懿宗此時還沒出城,被武三思的人追上一說,不禁大笑道:「兄長忒也多慮了。大閱事關國體,出不得半點差遲,我連這都不知道么?你回去告訴我那兄長,叫他只管放心,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戒急用忍,我武懿宗也是清楚的。」

武三思得了家人的回報這才放心,只要武懿宗不在大閱上動手腳,就由得他去折騰吧。

※※※※※※※※※※※※※※※※※※※※※※※※※※

楊帆原以為大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手下兵卒多選自禁軍,只要稍加整合就能達到大閱要求,沒想到實際操練下來,足足進行了一個半月,陸毛峰才點頭確認:已經超越了當年政事堂和兵部檢閱的水準。

這其中楊帆還是佔了人數少且兵員精的便宜,否則兵員素質不一、各部需要配合,那練起來就曠日持久了,當初由政事堂和兵部主持的檢閱級別沒有這次高,都足足準備了半年之久。

既然操練水準已經達標,那接下來就要按皇帝大閱時的程序進行排練了,這時候禮部也參與進來,對三軍的儀容、著裝、檢兵指揮和閱兵官的談吐用語、面見皇帝時應用的禮儀再逐一進行指導。

這一次排練又足足進行了半個多月的時間,直到每一個人都把他在大閱時應該扮演的角色和整個大閱的流程都記得滾瓜爛熟,連著七次大閱排練沒出任何差錯,眾人這才鬆了口氣。

不過這時也到了夏天最熱的時候了,楊帆當初對張氏兄弟說「炎炎夏日」時,本是一句戲語,他當時還以為頂多十多天功夫就能開始大閱,結果這一下就過了兩個多月,楊帆每日在校場上陪著士兵們一起摸爬滾打,漸已白皙的膚色又變成了健康的黎黑。

因為這兩個多月他也是一塊兜襠布,天天在大太陽底下操練,渾身肌膚都變成了健美誘人的古銅色,胸肌塊疊、臂肌賁起、腿肌虯結、臀肌壯碩,再配上他那英俊的容貌,若叫城裡那些養尊處優的貴婦千金們看了,怕不要連做三天春夢。

眼見操演已經極為順利,楊帆這才上報朝廷,奏請皇帝批准大閱。武則天聞訊大喜,馬上宣布次日停朝,一早便往千騎營大閱,皇子、皇女、諸王、皇戚、各部院大臣盡皆扈從,隨後又按大閱的規矩,向受閱軍隊賜食。

皇帝賜食,規格當然不能太低,當天中午,千騎大營便殺豬宰羊,肉香味兒一直飄到十里地外的右驍衛,饞得那邊的士卒直咽唾沫。千騎營將士飽餐一頓後,下午破例沒有演練以養精蓄銳。

宮裡面,張氏兄弟也是摩拳擦掌,興緻勃勃。

這兩個月里,他們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