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四十三章不要武鬥

第八百四十三章不要武鬥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24 00:31  字數:3530

武懿宗得到裘侍郎送來的消息,不禁勃然大怒,他沒想到楊帆竟敢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戶部,武懿宗冷笑著對裘侍郎道:「你回去告訴安尚書,明日一早,本將軍就帶兵到戶部去,那班兵痞不來便罷,如果來了,我就用他們的人頭洗涮你們戶部所受的恥辱!」

裘侍郎擔心地道:「這樣會不會事情鬧得太大了?」

武懿宗曬然一笑道:「不過死幾個小卒,算甚麼大事?便是鬧到御前,也不過受皇帝責斥一句。你不要忘了我金吾衛是幹什麼的,掌京城日夜巡查警戒,他們敢襲擾戶部,本將軍便斬了他們,楊帆又能說甚麼?」

裘侍郎連連點頭道:「如此就好,那我就照此回復安尚書了。不瞞王爺,如果您再不出面,安尚書那裡是真抗不住了,如今戶部已經淪為六部笑柄,偏偏這事兒又不好主動張揚。那就拜託王爺了,裘某告辭!」

裘侍郎匆匆趕回去向安尚書彙報,安尚書聽說明日一早武懿宗要帶兵來為他主持公道,這才安下心來。

翌日一早,那班兵痞又來了,守門的差官早就吸取了教訓,這班軍爺可是連尚書大人都敢揍的,誰敢攔他們?

在守門差官討好的笑容中,一班兵痞闖進戶部便分頭行動起來,有人闖去公廚,吩咐廚子多做些好吃的,量要加大,因為晌午還有一幫沒飯吃的兄弟要過來用餐,不聽話要挨揍。

有人闖進各處公房,撿那能換錢的東西抄了就走,說要變賣了抵充軍餉,誰敢攔阻就要挨揍。這些人擺明了就是明搶,奈何安尚書理虧在先,還真不敢較真。動手不是對手。講理的話,只有一個去處。因為這支軍隊太特殊了,不管是兵部尚書還是政事堂的宰相們全都管不到「千騎」頭上,要打這場官司,只能到皇帝跟前理論。

安尚書不管是到了兵部還是政事堂,憑他的身份和資歷,都能無理講三分,唯獨在皇帝面前底氣不足。如果不是因為托請他的人是武懿宗,他根本不會找這麼一個難纏的對頭。

鄭郎中正在房中批閱公文,兩個大兵便闖了進來。鄭郎中一看,馬上從腰間摸出鑰匙,愁眉苦臉地道:「這房裡值錢的東西實在不多了。那邊有一摞空白紙張,兩位可以拿走,還可換些錢使,唔……這是庫房的鑰匙!」

兩個大兵嘿嘿一笑,道:「算你識相!」

一個大模大樣走過去抱起紙張。另一個走到桌前抄起鑰匙,一瞧鄭郎中面前還有一方硯台、一盒印泥,忙也順手抄走,四下看看,又從鄭郎中懸在空中的手裡奪走了那枝毛筆,這才大模大樣地走出去。

「砰!」鄭郎中重重地一拍桌子。憤懣地吼道:「這個活沒法幹了!」

「嗯?」剛剛走到門口的一個大兵站住腳步,擰起粗重的眉毛回頭看他,鄭郎中趕緊陪笑道:「本官不是跟你說話!」

「哼!」

那兵丁大模大樣地離去。鄭郎中恨恨站起,悲憤地道:「裘侍郎攬的這差使,那『千騎』是天子親軍,也能隨意擺布的?現在可好,咱們戶部任人來去。束手無策,那位河內王又言而無信。不肯出面,我去找安尚書!」

鄭郎中袖子一甩,憤然走了出去,片刻功夫就聽鄭郎中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優雅柔和,非常斯文:「諸位,諸位,庫房在那邊,你們要講道理,不可以對本官動手喔……」

※※※※※※※※※※※※※※※※※※※※※※※※※※

武懿宗爽約,實在是情非得已,其實一大早他就帶了人馬全副披掛地準備趕赴戶部來撐場面了,可是當他跨馬提刀趕出大營的時候,赫然看見武三思佇馬營外,正對他怒目而視。

武懿宗大為納罕,連忙迎上前去,探問堂兄來歷。武三思把他劫回金吾衛大營,單刀直入地問道:「我問你,戶部有意刁難『千騎』,可是你的主意?」

武懿宗有些訝異,瞧堂兄這副模樣,似乎甚是不喜,難道替他兒子出氣也不應當?

武三思見他遲疑,冷哼道:「戶部侍郎裘零之的兒子,娶的是你武懿宗的女兒,戶部是沒有理由刁難『千騎』的,若非是你出面,我想不出戶部有為難『千騎』的理由!」

武懿宗訕然一笑,道:「堂兄英明,呵呵,這事兒……的確是小弟的意思。」

武三思道:「你與『千騎』有何過節,為何與楊帆為難?」

武懿宗叫屈道:「堂兄,這可是你冤枉我了,我與那楊帆有甚麼過節?我這麼做還不是替你那寶貝兒子出氣么?」

武三思一愣,迅速明白過來,沉下臉道:「是崇訓找到你了?」

武三思在案上重重地一拍,罵道:「這個不成器的東西,真是枉費我的苦心教誨!」

武懿宗不以為然地道:「堂兄,誰不曾有過少年時候?心中所愛為人所奪,少年意氣如何忍得?我看,崇訓這麼做也沒什麼不對。」

武三思怒道:「你呀,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崇訓不懂事,你這個做叔父的也跟著胡鬧。『千騎』是什麼你不曉得?『千騎』居然發不出餉,這事兒真要鬧到皇帝面前,不是成了大笑話?

你當這是千里之外的某一路邊軍,你想怎麼敲打,他也奈何不得你?常在御前行走的人,皇帝倚為最重要心腹的武裝,你戶部說沒有軍餉可發,這麼愚蠢的理由奈何得了他嗎?

楊帆就是縱兵為匪大鬧戶部了,戶部又能如何?名不正言不順、理不直氣不壯,還不是任由人家欺負,連個屁都放不出來嗎?」

武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