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四十二章尚書上牆

第八百四十二章尚書上牆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23 08:45  字數:3664

安尚書不知道這些人是楊帆派來的么?

當然知道。可是他認為即然楊帆來了,這場鬧劇也就該結束了。這些人闖了戶部、攪了公廚、打了尚書、又在各部衙來府公幹的差官們面前鬧到這般地步,楊帆就不擔心激起戶部的強烈反彈?

既然他來了,顯然是覺得事情已經鬧得差不多了,他也不想弄到不好收場,只要這場難堪的鬧劇馬上結束就好,這些當兵的痞性上來根本不要麵皮,他兩榜進士、當朝尚書,還是愛惜臉皮的,且打發了這些混人滾蛋,小鞋可以慢慢給他們做。

楊帆見安尚書一臉熱忱,忙也握住他的手,親切地問道:「你是……」

旁邊披頭散髮的鄭郎中趕緊湊上來道:「這位就是戶部安尚書!」

安尚書一看鄭郎中的模樣,不禁嚇了一跳,失聲道:「鄭郎中,你怎麼了?」

鄭郎中悲從中來,「愁眉苦臉」地道:「安尚書,下官被那些不知禮的兵奴給打了呀,尚書,咱們戶部的人幾時吃過這般大虧,那些兵奴真箇不把咱們放在眼裡呀,下官一到『千騎』大營……」

楊帆連忙阻止道:「一場誤會,一場誤會,本將軍和鄭郎中已經說開了,不妨事的,尚書不必擔心,這些兵卒粗魯不文、不知禮數,本將軍這就勒令他們回去,嚴加管教!尚書切莫生怒。」

楊帆說罷,馬上轉身面向那群士兵,聲色俱厲地喝道:「誰允許你們擅離大營到戶部來討餉的?本將軍不是已經說過,軍餉頂多緩個一兩個月就會發下去的么,你們還有沒有軍紀國法了,嗯?」

與他同在修文坊出身的蕭雨客陰陽怪氣地道:「楊將軍,你自己家開著鋪面,當然不愁吃喝,可我一家老小全仗著小的這份軍餉過日子呢。一兩個月你楊將軍等得起,小的一家老小可等不起。過一兩個月我們一家人都餓死了,發下軍餉來有個屁用!」

「你好大膽!擾亂戶部,還敢頂撞上司,來人吶,把他給我拿下!」

楊帆鐵青著臉色厲聲大喝,任威等幾名親兵立即如狼似虎地向蕭雨客撲去。

「誰敢過來!」

蕭雨客還沒說話,他旁邊那些跑到戶部來鬧事的兵痞已經勃然大怒。紛紛攔到蕭雨客前面,有人便道:「皇帝還不差餓兵呢,當兵吃餉,天經地義,楊將軍,你也配做這個將軍,人家有意刁難,剋扣你的糧餉,你還要卑躬屈膝、搖尾乞憐!」

「人說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還當真如此。不是你這無能將軍,兄弟們豈能連糧餉都停了。你還要衝著自己兄弟發威,老子不認你這個將軍!」

他們吼得凶,楊帆更凶,跳著腳的大罵:「他,還有他,一併拿了,先打二十軍棍。還反了你們了,軍法如天,本將軍還治不了你們啦!」

任威等人又撲上去拿那幾個兵痞。兵痞們頓時破口大罵:「我等沒飯吃,你做不得主。我們只到戶部來吃口殘湯剩飯,向各衙各司的老爺們哭訴一下冤屈,你這狗官又來濫施軍法,不服、不服、我們不服!」

幾十號人異口同聲地「不服」,聲震屋瓦,雙方就此大打出手。安尚書瞧這架勢,似乎楊帆真不知情,居然跟自己人真的大打出手,不覺很是意外,但他隨後就一點也不意外了。

雙方這一動手,什麼東西抄起來就砸,四下原有些拎著水火棍在那兒戒備的差役,手中的棍棒都被搶了來,雙方在這戶部大堂前就開了全武行。任威幾人「軟手軟腳」,只會虛張聲勢,全然不是那些兵痞的對手,接連挨了幾拳,狼狽地逃到楊帆身邊,急叫道:「兵士嘩變,硬擋不得,將軍快走!」

楊帆大驚失色,掉頭就往戶部大堂里跑,他倒義氣,臨走也沒忘了架起安尚書,鄭郎中早被那些兵痞打怕了,一看這些兵痞撒了野,帶他們本營的將官都打,嚇得尖叫一聲便抱著腦袋蹲到了柱子旁邊。

那些兵痞「呼呼」地舞著哨棒,一路打進大堂,貌似在追打楊帆這個「狗官」,卻「唏哩嘩啦」見什麼都砸,看見點什麼值錢的東西就順手抄走,楊帆架著安尚書狼奔豕突,繞柱而行,四處躲閃,狼狽不堪。

各府司來辦事的人員紛紛向大兵們表明身份,以免受了池魚之災,繼而站在庭上,游目四顧,眉飛色舞。

「轟」地一聲,戶部正堂掛著的那塊「九式經邦」大匾也被那些發了狂的兵丁給捅了下來,沉甸甸地砸在地上,駭得安尚書心驚肉跳。

楊帆架著他又從後門逃出去,說道:「禁軍兵士一向頑劣驕橫,這番戶部欠餉,本將軍曉得戶部的難處,奈何這些粗漢不曉得緯國經邦的難處,只管為了一己口食肆意妄為,著實可惱。本將軍眼下寡不敵眾,也是沒有辦法,待我回去調兵來,再抓他們嚴懲不遲!」

「楊將軍……」

安尚書一語未了,就見楊帆撇下他,領了那幾名親兵逃之夭夭了。安尚書很是無語:「這個楊帆做作的也夠可以的了,這不是明擺著耍我么?」可楊帆就是明擺著耍他了,走了這麼一個「彈壓」的程序,他就不怕這安尚書告到御前。

安尚書正又恨又惱,鄭郎中披頭散髮的不知又從哪兒鑽了出來,惶惶然道:「尚書,不好啦,那些兵奴砸壞了庫房的鎖頭,說是戶部不發餉就拿庫里的東西抵債,紙墨筆硯、薪碳蠟燭,都被他們搶光了。」

安尚書一聽怒不可遏,捶胸頓足地道:「豈有此理,當真豈有此理,楊帆,本官與你誓不兩立!」

安尚書剛剛發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