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四十七章梁王家宴

第八百四十七章梁王家宴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26 00:40  字數:3544

從北門進城便到了宮城範圍了,只需向右一拐就能從玄武門進入皇宮,武崇訓自然沒了借口繼續護花,他此前又說過要與楊帆一敘舊情,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李裹兒的儀仗向遠處那叢巍峨莊嚴的宮闕處中駛去。

楊帆佇馬一旁,也望著那輛遠去的香車,高大的城牆下,有風從遠處徐徐吹來,正好拂動了如霧的紗幔,車中一道倩影裊裊娜娜,無法叫人看個仔細,正如車中人那多變的心思。

沒有人是生來就一成不變的,一些本性的東西更是在成長中逐漸形成,並最終成為他區別於其他人的最本質的東西。楊帆如果不是幼經大難,顛沛流離,又有一番奇遇,他會是今日的楊帆么?

或許他此時依舊生活在韶州,半個月趕一次集,三個月去一次城裡,大部分時間與他同樣純樸訥言的妻子和孩子生活在那個小小的峽谷里,他的天就只有那麼大、他的地就只有那麼廣,他的心胸里就只有那麼一個小小的家。

小蠻從小過慣了苦日子,一個乞索兒終於改變了命運,可是一些已經深深刻進她骨子裡的東西是不會變了,直到現在她依舊喜歡賺錢,不停地賺錢,賺來的錢要麼拿去再生錢,要麼就換成土地和真金白銀,藏在她最認為最安全的地方。

阿奴本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是在一場大旱之後,這一切都改變了,她被自己的親生父親推進了枯井,對她的父親來說,那是最無奈的舉動,也許他當時已經飢餓到麻木,但是如果他還活著,這一幕往事一定是他一生揮之不去的夢魘。

對當時還很幼小的阿奴來說,她無法理解這些,當那個年僅六歲瘦骨嶙峋的女孩,滿臉血污哭叫著從枯井中一步步爬出來時,這創傷就再也無法癒合了。她從此封閉了自己的心,直到那個寒冬大漠,楊帆用自己的血和命,打開她心防的那把鎖。

從小拘於宮廷的婉兒,最大的快樂是陪伴皇帝去龍門時,摒退左右,一個人奔跑在無人的山林中,釋放她壓抑太久的心情。家國天下負於一身的太平,更多時候像一個政客,她無暇去考慮如何做一個妻子、做一個母親、做一個女人……

每一個成年的人,都有他從童年一路過來,命運在他身上刻下的一道道痕迹,如同一斧一鑿地劈斫出來。如今的李裹兒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就成了現在這副樣子,她……究竟經歷了什麼?她成為了什麼?

遠處的風一路掠來,掠過香車的帷幔,帷幔便化作一團迷濛涌動的霧,掠過武崇訓的眼,他的眼睛裡揮之不去的依舊是那如玉的嬌靨,掠過楊帆的發梢,他的思緒凌亂如發,充滿迷惘。

紅fen耶,骷髏?

※※※※※※※※※※※※※※※※※※※※※※※※※

武三思此番家宴,來的人比以前明顯要多了,武承嗣的身體每況愈下,武家人都很清楚,即便一些暫時還在觀望並未確定要投靠武三思的人,也不想在家宴這種並非明確站隊的場合拂他的面子。

家宴照例會有一些不被主人當成外人的人出現,越是大戶人家越是如此,除非你想表示自己交遊不廣,人脈稀少。不過今日有幸被武三思邀請來的人並不多,除了「三思五犬」,一共只有四個人,張易之、張昌宗、李重潤,再就是楊帆了。

被人戲稱為梁王門下五大走狗的宋之遜、李俊之流是一定要來的,非如此何稱心腹?再者,這樣的場合總不免要吟詩作賦以應風景,這幾個人都是文人才子,可以助主人附庸風雅。

李重潤是廬陵王的嫡長子,邀請他來,是為了讓他見證楊帆與武三思的交情,而張氏兄弟既是掩護,也是為了監視李重潤。李裹兒是女流且年紀幼小,出宮游賞、交遊名媛不受人注意,廬陵王世子從很大程度上可以代表他的父親,他想隨意出宮與人接觸就難了。

二張既然到了,這實際上的「皇后」和「貴妃娘娘」自然就坐了上首,此間主人武三思也避席屈居其下,廬陵王世子李重潤和及時趕回來的梁王世子武崇訓坐在武三思的對面,而武三思的下首坐的居然是楊帆。

看這樣子,像是要由父子二人分別接待兩位貴客,可是廬陵王世子是代替他「生病」的父親來的,本應與武三思同座,武三思卻把楊帆安排在身邊,由兒子去陪廬陵世子,這就很是耐人尋味了,須知在官場上,坐次排位也是一門學問。

武三思除了恭維討好二張,就只與楊帆談笑風生,由於討好二張的還有武懿宗、武攸宜等武氏族人,所以武三思大部分時間都拿來和楊帆談笑,因為席間太過吵鬧,兩人還時常附耳低語,這一切都被李重潤看在眼裡。

這位廬陵王世子未及弱冠,年方十九,是李顯的二兒子,庶長子李重福要比他大兩歲。由於廬陵王四子七女是由不同的宮妃所生,所以歲數相差不大,同一年出生的兄弟姐妹就有好幾個。

年方十九的李重潤三歲時就被轟出洛陽困居深山了,心思單純、不通世故,完全沒有看出楊帆的笑容和應答只是勉為其難,他和梁王的所謂熱絡場面,完全是武三思燒火棍子一頭熱。

二張兄弟能歌善舞,席間眾人豈能不投其所好?酒過三旬,張易之便在眾人的熱烈響應之下走到席間高歌一曲,在熱烈的喝彩聲中,武崇訓得到乃父示意,又上前邀請張昌宗踏歌,一時間武氏族人、三思五犬乃至二張便在席間載歌載舞起來。

李重潤不擅歌舞,也被武崇訓硬拉出去,笨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