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五十六章崔太公的算計

第八百五十六章崔太公的算計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29 00:36  字數:3488

候在書房裡的是一個身著月白道袍的青年人,清瘦出塵,兩眼有神。老管事正在書房陪他敘話,忽見楊帆開門進來,老管事連忙喚了一聲:「阿郎!」隨即便向那人介紹道:「這位就是我家阿郎。」

楊帆目注那位白袍人,緩聲問道:「足下從清河崔府來?」

青年人淺笑著向他拱了拱手,風度翩翩地道:「清河崔林,見過楊將軍。鄙人在清河時,常聽老太公提起楊將軍,老太公對楊將軍讚譽有加,常謂曰後生可畏。今見將軍,果然丰神如玉、氣宇不凡,崔林得見將軍,幸甚,幸甚!」

楊帆笑道:「崔先生真是客氣了,鄙人在長安時曾有幸面聆崔老太公一番教誨。如今算來,已經有兩年不曾見過崔老太公了,老太公可還安好么?」

崔林道:「承蒙動問,老太公康健如昔,身體安好!」說著自袖中取出一封信來,對楊帆道:「鄙人此番赴京,是為備考秋闈的。老太公特意著我捎來這封書信,今與將軍結識,今後正好走動。」

楊帆心道:「博陵崔、清河崔一向暗中較勁,爭奪崔氏第一大姓的位置。如今博陵崔有崔湜、崔液等四兄弟同時入朝為官,聲名鵲起,清河崔氏怕是有些沉不住氣了。」

楊帆想著,便請崔林入座,當著他的面打開了書信,書信一抽,隨著信紙便有一張蓋著鮮紅大印的契書躍入眼帘。楊帆先是一喜,展開一看卻又一呆,急忙再去看那崔家老太公書信,看完不禁哭笑不得。

原來,他派人送信給崔家,說是古竹婷姑娘為他立下大功無以為報,懇請崔老太公為古姑娘一家脫籍。崔老太公如今讓崔林捎回來的卻不是脫籍契書,而是一份轉戶契書。

崔老太公把古竹婷父母兄弟一家人的奴籍全部轉到了楊帆的名下,這份契約是崔家在當地官府辦的「過書」。有這份過書在手,古竹婷一家人就是楊帆的奴隸了,想殺想打還是想給他們抬籍變成良家子,悉從尊便。

崔老太公這麼做看似無聊了點兒,楊帆既已提出這個要求,當然是要為古姑娘一家脫籍的,但是崔老太公反正是要賣他人情的,何不賣的更漂亮點兒?中間走了這麼一道看似無用的手續。古竹婷一家人就成了原楊氏家奴得恩主釋還,抬籍為良民。

這麼做,就坐實了楊帆對古家人的恩情,以前終究差了一層。崔老太公千年世家,底蘊深厚,不差古家這麼一房家奴,可對楊帆來說,這卻是邀買人心、培植親信的重要一步,畢竟古家脫了籍也是要生活的,而這一家人從小學的就是打打殺殺。他們成了良民能幹什麼?楊帆有如此恩德與古家,還怕他們不誓死效力么?

崔林笑吟吟地看著楊帆。對他幾度神態變化毫無訝異,顯然信中的意思他是早就清楚的。楊帆看罷了書信,輕輕吐出一口濁息,對崔林拱手道:「老太公隆情厚義,楊某感銘於心!」

本來這份人情他就是欠定了的,這一下更是無可推脫。如今崔林赴京,以崔家的雄厚底蘊。只派這麼一個子弟赴京,顯然對他進士及第是信心十足。崔林一旦進士及第,必然入仕。那時楊帆還能不利用自己的人脈關係為他上下打點謀個要職?

不過由此也可看出,如同博陵崔重點栽培崔湜,這崔林怕就是清河崔老太公重點栽培的人了,不出所料的話,他必是出身清河崔氏嫡宗長房,三五十年之後,就是理所當然的清河崔氏家主,如今二人都是正當年少,早早結下交情,以後不就是一輩子的莫逆之交?

楊帆收好書信細細攀談,果然不出所料,崔林正是清河崔氏嫡房長孫,一敘年齒,楊帆二十七歲,崔林二十四歲,兩人當即改口,以兄弟相稱。楊帆欣然道:「賢弟赴京可有住處?為兄西廂有一處客房倒還精緻。」

崔林已經知道楊帆做了歸德中郎將,現在長住千騎大營,不能每天回來,家中只有女眷,他一個青年男子哪有住在人家的道理,便溫煦地笑道:「崔家在東都置有宅子,管事家丁一應俱全,就不在兄長府上叼擾了。」

崔林說著,便欲起身告辭,楊帆道:「怎麼就走?便不在府上住下,為兄也該置酒備宴,為賢弟接風洗塵才是道理。」

崔林道:「實不相瞞,小弟還有長輩在洛陽。今日到洛陽,聽說兄長正好在府上,生怕來日撲一個空,所以小弟就先到了貴府,如今事情辦完,得回去拜見長輩,長輩知我今日到京,不好勞長輩久等。你我兄弟今後要打交道的機會還長著呢,卻也不差在今日。」

楊帆聽他在京還有長輩,這倒是不可輕慢的理由,忙親自把他送出府門,候他車馬離開,這才迴轉府內。楊帆摸摸懷中那封書信,大步流星奔了阿奴所住的院落,過了曲池長橋,跨進院門,恰看見古竹婷正在院中林蔭下練功。

也是最近楊帆在軍中時長在家時短,來阿奴院子的次數就少了,古竹婷根本沒料到這個時辰他會闖進來。要有人來也只能是他,這後宅除了他也沒有男人了,當然勉強要算的話,楊念祖那個穿開襠褲的小屁孩也算一個。

是以古竹婷的打扮非常隨意,烏油油的頭髮只以細紅繩兒系成一束馬尾,穿一襲銀白色短褂細綢細褌,腰扎一條紅腰帶,僅是這身打扮的話倒也沒有什麼,可是她此刻正在練柔骨功。

她單足穩穩地立在地上,整個腰肢向後彎去,另一條腿以劈叉的方式反折,卻與立地的那條腿並齊,頭藏在兩腿中間,細細的小腰兒彎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