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五十三章象徵

第八百五十三章象徵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28 10:45  字數:3390

武攸暨迎到府門外,楊帆見是駙馬出迎,不免有些意外,不過武攸暨神色如常,楊帆便也不動聲色,賓主二人一個是太平名義上的丈夫,一個是太平事實上的男人,行禮如儀,談笑風生,敘過禮儀,便並肩而入。

樹影搖曳,蟬鳴如雨。

長廊下,宮娥侍女穿梭如織,手中捧著金的銀的各色器皿,內盛各色鮮果美酒、水陸八珍,見到駙馬爺陪了一位二十多歲,氣度沉著、凝如山嶽的英俊客人漫步而來,紛紛避讓道路。

一路無話,武攸暨引著楊帆直奔後宅的「濯月亭」,到了「濯月亭」附近,便見亭里亭外群雌粥粥,俱都是些命婦千金打扮的女子,楊帆頓時嚇了一跳:「怎麼今日這些陪客,俱都是些女人?」

其實這可真的冤枉了太平,太平這次代兄答謝楊帆,也算是李氏家族的一次家宴,來的都是李氏家族的人,之所以變成了眾香國的樣子,放眼望去俱是綵衣雲鬢,群雌粥粥,那是因為李家的男人快被武則天殺光了。

今日赴宴的人,廬陵王府由世子李重潤代表,此外就是七位郡主殿下一併光臨,至於另外三位王子,據說廬陵王病體未愈,他們都留在宮中當孝子了。

如今還頂著皇太子名號的相王李旦那邊,則由皇太孫李成器代表,其餘的也是各位已出嫁或者未出嫁的公主。

先帝李治這兩房子孫尚有男丁出場,其它李氏皇族即便還有男人活著的,也正在嶺南受苦。放眼望去,自然就只剩下以千金公主為首的老中青少四代大唐公主們了,李家現在是嚴重的陰盛陽衰。

除了李治這一房倖存下來的兩位世子和武駙馬,要說現場再無一個男子卻也不然。至少還是有一個的,此人看起來威武雄壯,即便懶懶地坐在那兒,也有一種血氣奔涌的陽剛之氣。遠非李成器、李重潤這樣溫潤如玉的公子哥兒可比的。此人名叫李千里,就是在嶺南平定了高力士之父馮君衡叛亂的那位大將軍。

李千里原名李仁,是李世民之子吳王李恪的長子。李恪是在皇位爭奪戰中被長孫無忌陷害而死的,那時武則天還沒有這個能力,等到武則天掌權時,李恪的四個兒子早已被發配嶺南了。

李仁和他父親李恪一樣狡猾,慣會裝瘋賣傻,人前人後都故意擺出一副二愣子的模樣,除了時不時的找點祥瑞進獻給武則天。他什麼事兒都不管。他在嶺南任一州刺史。政事一概委託武則天派來的長史負責,他則整日遊山玩水,根不理政務。

朝中許多御史彈刻他怠乎政務。可他依舊如故,不理不睬。如此這般。倒真的保住了他的性命,武則天想要登基必先剷除障礙,對李唐宗室大殺特殺,唯獨沒動李仁,不但沒有動他,還特意派人去慰問他,並送給他六個字:「爾,吾家千里駒!」

一向裝傻的李仁這回福至心靈地聰明起來,馬上給自己改了一個名字:李千里。

李千里一直在南方遊盪,如今因為武則天已決心傳位於子,對李唐宗室不再打壓過甚,政治環境趨於緩和,他才得以奉調回京。作為李恪的長子,他現在還沒有恢復他父親昔日的王爵,眼下他在金吾衛里任將軍,跟著騎豬將軍武懿宗混日子。

今日是家宴,不論官方品級,李千里是李恪的兒子,而李恪和李治是兄弟。李成器和李重潤都是李治的孫子,李千里是皇叔,在男性來賓中輩份最高,所以坐了上首。

坐在上首的李千里無法掩飾他魁偉強健的體魄,卻也不曾表現他的沉穩凝重睿智練達。即便在李唐宗室面前,他也依舊是一副木訥寡言的模樣,不知道是對自家人也不放心,還是裝傻裝得太久已經習慣了。

看到楊帆進來,動靜沉穩,淵停岳峙,李千里的目芒不禁微微一縮,隨即神態如常,先端起一碗酒,將一碗酒一飲而盡。

他在嶺南時,曾帶兵剿過馮家的叛亂。這場叛亂雖然不是被他逼反的,平叛之後的處治也不是由他決定的,可他畢竟等於是站在了馮氏的對立面。而楊帆當時正擔任南疆六道巡撫欽差,對馮氏採取的策略是撫,他與楊帆一剿一撫,彼此的作為算是大相徑庭。

他還聽說馮刺史遺有一子,在楊帆的照料下進了宮。大唐立國以來,還沒有哪個太監能作威作威權傾朝野,遠非漢末的那些宦官們可比,他倒不覺得一個小小閹人進宮對他能有什麼威脅,可是楊帆這麼做,畢竟有種和他對著乾的味道,所以見了楊帆心裡有點不自在。

駙馬武攸暨接了楊帆進來,太平便也迎上去,夫婦二人作為今日宴客的主人,向各位來賓介紹楊帆。

「這位是金吾衛將軍李將軍,宮的皇叔。這位是千金公主,宮的……大阿姐……」

太平公主介紹到千金公主時,臉蛋紅了一下,有點窘意。

千金公主是李淵的小女兒,李世民的妹妹,武則天是李世民的兒媳,應喚她一聲姑母,太平公主該稱她為姑祖母,可這位老人家偏去認了武則天為義母,結果就變成了太平公的姐姐。

太平一臉窘態,千金倒是神態如常,向楊帆微笑著點一點頭,不但絲毫不介意太平所介紹的身份,也彷彿從來不曾把楊帆請入她的卧室,以一老嫗之身想要勾引這少年郎做她的入幕之賓。

「人才啊!」楊帆看著神色如常的千金公主,在心底里暗暗地欽佩了一把。

一時間,除了一位廬陵王世子、一位皇太孫,一位金吾將軍,滿堂俱是女客,不是公主就是郡主,各有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