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五十九章大閱兵

第八百五十九章大閱兵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30 00:38  字數:3420

金吾衛大將軍帥帳內,河內王武懿宗、臨川王武嗣忠對面而坐。

沉默許久,武懿宗雙拳緊握,向案上重重地一捶。

武嗣忠嘆口氣道:「大兄,算了吧。說起來,咱們也不算是敗在他的手上,誰讓他搬出了姑母呢。這個時候,咱們要是還不識相,那就自取其辱了。」

武懿宗冷然一笑,撇嘴道:「這算甚麼,識時務者為俊傑?」

武嗣忠攤手道:「不然大兄有何妙計?」

武懿宗沉默片刻,道:「罷了,你那裡不要再為難他了,否則你我兄弟真箇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武懿宗說到這裡,復又冷冷一笑,道:「過了這一關就算完了?姓楊的,你落了我武懿宗的面子,咱們以後打交道的機會還多著呢!」

武嗣忠性格沒有那麼跋扈,有心勸止兄長,可他知道這位兄長的脾氣,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只是重重地一嘆。

千騎大營,楊帆的帥帳之外。

那位看管武庫的隊正又到了帥帳前,鬼頭鬼臉地往裡探看。帳外兩名親兵筆直而立,目不斜視。任威慢悠悠地從帥帳里踱出來,一眼看見是他,便很不耐煩地問道:「江隊正,你有什麼事嗎?」

江隊正點頭哈腰地道:「軍器監新制了一批甲仗武器,盔甲、弓弩、斧鉞、長矛、橫刀、短矛、連錘、戎帳,乃至馬具、鉗鋸等物都已換了,你看要不要稟報將軍一聲,去驗看一番。」

任威不以為然地道:「就這事兒啊?中郎將正召集眾將商議要事。無暇理會這點小事兒,你先回去吧,待我稟報將軍,回頭派個小校去點收一下就是!」

任威說完。不待江隊正回答,便轉身向帳內走去,江隊正陪著笑,笑得很苦。當他轉身離去時,聽到有人嗤笑一聲,不屑地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扭頭看時,兩個軍卒依舊筆直地挺立於帳前,目不斜視,竟不知是何人發話。

大帳裡面,楊帆倒真的是在召集諸將議事。

楊帆端坐帥帳之後,左手一方「驚虎膽」,右手一本厚厚的書冊。帥印和盛放令箭的方形盒子分置帥案兩端。

長史許良居於側坐。隨後是兩排座椅。分別是黃旭昶、楚天歌、馬橋、黎大隱、陸毛峰、呂顏、高初等人,個個身著戎裝,正襟危坐。內中尚有一張坐椅空著,那是後軍郎將獨孤諱之的座位。該員尚未到任。

楊帆輕輕翻著手中的書冊,沉聲道:「陛下已經頒布旨意,同意大閱!本帥自禮部、兵部借來有關會典禮制的書冊,大致總結了一下,皇帝大閱,檢閱內容主要有軍容、軍技、軍學、軍器、軍陣、軍律、軍壘各項……」

楊帆自稱本帥倒不是僭越,他在外面對別人要自稱本將軍,可是在一軍之中,尤其是升帳點將的莊重場合,主將就是要自稱本帥的,意為一軍之統帥,倒不見得非得是朝廷任命的元帥。

楊帆說到這裡,忽然停頓了一下,抬頭向下一掃,問道:「諸位將軍,何人參加過大閱?」

眾將領面面相覷,天子登基以來,還從未搞過大閱,就連天子閱兵稱為「大閱」,他們都是聽楊帆說了才知道,這些將軍們大部分都是字都不認識的大老粗,哪懂這個。

楊帆皺了皺眉,道:「一個都沒有嗎?」

陸毛峰遲疑著拱手道:「回大帥,末將十七歲入伍,迄今為止,不曾參加過大閱,不過高宗年間,北衙禁軍尚受南衙轄制時,末將曾經受過政事堂眾相公和兵部檢閱!」

楊帆大喜,總算有個參加過檢閱的了,要不然他只好照著會典胡亂摸索了,這個陸毛峰除了當肉盾還有這般用處,倒是始料未及。

楊帆欣然道:「當時陸將軍在軍中任何職務,可曾主持過所部兵馬的操演?」

陸毛峰訕訕地道:「呃……那時候,末將還是軍中一名伙長,不曾主持兵馬操演,只管聽令行事,帶好本伙十名士兵就好。」

黃旭昶、楚狂歌、馬橋三人忍不住「嗤嗤」地笑起來,笑得陸郎將臉龐一陣脹紅。

楊帆把手邊的「驚虎膽」重重一拍,厲聲喝道:「本帥帳下,誰敢放肆!黃旭昶、楚狂歌、馬橋,站立答對!」

私下裡,他們是兄弟相交的,可公眾場合就得有點規矩,三人見楊帆聲色俱厲,並無半點通融的意思,頓時暗暗警惕,收起怠慢之心,筆直地站起。

楊帆看了他們一眼,冷哼道:「陸郎將好歹是參加過軍閱的,雖說沒有主持過所部軍演,可是涉及到每一名士兵、每一夥士兵的訓練和規矩,是一清二楚的。你們三個有什麼好笑?好好聽著!」

楊帆訓完了三人,才轉向陸毛峰,和靄地點了點頭,道:「那就有勞陸郎將向本帥和眾位將軍介紹一下那時情形。」

陸郎將受寵若驚,忙仔細回想著,把他當初參加檢閱前所受的種種訓練和準備一一稟與楊帆,楊帆一面聽著,一面急急翻閱會典操冊,逐一對照。陸郎將當初軍銜太低,涉及到全軍層面的東西他就不清楚了,他所講述的都是具體到一兵一夥的要求。

許良在一旁奮筆疾書,將陸郎將所言一一錄下,楊帆則逐項對照,聽陸郎將介紹了一陣,心中漸漸有了譜。陸郎將所介紹的東西,同會典操冊上面的東西並不十分一致,可見這東西也不是完全遵照操冊會典的規定來進行的。

所謂因地制宜、因時制宜,適當的變通是可以有的,不過大的步驟沒太多變化,尤其是涉及到「禮」的部分更是不厭其煩。所謂禮多人不怪,大人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