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六十章張易之的橄欖枝

第八百六十章張易之的橄欖枝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30 00:38  字數:3517

「橋哥兒,這樣下去可不行啊!」

馬橋私下找到楊帆,說道:「我試著背了兩條軍律,真他娘的會讓人發瘋的,難道你背得下來么?」

楊帆吱唔道:「本將軍事務繁忙……」

馬橋翻了個白眼兒,道:「那就是說你的也背不出來了?」

楊帆瞪了他一眼道:「此番大閱,各方矚目。眼紅生妒的人很多,軍律是很重要的一項內容,如果這一項避而不閱,皇帝不明軍事,或者挑不出什麼來,就恐會有別人當場指摘。」

馬橋道:「可是就算現在停了所有的操練,讓大家天天只背操典軍法,他們也未必背得下來啊,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倒是有個法子,不知是否可行?」

楊帆其實也被那些大兵弄得焦頭爛額了,一聽他有法子,雙眼頓時一亮,喜道:「你有法子,怎不早說!快講,有什麼好辦法?」

馬橋四下看看,壓低聲音,詭秘地道:「咱們不如取個巧,從兵士中挑些認識字的,不叫他們干別的,每天就是背誦操典軍法,而且每人只背一本,直到滾瓜爛熟。到時候閱兵官是咱們的,總檢閱是咱們的,只挑這些人出列詢問,還怕不能過關么?」

楊帆蹙眉道:「說來容易,如果……,唔……」

他捏著下巴想了想,欣然點頭道:「不錯!是個好主意!如果大閱時缺了軍律這一項,旁人只需故作不解般問上一句,咱們就不好作答了。可是只要咱們有這一項。那就成了。縱然有人懷疑咱們作弊,也不好橫插一手由他抽檢,一旦兵士真的答不上來,咱們丟了面子。皇帝更是丟了面子,沒有人會蠢到為了讓咱們難堪而讓皇帝下不來台的。」

馬橋得意地笑道:「怎麼樣?虧我想出這般妙計吧?」

楊帆瞪了他一眼道:「投機取巧的事你最擅長了,還不依計行事,抽選識字的士卒。告訴大家不要再背誦軍律了?」

馬橋連聲道:「成成成,我這就去安排!」

馬橋一溜煙兒地跑了,片刻之後,校場上便傳出一陣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猶如作戰大捷一般,楊帆聽了不禁搖頭失笑。

楊帆此番大閱,最初的目的只是為了讓武懿宗不戰而退,解決建軍過程中的最大問題:軍械。但是當旨意真的下來,必須要做這件事的時候。他才意識到建軍之後來一次大閱。對他而言具備種種好處。

首先。通過大閱,可以迅速提升「千騎」在禁軍諸衛中的地位和影響。作為皇帝,武則天親閱千騎。千騎在她心目中的印象也會比悄然建軍直接開拔宮城擔任戍衛任務要強上百倍。

內部來說,他這支新組建的軍隊不論將校還是士卒。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從平民直接入伍的,大部分將士身上都還有著原部隊的烙印,為了迎接大閱,大家齊心協力操演一翻,可以很快讓內部融合起來。

大閱成功獲得的榮譽,會讓每一名將校士卒迅速認識到自己從此已是千騎的一員,可以提高內部的凝聚力,而他本人也可以籍此在軍中獲得崇高的聲望和威信,這將大大縮短他整合千騎的過程。

意識到這一點,楊帆自然全力以赴。

千騎營就此投入了轟轟烈烈的大閱操演訓練,在武周政壇上即將發揮至關重要的決定性作用的一支軍隊,如同燒紅了的一塊鐵胚,在一次次的錘鍊鍛打中,漸漸綻放出它獨有的光芒,劍猶在鞘,鋒寒已出。

※※※※※※※※※※※※※※※※※※※※※※※※※

這一日,軍中操演正如火如荼,軍營外忽然蹄聲如雷,遠遠望去,塵土飛揚。

此時已經進入夏季,士兵愛惜衣服,又覺天熱難耐,所以大都脫了衣袍,只系一條兜襠布,赤著毛絨絨的胸膛大腿,在那兒砌高台、輾校場、摸爬滾打練武藝,又或者在伙長的指揮下進行隊列訓練。

楊帆與士兵們摸爬滾打一起訓練,也是這副打扮,遙見遠處塵煙四起,人喊馬嘶,楊帆把系在頭上的白汗巾扯下來擦了把臉上的汗,對兩個正在練習肉搏的士兵吩咐道:「去瞧瞧怎麼回事。」

兩條大漢正跟莽牛似的頂在一起,聽了楊帆的吩咐,便放開手,光著腳丫子,晃著大屁股向轅門那邊跑去,兜襠布夾在他們的臀縫裡十分可笑,不過這軍伍中沒有女流,也不需顧忌什麼。

這時節沒有短褲,男人的內褲就是一條兜襠布,據說這東西還有養生效果。這種理論來自道家,道家養生術崇尚先天境界,返本還源,比如模仿嬰兒的胎息胎眠。

嬰兒的睾丸總是縮緊提高,成年人不曾經過特殊訓練,囊袋總是鬆鬆下垂的。一些有道之士便笑稱此等人為「吊兒朗當。」而兜襠布有讓睾丸縮緊提高的作用,所以他們認為這樣做可以補精益腎,強壯體力。

兩個系兜襠布的光屁股大漢跑去轅門,不一會兒就趕回來,興沖沖地向楊帆稟報道:「將軍,太僕寺送馬來了,好多健馬,雄壯的很!」

楊帆大喜,剛欲迎去轅門,轉念一想,又道:「去,把陸郎將請來,與我一起去接收戰馬!」

不一會兒,擔任閱兵官、事務最為繁忙的陸毛峰滿頭大汗地趕來,他已聽那軍士說了要去轅門接馬,所以穿了軍服,這時楊帆業已著裝完畢,二人便一起趕去轅門。

此番送馬來的還是獸醫博士白一丁和獸醫牛牟,二人見了楊帆甚是客氣,楊帆一看他們此番送來的戰馬,果然個個膘肥體壯、毛髮油亮,全都是健壯高大的西域良馬,不由大喜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