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八百四十一章鬧戶部

第八百四十一章鬧戶部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3-10-23 00:11  字數:3480

這班胳膊上跑馬、拳頭上站人的軍漢,罵罵咧咧地闖進「公廚」,先到廚下,提起飯桶,搶過菜盆,在胖廚師們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走出去,便一屁股坐到了那些官史胥吏們的座位上。

這些軍漢個個都是大肚漢,吃相難看的很,連碗都不用,直接拿勺子在飯桶里剜著飯吃,捧著菜盤子吃菜喝湯,那些戶部的差官衙役們眼見這麼一幫粗漢,個個拳頭都有缽兒大小,一拳下來就能把自己打散架,誰敢上前。

這時候,姍姍來遲的戶部尚書和兩位侍郎聞訊加快了腳步,到了飯廳一看,幾十條粗壯的大漢散坐在整個公廚裡面,吃得菜湯飛濺、米粒橫飛,不由勃然大怒。

戶部尚書仗著自己是當朝三品大員,諒那些軍漢也不敢對他放肆,勃然喝道:「大膽!還有沒有王法了,你們膽敢擅闖戶部,劫掠公廚,如此膽大枉為,本官定不輕饒,你們是哪裡的老軍,速速報上身份來歷!」

一個老軍吃相難看,明顯被雞腿給咽著了,打著嗝兒灌了口菜湯順了順口氣,這才乜著他道:「口氣不小,你是哪個?」

戶部尚書把胸一挺,昂然道:「本官姓安,官拜地官衙門尚書之職!」

「你就是安凌雨?」

那老軍把牛臉一瞪,拿啃了一大半的雞腿往安尚書臉上一指,大吼道:「老子找的就是你!」

「安凌雨!他就是那狗官!揍他個狗娘養的!」

眾軍士大嘩,一時間雞骨頭、魚尾巴、菜湯子、空飯桶跟瓢潑大雨似的砸向安尚書,安尚書大驚失色,以袖掩面,拔腿就逃,一堆垃圾追在他的身後砸了出去,有幾個忠心護主誠心表現的小官搶上來護住安凌雨。人人濺的一身菜湯。

安尚書幾時受過這般奇恥大辱,菜湯順著脖梗子往後背上漫延,腦門上貼著一片菠菜、襆頭上頂著一根完整的魚刺,氣得渾身哆嗦:「有辱斯文、有辱斯文!你們膽敢毆打朝廷命官,本官與你們……」

一個軍漢挪了挪磨盤大的屁股,嚇得安尚書話未說完趕緊撒腿又跑,那軍漢「當」地放了一個響屁,揪起一個雞屁股大嚼起來,安尚書見不是追他,這才安心。

右侍郎劉清沒參與為難「千騎」的行動。這時他已經猜到來者何人,忙忍住笑,故作憂切地道:「尚書。你沒事吧?這些老軍分明是……,咳咳,你看如今可怎樣才好?」

安尚書顫抖地指著公廚,吩咐道:「多喚差役來,把他們都給我綁了!」

左侍郎裘零之掩口咳嗽一聲。安尚書頓時驚醒過來,起因是他們刁難「千騎」,這事兒鬧大了必然吵到御前,要去也得讓楊帆去告狀,如果這時把事情鬧大,戶部可就失了主動。安尚書馬上改口道:「把他們打將出去!打將出去!」

安尚書吩咐下去了。可那些差官衙役誰有這個勇氣往公廚里闖?禁軍里的將士個個虎背熊腰,身材魁梧,一個打十個不在話下。「千騎」是從禁軍士兵中挑選出來的最傑出的一班人,更是個個魁梧,一身肌肉賁起如丘。

此時已近初夏,再加上正在用餐,身上發熱。這些大漢都脫了衣袍纏在腰間,一雙雙手臂肌肉賁張。比一般人的大腿都粗,胸肌寬厚彷彿貼了兩塊岩石在上面,肩頭肌肉扭結如虯龍,似乎一頭牛都能被他們一撕兩半,跟他們斗?這不是玩命么。

一群差官衙役只管擠在門口鼓噪,屁股都往後拱著,雙足一動不動,那些軍士見他們不敢進來,便都不說話,只管埋頭大吃大喝。

安尚書僵在那兒不知該如何是好,左侍郎裘零之低聲勸道:「尚書不用理會這般軍奴粗漢,且容他們囂張,待他們離去了,問清他們來歷,直接向他們的將官問罪便是。」

安尚書無可奈何,只得點頭。

那些軍漢把公廚吃個精光,一個個打著飽嗝走出來,他們往外一走,那些圍觀的戶部差官忽啦一下便散向左右,這些軍漢也不知從哪兒摸出一根草梗,一邊剔著牙,一邊懶洋洋地晃著膀子往外走。

這些人出了公廚並不離開,居然到了戶部正堂的門前,往那石階上一坐,曬起了太陽。安尚書目瞪口呆,訝然道:「他們還想幹什麼?」

裘侍郎眼珠轉了轉,對安尚書低聲道:「尚書,怕是裝不得糊塗了,趕緊使人去向那楊帆詰難,他敢坐視不理,那就是他縱容軍士擾亂戶部,咱們便是去御前告上一狀,也佔了理兒!」

安尚書恨恨地一咬牙,道:「你去!馬上去『千騎』大營,叫那楊帆來約束他的部下!」

裘侍郎大驚道:「下官去么?」

安尚書瞪他一眼道:「你不去,難道我去?」

安尚書把袖子一拂,轉身就走,裘侍郎想想要去軍營見那班粗漢,心裡也是打怵,他一扭頭,恰好看見倉部郎中鄭中博「愁眉苦臉」地站在旁邊。

裘侍郎大喜,趕緊向他一指,道:「鄭郎中,你快馬加鞭,去『千騎營』說明情況,叫那楊帆務必約束所部,否則我們就要到御前參他一個縱容部下,擾亂戶部之罪!」

鄭郎中正餓著肚子,沒想到禍從天降,還要去跟那些軍伍中的粗漢打交道,一張臉登時揪成了包子樣兒,愁眉苦臉地道:「裘侍郎,下官……」

「去!」

裘零之大袖一拂,學著安尚書的模樣揚長而去。鄭中博獃獃地望著裘侍郎的背影,愁眉苦臉地扭過頭來,身邊那些令史書吏、差官衙役唿啦一下逃出老遠,相互高聲道:「走罷,且去洛水堤邊,隨便吃點東西!」